邓小平时代 美傅高义著

   第22章 终曲:南方之行,1992(1)

 

一代人之前的1965年,毛泽东对自己不能全面控制北京的“资产阶级”政策感到不悦。他无法在中央党报《人民日报》上传播自己的观点,便在上海的《文汇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然后,71岁的毛泽东乘专列去了南方的杭州、韶山和武汉等几个城市,为1966年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点火。

这个故事在1991年又重演了一次。当时邓小平对北京沉闷的经济政策也感到不快,可是他对这些政策又不能完全说了算。他不能在《人民日报》上表达自己的观点,便把它登在另一家报纸—上海的《解放日报》上。可是1991年这把火并没有点着,决心已定的邓小平在1992年又点了一把更大的火。他以87岁高龄,乘专列南下,先去武汉,然后是深圳、珠海和上海,他在这些地方成功点燃了扩大市场开放和加快发展的大火。

1988年通货膨胀引起的恐慌,北京1989年5月戒严失败后的危局,苏联和东欧政权的相继垮台。这一系列事件使北京气氛高度紧张。谨慎的计划仍在实施,邓小平则吸引着大胆主张扩大开放、加快发展的人。在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初,“建设派”大多是从事引进新工厂和新技术的中央干部,到1980年代末时,沿海地方政府已积累自己的财富,形成了更强大的势力基础,使邓小平能够用来对抗谨慎的经济政策。

谨慎的计划官员认为,1988年的通货膨胀失控要对1989年的悲剧负责,因此他们更坚定地要把国家控制在他们认为唯一安全的轨道上。邓小平则认为,不加快国家的发展,共产党的统治就会陷入危境,因此他同样坚定地认为,只有加快发展和开放才能维持民众的拥护,使国家得以生存下去。

邓小平受挫,1990-1991

1990年1月21日至2月13日邓小平在上海度假期间,已经在争取能使他压倒稳健派经济政策的政治力量。他在上海与当地负责人讨论了开发浦东的大项目。他知道上海的负责人急于开发浦东,但这必须得到北京的许可。浦东是上海境内一片大约500平方公里的区域,靠近地理位置优越的长江入海口。上海当地官员希望将它建成金融中心。尽管上海一直受到中央政府的制约,但是在长江三角洲一带,不但上海,而且邻近的江苏和浙江,工业已经有了实质性的增长。邓小平对如何加快经济发展有着战略上的考虑。他知道,鉴于上海的巨大规模和人才储备,它的任何进步都将对全国的发展产生直接的积极影响,不但能够惠及邻近的江浙两省,而且还有长江流域的数亿人口。上海的领导人是邓小平加快发展经济的强大同盟。

1984年,作为开放的14个沿海城市之一,上海也获得了一定的发展空间,但是从1984年到1990年,上海没有得到北京多少帮助,它的潜力几乎没有发挥出来。广东较晚于得到外企投资,然而,对上海巨大的旧工业进行改造,需要只有政府才能提供的资本来支持。上海肩负的为国家财政做贡献的担子如此之重,得到的支持却很少,这让上海的领导人感到不满,他们一直在要求北京改变政策。北京一些部委的领导也愿意向上海投资,因为他们已经开始担心正在失去对广东的控制,那里的财政收入主要来自外边而不是中央政府。

1988年和1989年邓小平在上海过冬时,曾经与江泽民和接替江担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朱熔基做过交谈。朱熔基在北京担任国家经委副主任时邓小平就认识他,把他视为一个难得的人才,他既有充满自信的领导能力,又有发展经济的战略眼光和难得的改革魅力。1990年2月,邓小平会见了朱熔基和上海其他党政军干部,与他们讨论如何为当地的发展点火。回到北京后,邓小平又把江泽民、杨尚昆和李鹏叫来,向他们宣讲国际形势和国内经济:“人民现在为什么拥护我们?就是这10年有发展。假如我们有5年不发展,或者是低速度发展,会发生什么影响?这不只是经济问题,实际上是个政治问题。”他又说,“要用宏观战略的眼光分析问题,拿出具体措施。要研究一下哪些地方条件更好,可以更广大地开源。比如抓上海,就是一个大措施。上海是我们的王牌。”

定于1990年12月25日至30日召开的七中全会将要研究五年计划和十年规划的草案。会议前夕,邓小平又把江泽民、杨尚昆和李鹏叫来,再次讲明加快发展的道理,鼓励他的接班人不要突破性担风险。邓小平认为,只有放弃保守的经济政策才能避免重蹈苏联和东欧的覆辙。但是邓小平的讲话依然没有起多大作用。尽管他多次请求,七中全会仍然受到谨慎的稳健派主导,他们更加担心的不是增长速度放慢,而是经济过热。邓小平于1991年1月28日乘专列去了上海,在那里想再次为经济增长点火。然而,邓小平在1991年并未能使他的星星之火变成燎原之势。除夕时他和杨尚昆、李先念一起给上海负责人拜年的画面上了全国的电视,但并没有提到他要加快上海发展的努力。邓小平的意见甚至没有出现在《人民日报》上。

不过,他在1991年也取得了两个小小的收获:他争取到足够的支持,把朱熔基调到北京担任副总理;他还让上海的报纸发表了几篇文章,尽管用的是化名。这些文章没有暴露与邓小平的关系,而是署名“皇甫平”(意思是“黄浦评论”,又可指“辅助邓小平”)。第一篇皇甫平的文章发表于3月3日,批评了“一些同志”把市场说成资本主义。政治圈里的人在猜测“皇甫平”的文章背后究竟为何人,但当时只有极少数人知道那是邓小平。

1991年10月,国家主席杨尚昆借纪念辛亥革命80周年之机,支持更加大胆地实行改革开放。为另一方说话的邓力群则在1991年10月23日的《人民日报》上撰文警告说,阶级斗争很尖锐,存在着“和平演变”—即用资本主义逐渐取代社会主义—的危险,这正是自由派梦寐以求的事情。1991年底,当干部们为即将召开的党代会做准备时,战线变得明朗起来。稳健派在11月25日至29日的八中全会上仍占上风,于是邓小平拿出了他的惯用手段:不把时间浪费在争论上,他要采取行动争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