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时代 美傅高义著

第22章 终曲:南方之行,1992(3)  

 

突破

邓小平在1990年1991年未能让国家回到改革开放的快车道上,但是由于香港的媒体和珠海的一次会议,他在1992年取得了戏剧性的突破。按照行程安排,邓小平没有举行记者招待会,但他在深圳的消息一传出,香港记者便蜂拥越过边境前来报道他的南行。1月22日,邓小平到达深圳3天后,香港的《明报》就爆出了他南行的消息和加快开放的意见。广东南部有数百万人在香港电视台上看到了邓小平在深圳的部分画面。

北京那些站在谨慎的计划官员一边的宣传干部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尽管邓小平南行的消息已在华南各地传开,但他们可以继续不动声色;或者承认这次南行,但尽量弱化邓小平对那些在改革开放上立场更保守的人的抨击。同时,邓小平的支持者,希望允许他们加快发展的南方当地干部,则愿意冒险把邓小平的意见传播出去。2月3日,北京的电视台播出了邓小平和杨尚昆与上海领导人参加春节团拜会的消息,但只字未提他的深圳和珠海之旅或推动改革的努力。不过,当时广东和上海的当地媒体都极想传播邓小平南行的消息,加之邓小平南行在华南已是家喻户晓,所以谁都无法阻挡外界知晓邓小平南行的目的。

江泽民的反应

当邓小平踏上回京的列车时,他有理由期待自己的南行达到了目的,现在江泽民要加快发展与改革了。2月中旬,邓小平回京前几天,江泽民已经在分开说,他拥护邓小平进一步改革的呼吁。江泽民通过从珠海得到的报告认识到,邓小平已经下定决心,大胆推进改革开放。江泽民从邓小平的南行中,能够看到他争取到了北京和地方重要领导人的很多支持。

曾做过华国锋和胡耀邦秘书的郑必坚牵头的一个写作班子,写出一个对邓小平在深圳和珠海的讲话做了系统总结的稿子。江泽民经政治局批准,把稿子发给了人数有限的最高层干部。与邓小平的即兴讲话相比,整理后的讲话稿已不那么咄咄逼人,但依然有力,直截了当。当党内领导层开始意识到邓小平南行所受到的关注并读过报告后,他们认识到邓小平尽管已经年迈,但他在发动一场决定性的战役,他们的拥护者正在迅速增加。上海、广东等地的领导人希望加快市场开放,对其结果更加乐观,所以都站在了邓小平一边。即使没有邓小平的南行,外国制裁的逐渐取消和稳健派在降低通胀压力上取得的成功,也会使中国的领导层提高发展目标。

此时,江泽民及其同事已经开始让民众做好准备,他们要响应邓小平加快发展的呼吁。2月21日,即邓小平回京当天,《人民日报》刊发了根据郑必坚整理的讲话稿撰写的社论,题为《更大胆地进行改革》,社论仍然未提及已被香港媒体报道了一个月的邓小平南行。但是一周后的2月28日,北京领导人下发了根据邓小平一周前的讲话写成的中央二号文件,在更多的高层干部中传阅。文件的标题是《关于传达和学习邓小平同志重要讲话的通知》。它只印发给了全体中央委员和个别团体。

在政治局会议上,杨尚昆主席首先发言大力支持文件,江泽民随后也表示完全拥护邓小平的意见。政治局一致肯定了邓小平南行讲话中加快改革开放步伐的观点,同意把它作为将在年底召开的中共十四大的核心内容。3月的政治局会议之后,邓小平南行讲话的要点就成了官方政策的指导方针。3月11日,政治局会议后的第二天,也是邓小平开始南行两个月以后,新华社终于正式报道了邓小平南行的新闻,并在相关社论中提出要更大胆地实行改革开放。但是直到3月31日,《人民日报》才终于“归队”,刊登了邓小平视察深圳的详细报道。

气氛的变化

随着邓小平南行的消息得到全面报道以及政策开始发生变化,邓小平的讲话也成了著名的“南巡谈话”。稳健派干部意识到了邓小平讲话得到的普遍拥护,勉强同意了反映邓小平讲话精神的文件。5月底,党中央印发了旨在贯彻邓小平政策的四号文件。文件宣布开放长江沿岸的5个内陆城市和9个边境城市,并宣布30个省会城市一律享有和经济特区同样的特殊政策。

江泽民决心在邓小平的最后考试中过关。春季,在公开场合,他是进一步改革开放的大力鼓吹者。他仔细拟定了6月9日在中央党校省部级学员毕业班上的讲话。在这篇题为《深刻领会和全面落实邓小平同志讲话的重要精神,把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搞得更快更好》的讲话中,他全面说明了贯彻邓小平南行讲话精神需要做些什么,总结了邓小平自1978年三中全会以来的贡献。江泽民说,要大胆学习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经验,没有必要讨论改革姓“资”还是姓“社”。江泽民进而把这些想法概括为一个他估计能得到邓小平赞成的说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邓小平很喜欢江的这一说法,江泽民的考试过了关。邓小平仿佛仍然是最后的决策者,他让江泽民把中央党校的讲话在内部传阅,如果反响好的话,可以作为十四大的主题。不出意外,反响果然不错。

陈云是谨慎的政坛元老,但也是一向拥护中央决策的严守纪律的党员,他接受了政治局关于加快改革开放的一致决定。大约3个月后的7月21日,陈云在纪念他的长期同事、一个月前去世的李先念的文章中写道,他和李先念从未去过特区,但是他们都认为这种试验是必要的。他说,他对深圳的现代建筑、它使出口增长远高于进口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印象深刻。陈云一直在努力将通货膨胀降下来,使计划体制平稳运行。1992年,多亏他在1988年开始实行的紧缩政策,通胀得到了控制,出口克服了外国制裁的影响开始增长。

到夏天时,邓小平已巩固了自己的胜利。地方干部获准提高投资比例,扩大对外贸易,沿海地区的试验也被推广到内地。邓小平可以把精力用于国家在今后几十年将面对的另一些问题了。7月24日,在看了为即将召开的十四大准备的文件草稿后,邓小平提出了几个有待思考的问题:农村体制;他本人在中国的发展中的作用;统治制度;国家安全。邓小平审阅并批准了江泽民将在十四大上作的报告。报告的核心内容是他南行时表明的观点:加快改革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