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向前看,1975(4)

批邓的进程在11月的上半月迅速升级,于11月20日达到了顶点,这时的讨论已经转向对“文革”的全面评价。按照毛泽东的意见,邓小平再次主持会议。会议前,邓小平专门征求了周恩来、叶剑英和陈云的意见。他力争以毛泽东最不会反对的方式避免肯定“文革”。他按纪登奎的建议说自己在“文革”期间是“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毛泽东本人在几周前提到过陶渊明《桃花源记》中的这句隐喻。然而邓小平这种回避术并不能让毛泽东满意,他要的是对“文革”的明确肯定。毛泽东和邓小平都走进了僵局。

( 下图:邓小平不愿屈服,批邓开始)

40多年来,邓小平对毛泽东一直是有令必行。他在“文革“中成了批判对象,自己的长子跳楼致残,他对“文革”无疑抱有强烈的反感,但是长久以来他一直把个人感情与国家大事分开,无怨无悔地听从毛的命令。那么,他既然很清楚毛的意图,为什么现在非要拒不服从意见呢?邓小平知道,毛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已经不能再像过去那样操控大局,事实上已经来日无多。如果这时邓小平肯定“文革”,他就无法进行整顿,无法实行新的改革政策。他会留下拥护过去错误政策的记录,使他无法去做他认为推动国家前进必须做的事。一些被他撤职的造反派也会卷土重来。假如他能在毛泽东死后获得一定的统治权,他需要与阶级斗争划清界限,继续他的整顿政策,使那些在“文革”中受过迫害、视“文革”为一场灾难的人与他充分合作。

如果邓小平听从周恩来或陈云的劝告,他就要屈服于毛的压力,这也许能避免他下台,但是邓小平没有屈服。毛邓两人都划出了自己的底线。毛泽东很清楚在邓小平领导下1975年所取得的巨大进步。他本人也赞成邓小平所做的很多事情。他知道,在恢复安定方面,没有人能比得上邓小平,况且他也没有替换邓小平的更好人选。此外,福特总统就要在12月访华,周恩来重病在身,毛泽东不知道还有哪个熟悉外交的领导人能够在美国支持台湾、拖延承认中国、与苏联搞缓和和这些敏感的问题上巧妙而强有力地表达中方的观点。

毛泽东在会见福特时说,中国论武器装备打不过苏联,只能放放空炮,“如果说到骂人,这种本事我们倒是有一点。”为了向邓小平施压,毛让江青及其激进派盟友充分施展了“这种本事”。邓小平知道毛泽东仍然掌握着决定他命运的大权,他必须与那些仍然敬仰毛泽东的干部共事,尽管“文革”造成了许多错误。11月24日的“打招呼会”有130多名高级干部参加,听取毛泽东关于如何“避免犯新的错误”的指示,也就是说,如何终止对邓小平的施政路线的追随。根据毛泽东对会议的指示,邓小平大声宣读了毛的信。毛在信中批评刘冰想搞掉迟群和谢静宜,他说,刘冰的信其实是冲着支持迟群和谢静宜的我来的。他没有点邓小平的名,但是刘冰的信是由邓小平转给毛泽东的,因此开会的人显然知道这是在批邓小平。会议要求邓小平对毛的信做出答复,邓小平想找一条脱身之计,既不肯定“文革”,又服从毛的指示。他说:主席希望干部对“文革”有一个正确的态度;主席说,以阶级斗争为纲是党的基本路线。事实上他承认了毛主席说的话就是党的政策,但并没有说自己同意这些话。

    扩大批邓,1975年12月—1976年1月8日

11月26日下发了24日会议的讲话要点之后,政治局又在两个月内召开了一系列会议,批判邓小平的“右倾翻案风”,这是指他允许太多的老干部恢复工作的做法。毛泽东继续让邓小平主持以他为主要批判对象的会议。邓小平在会上除了宣布“开会”、“散会”外,就静静地坐在那里听凭江青及其激进派攻击他和他的政策。《红旗》杂志和《人民日报》等媒体随即也展开了批判。在这场批判中,坚定拥护邓小平的“四大金刚”(胡耀邦、万里、周荣鑫和张爱萍)也受到批评。国务院政研室以及在那里工作的老干部,包括胡乔木、邓力群和于光远,也因支持邓小平而挨了批。

(下图:扩大批邓)

12月18日,毛远新把批评邓小平、周恩来和叶剑英的材料交给他的伯父,两天以后,这些材料下发给了党内和军队的高层干部。邓小平在同一天简短地做了一个没有书面记录的“口头检讨”。他说,他在1975年初恢复工作时,一些工业部门的生产停滞不前,派性严重。为了解决派性问题,他首先抓了铁路,使问题得到解决。然后又以同样的方式抓了钢铁工业,使生产有了增长。他说,自己的失误不是因为“文革”期间有8年没做工作,而是由于他对“文革”的态度。邓小平希望缓和与毛泽东的关系,在12月21日给他写了一封私信,并且附上自己口头检讨的记录。不出所料,毛泽东认为他的检讨太敷衍,他没有做出答复,而是扩大了批邓运动。1976年1月3日,邓小平又交上了一份书面检讨,他在书面检讨中重复了12月20日的话,仅仅补充说,自己有时不征得主席的同意就宣布政策。在后来受到江青等激进派批判的会议上,邓小平坚持自己的立场,他宁肯受罚也不说中国要继续以阶级斗争为纲。周恩来在邓小平交出检讨5天后去世,邓小平很快就被华国锋所取代。

再次打入冷宫

    从1975年5月到10月,邓小平着眼于未来为党建、经济、科技和文化领域的长期进步打基础的工作虽然被冻结,但并没有死亡。1975年在他领导下制定的经济计划,仍然是1976年年度计划和1976年至1980年第五个五年计划的基础。批邓运动在军队中从未形成气候。除了解放军总政治部外,“四人帮”得到的支持微乎其微。在军队,最明显的影响是批邓放缓了让在“文革”中挨整的老干部回来工作的进程。

邓小平的下台在短期内对高等教育造成了显著影响。提高教育水平和减少政治思想教育的计划被中止,重建中国科学院的工作也失去了动力。得到允许的文艺活动的范围大为缩小。在政治领域,为党的高级干部平反的工作也放慢下来。邓小平一些最亲近的拥护者受到批判并被撤职,特别是胡耀邦和胡乔木。他们手下的干部也丢了官职。

1975年毛泽东是有意愿转向安定团结和经济发展的,但邓小平的动作超出了他所能容忍的限度。毛泽东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手中仍握有大权,他能收紧缰绳,能撤掉邓小平或让他受批判。然而,毛已经没有精力或势力去控制他手下干部的思想了。从短期看,邓小平是出局了。然而,他在1975年底对自己所支持的事拒不认错,使他在1977年复出时拥有了一个十分牢固的起点。那时候,他将解冻他在1975年建立并推进的人事安排和工作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