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苏联-越南的威胁,1978—1979 (3)

访问泰国,1978年11月5-9日

邓小平在11月5日抵达泰国,成为出访泰国的第一位中共领导人。泰国总理江萨热烈欢迎邓小平的到来。邓小平以泰国作为东南亚之行的起点,不仅因为中国对柬埔寨的援军要借道泰国,还因为和其他东南亚国家相比,中泰两国关系较好。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各有大约500万华人,三国领导人都担心华人更效忠于中国而不是自己的国家。中国在“文革”期间开始向这些国家进行无线电广播,鼓动当地人民闹革命,更加剧了这种担心。但是,泰国的华人融入当地社会较深,泰国对华人有可能组成“第五纵队”的担心,要比马来西亚或印尼小得多。如果邓小平访泰取得成功,泰国有可能帮助说服其他东南亚国家同中国和柬埔寨合作,共同对抗越南的扩张主义。

11月邓小平在泰国与江萨的会谈中,再次表达了与东盟合作、与印尼和新加坡正式建交的愿望。他阐述了自己对苏联的全球野心和越南的地区野心的分析。他说,苏联在越南的军事基地不仅威胁到中国,也威胁着这个地区和全世界。邓小平警告说,越南军队正在准备入侵和占领柬埔寨。泰国和柬埔寨有着漫长的边境线,所以很快也会受到威胁。江萨于是同意让中国使用它的领空为柬埔寨提供援助。对于泰国华人的忠诚问题,邓小平也再次向江萨做出保证。他说,中国鼓励海外华人成为居住国的公民,只要他们选择了泰国国籍,就自动失去了中国国籍。邓小平承认,中国和泰国共产党的历史关系不可能在一夜之间结束,但是他说,这不会影响到两国政府的关系。然而他也私下向江萨保证,中国将不再支持泰共。

马来西亚之行,1978年11月9-12日

对于邓小平来说,马来西亚是比泰国更严峻的挑战。马来西亚的领导人确实担心越南和苏联对这个地区的觊觎,然而他们更担心当地华人的活动。1963年马来西亚取得独立后,马来人害怕拥有强大政党的华人可能主导他们的政府。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人口的75%是华人、当时仍是马来西亚一部分的新加坡在1965年遭到遗弃,被迫变成了一个独立国家。此后,马来亚人成为明确的多数,但华人仍然支配着经济和大学,并且他们强大的政党一直是马来西亚总统侯赛因的心头大患。华人还与他们的祖国保持着密切联系。1969年5月爆发的种族骚乱一直持续了大约两个月,很多当地华人担心自己的前途,选择保留中国国籍。当邓小平1978年11月到访时,马来西亚共产党仍很活跃,其中大多数成员都是华人,他们的总书记陈平有时会到中国避难。

和越南对马来西亚共产党的态度相比,邓小平对马共的态度更为中立。但是邓小平也谨慎地避免过于疏远马共。邓小平向侯赛因总统解释说,如果突然背弃过去的盟友,中国将难以吸引和维持海外的支持者。他说,中国政府希望与马来西亚政府合作,但中共将继续与海外的共产党保持联系,包括马来亚共产党。侯赛因回答说,马来西亚难以接受这种做法,但邓小平的态度很坚决。因为他心中有数,马来西亚政府本来就不会全心全意与中国合作。并且他知道自己不能突然抛弃中国过去的政策和曾经与中国合作的人。邓小平重申,已经取得马来西亚公民身份的华人就自动丧失了中国国籍,中国鼓励所有生活在马来西亚的华人尊重当地风俗。

邓小平与马来西亚找到共同点的最大希望,来自于他支持马来西亚建立中立区的倡议。马来西亚领导人在1971年提出了“和平、自由和中立地区”的建议,旨在维护该地区相对于冷战中的大国的独立。邓小平赞扬了这一倡议,敦促所有东盟国家团结一致,捍卫东南亚作为中立地区的理想,以抵抗越南的渗透和扩张。侯赛因总理担心越南扩张的危险,也知道中国是马来西亚橡胶的重要进口国,因此同意邓小平的观点。尽管侯赛因只是间接谈到了越南的危险,但是他同意外国的入侵、干涉和控制都是不可接受的。访问结束时,侯赛因在评价这种新的开放态度时说,邓小平的这次访问是进一步促进两国相互理解的重要机会,两轮会谈十分有益。鉴于当时的环境,这是邓小平所能期待的最佳结果。

新加坡,1978年11月12-14日

邓小平很清楚,新加坡这个75%人口是华人的国家,并不想在它更强大的邻国面前显得过于亲中。邓小平也明白,新加坡作为一个只有200多万人口的城市国家,面对苏联和越南在该地区的扩张势力,只能适应强权的现实。但是他还知道,新加坡的李光耀总理对地缘政治的现实有着不同寻常的理解力,并且在东盟和西方政府都很影响。因此,他希望李光耀帮助他说服东盟对抗越南,甚至说服美国在中越发生冲突时为中国提供帮助,或至少不给中国造成妨碍。

(下图:邓小平与李光耀)

在会谈中,邓小平用了整整两个半小时来阐述苏联和越南的威胁。他不用笔记,像基辛格和周恩来一样,全凭自己的综合分析和长远历史眼光纵论地缘政治的大势。最让李光耀印象深刻的是,邓小平对苏联和越南的威胁给予严重专注,犹如芒刺在背。他说,苏联的军费开支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20%,比美国和欧洲加在一起还多。它的军队人数已达450万。苏联领导人希望向南扩张,首先在印度洋建立港口,然后控制往来中东的海上通道。邓小平警告说,苏联为达到这个目标已经装备了750艘战舰,而且在迅速扩充它的太平洋舰队。邓小平说,尽管战争看来不可避免,中国仍然决心对抗苏联的战略部署。

邓小平接着讨论了越南的动向。越南人有个由来已久的梦想,希望通过成立印支联邦控制老挝和柬埔寨,从而主宰整个东南亚。而中国则被视为这个目标的主要障碍。邓小平说,在这一背景下,即使中国继续援助越南,也不足以抵消苏联为它的霸权梦所提供的援助,反而会帮助越南的扩张。因此中国决定停止对越援助。这时,李光耀问邓小平,中国会对越南入侵柬埔寨做何反应。邓小平只是说,这要看越南走得多远。李光耀从这种回答中推测,假如越南跨过湄公河攻入金边,中国肯定会做出军事反应。接下来邓小平讨论了地区关系的远景。

次日,即11月13日的上午,李光耀向邓小平说明了西方对苏联军力的不同估计。苏联的军力无疑是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并且还在增长中。为了消除邓小平对新加坡欢迎苏联进入该地区的顾虑,李光耀解释说,新加坡的外贸以日本、美国、马来西亚和欧盟为主,对苏贸易只占其贸易量的0.3%(当时新加坡的对华贸易仅占其贸易量的1.8%)。使邓小平感到意外的是,李光耀告诉他,东南亚各国更害怕中国而不是越南。特别是,“文革”期间,中国的一些革命者曾经鼓动、支持东南亚国家的革命。李光耀说,东南亚人注意到,越南总理范文同向在剿共中牺牲的马来西亚人的纪念碑献了花圈,邓小平却没有。邓小平说,他不会考虑向剿共的马来西亚人献花圈这种事。他说,范文同是在出卖自己的灵魂。邓小平回国后,向东南亚国家“输出革命”的事情没有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