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时代 美傅高义著

   第22章 终曲:南方之行,1992(2)

 

邓小平的南方之行,1992年1-2月

当邓小平的专列于1992年1月17日驶离北京站时,北京的其他中央领导并没有收到通知,甚至连江泽民也不例外。这次出行完全由武警部队一手操办。北京的其他领导人和南方负责接待他的干部只知道,邓小平夫妻、他们的4个子女及其配偶和孩子,一行17人,要出门散心观光,进行“家庭度假”。

邓小平南行的第一站是武汉,这里是华中地区的铁路枢纽。邓小平于1月18日上午抵达武昌火车站。湖北省委书记关广富和省长郭树言前往站台迎接邓小平的到来,邓小平只在站台上停留了20分钟,时间虽短,却足以让他发一通脾气。邓小平说,“电视一打开,尽是会议,会议多,文章太长,讲话也太长,而且内容重复。你们要多做少说。现在文件多如牛毛。”邓小平一向反对空话、长篇报告和不做认真准备的会议,他曾说过,“没有话把嘴巴一闭,会议和讲话是为了解决问题的。”发了一通脾气后,邓小平说出了他的要点:“谁反对改革,就让谁下台。”尽管他是在向武汉当地的人说话,他的话也没有登在公开的媒体上,但很快就引起了江泽民的注意。两天以后江泽民对手下的干部说,要加快开放步伐,恢复对外开放政策,减少会议的数量。

列车于当天下午抵达长沙火车站,邓小平花10分钟时间接见了湖南省委第一书记熊清泉等省级干部。他指示熊清泉说,湖南“搞改革开放的胆子要更大一些,要加快经济发展”。1月19日星期一上午,邓小平在广州做了短暂停留后,与陪同他的省级领导一起,开始了对最有活力的特区—深圳和珠海—为期11天的视察。当邓小平到达深圳时,广东的领导已经收到在武汉和长沙与邓小平见过面的干部的详细报告,他们意识到,这并非一次寻常的家庭度假。

广东省委书记谢飞、省委副秘书长陈开枝和其他几位省里的干部与一些当地干部一起在深圳为邓小平做向导。邓小平为了保持体力,只在每天上午游览3小时,然后与家人一起吃饭、午睡,下午休息。在广东,邓小平到处都被喜欢和感激他的人团团包围。在1982年和1983年,他虽然最初没有为特区辩护,但是当1984年特区受到北京正统派的严厉批评时,他却表扬了特区。按照北京为“家庭度假”制订的官方原则,邓小平只带了一名记者和一名摄影记者,也没有举行记者招待会。但是当他开始视察深圳时,估计有50名到60名摄影记者紧紧尾随着他的“家庭度假”,很多人甚至买了盒式录音机,以便能够捕捉邓小平的每一句话。

邓小平心情振奋地观看当时在中国还不多见的高楼大厦,认真细致地视察新技术,听当地干部汇报情况。当地干部告诉邓小平,1984年时深圳的人均收入只有600元,1992年时已经达到2000元,他不可能不为自己加快发展的梦想可能变为现实的前景而欢欣鼓舞。在为鼓励加快发展的南行途中,当邓小平看着那些高楼大厦时,他也是在享受自己用改革开放政策所播下的种子结出的硕果。

邓小平来访的消息不胫而走,每当他从工厂和办公楼走出来时,都有大批普通市民在等着他。他在53层的深圳世贸中心旋转餐厅俯瞰了这座城市的新建筑,当他走出大楼时,有大批群众向他鼓掌欢呼。在北京的许多干部眼中,邓小平是个严厉的司令员,深圳的群众却亲切地向他呼喊“叔叔好”、“爷爷好”,在他们看来,他热情机智,平易近人,对所有新事物有着浓厚的兴趣。

不过即使在公开场合,他也表明了自己的担心,他说,“左”的政策会造成可怕的后果,甚至会葬送社会主义。他警告说:“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在与地方干部的坦率交谈中,针对那些把特区说成搞资本主义、受到外国人控制的批评者,他说,只有四分之一的投资来自外国人。他又说,中国在政治上控制着所有外国公司,可以确保它们对中国有益。他不仅不担心现在的外资水平,还主张增加外资数量,建立更多的合资企业:外国企业不但交税,还能为工人提供就业岗位和工资。

参观了世贸中心大厦后,邓小平在返回宾馆的大巴上再次谈到他的很多基本观点:计划不等于社会主义,市场也不等于资本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要走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道路;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先富起来的地方要多缴税,用来帮助落后地区。但各地的情况不可能很快拉平,不能搞“大锅饭”,这会打击人们的热情。邓小平鼓励干部进行试验,敢于冒险,不要怕犯错误,有错改了就好。邓小平鼓励深圳在20年内赶上香港、新加坡、南韩和台湾这亚洲四小龙。听过有关深圳的贪污受贿和腐败问题的汇报后,邓小平说:“你们要坚持两手抓,一手抓改革开放,一手抓打击各种犯罪活动,两手都要硬。”

邓小平的下一站是珠海,该市市委第一书记梁广大来到深圳,陪同邓小平一家人和省里的官员,乘船一小时跨过宽阔的珠江三角洲,来到了珠海。广东省委书记谢飞和梁广大十分清楚,邓小平也担心日益加剧的经济不平等现象;他们知道他一直在鼓励先富帮后富。他们在船上告诉邓小平,一派繁荣气象的珠江三角洲地区正在大力帮助广东北部和西部的贫困山区。在珠海29层贸易中心的顶层旋转餐厅,邓小平和家人眺望了建设中的高楼大厦。就像在深圳一样,邓小平与群众热情相处。在珠海的一家工厂,有人估计他和上百人握了手。  

邓小平在询问当地居民时,想搞清楚沿海城市的经济发展能以多快的速度向偏远地区扩展,推测未来的发展对群众意味着什么。他高兴地听到穷困地区的农民工在沿海地区找到了就业机会。海外留学青年回来报效祖国的报告也让他大受鼓舞。他说,从集中人才抓紧办事这方面说,资本主义赶不上社会主义。他还指出,如果没有从1984年到1988年取得的进步,1989年到1992年这个困难时期的事情就不会那么顺利。从珠海驱车前往广州的途中,邓小平在珠海以北的两个县—中山和顺德—停留了片刻,经济特区的活力向邻近地区的扩散作用也使这两个地方蒸蒸日上。在广州与省领导层交谈了一个小时后,邓小平登上列车前往上海,途中在江西东部的鹰潭做了短暂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