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向日本开放,1978(1)

邓小平在1978年10月出访日本,是要争取日本与中国合作对抗苏联和越南的扩张。但是他也清楚,除了美国以外,或许没有任何其他国家能像日本那样有助于中国的四个现代化。日本拥有现代技术和高效的管理;它在如何加快发展、扩大现代工业、从以管制为主的经济转型为更加开放的经济等方面都能为中国提供经验教训;它与中国隔海相望,是中国的近邻;并且很多日本愿意向中国提供慷慨的帮助。邓小平知道,为了搞好中日关系,需要让日本人相信中国是稳定的,而且愿意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合作伙伴。他还知道,他必须克服国人对于同过去的敌人合作将会产生的抵制。

日本在1894年甲午战争后夺取台湾,使其成为它的殖民地,自那时以来,它便一直是中国的敌人。1978年时那些40岁以上的中国人还对抗战的苦难记忆犹新;而且30年来中国的宣传机器或学校和单位大喇叭里的广播,让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一些日本军队的战争暴行。作为根深蒂固的实用主义者,邓小平个人不难对国家利益做出冷静判断并采取相应的行动。他会依据所看到的国家利益变化而审时度势。在1978年,日本和美国警觉到苏联的扩张,都想让中国进一步疏远苏联,这就为邓小平带来了一个可能合作的机会。

对邓小平而言,要说服中国那些充满激情的爱国者,让他们向日本学习,是需要政治勇气与决心的。尼克松总统之所以有政治基础来和曾是旧敌的中国发展关系,是因为他已向人们证明自己是坚定的反共派;同样,邓小平本人是参加过八年抗战的军人,他一样有坚实的政治基础,能够采取大胆的措施改善中日关系。邓小平在访日之前首先要与日本谈成一个条约,以便为他的访问铺路。

中日和平友好条约

当邓小平1977年夏天恢复工作时,为了签订一个加强中日关系基础的条约而进行的谈判已经拖延多年,其中关键的症结是日本不愿接受中方将反霸权条款写入其中的要求,该条款规定两国同意不谋求在该地区称霸,也反对任何其他寻求称霸的国家。中方最初提议两国政府通过谈判签订一个和平条约,但日方回答说,它已在1952年与代表中国的蒋介石政府签订过《中日条约》。于是中国又提出建议,就像日本和其他许多国家所做的那样,两国签订一个和平友好条约。但是直到1977年这一思路仍未解决问题。邓小平希望迅速解决问题。

在双方仍在僵持不下时,邓小平于1977年9月和10月分别接待了一些来访的日本政界领袖,中方认为他们对中国抱有同情。邓与他们探讨了达成条约的可能性;同时,日本国内的各种商业团体和地方社团热心于增加对华交往,也在游说以更灵活的方式签订这样一份条约。从1977年末到1978年7月中旬,中日双方几乎不间断地举行了数轮有关条约细节的谈判,但反霸权的条款仍然是主要症结。1978年3月谈判出现了进展的迹象,日本似乎愿意接受一个稍作修改、措辞更为谨慎的说法。日方认为,如果写入一个缓和语气的条款,说明条约不针对任何第三方,苏联也许能够容忍。

1978年7月21日,在邓小平引导下正式谈判开始,双方举行了第一轮会谈。整个会谈总共进行了14轮。以随后的几轮谈判中,双方交换了若干次条约的修改稿。采用缓和语气的反霸权条款措辞如下:“本条约不影响缔约任何一方对第三国关系的立场。”该条约于8月12日在北京由黄华和园田签署。

经过8个多月的谈判后,邓小平为何突然决定打破外交僵局,同意日本把语气缓和的条款写入条约?一方面是由于邓确实急于搞现代化,但当时与越南发生冲突的前景也使加速谈判变得更为迫切。当时邓小平感到越南很有可能入侵柬埔寨,此事一旦发生,中国就要被迫做出反应。为了不让苏联插手,邓小平希望尽快加强与日本和美国这两个重要大国之间的关系。不出所料,苏联因这一条约而对日本感到不快,但是因为有缓和语气的条款,苏联容忍了它。

邓小平的成功访日,1978年10月19日-29日

在中国与日本2200年的交往史中,邓小平是第一个踏上日本国土的中国领导人,也是第一个拜会日本天皇的中国领导人。邓小平说,尽管有20世纪那段不幸的历史,但两国有过两千年的友好交往。邓小平带着和解的精神而来,也带来了两国人民可以共同生活在和平友好新时代的希望。很多人觉得,“二战”结束30多年后,疗伤的时刻终于到来了。邓小平访日期间,很多日本人对日本曾经给中国造成的灾难表达了歉意,邓小平接受了他们的道歉。对于很多不同领域的日本人来说,帮助中国实现现代化,既是对日本人过去的行为表示忏悔,也是为中国的繁荣做贡献的方式,这种帮助本身就可以增加两国和平相处的机会。

(下图:邓小平访问日本)

邓小平于1978年10月19日抵达日本,当时他尚未成为中国头号领导人,但已被当作中国的代言人看待。10月23日上午,福田首相和400名日本人在赤坂迎宾馆大厅举行了欢迎邓小平的正式仪式,然后两人参加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的互换仪式。仪式结束后,邓小平在与福田举行会谈时打开了一包熊猫牌香烟,递给每人一支,气氛立刻变得轻松起来。邓小平邀请福田首相访问中国,福田当场接受邀请。然后福田谈到了要加强两国关系,邓小平笑着说:“日本也把穷人(中国)当朋友,真了不起。”园田直和黄华签署并互换了正式文件后,邓小平出人意料地给了福田一个热情的拥抱,福田显得有些尴尬,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邓小平通常对外国的共产党同志才会有这种举动。

邓小平还在皇宫花了两个小时与天皇共进午餐。为保证天皇能与客人随意交谈,日方不会保留此类谈话的记录。据在场的黄华外长讲,邓小平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我们要积极向前看”。黄华提到天皇用了“不幸的事情”这个说法,黄华说,这“相当于对战争损害做了间接道歉”。天皇和邓小平都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现在两国能够共享和平友好关系,要把它永远保持下去。

当天下午邓小平与福田进行了90分钟的会谈,然后福田为邓小平设宴,大约有100名日本政界、经济界和学术界的重要人物出席。福田在宴会的讲话中回顾了中日两国两千年的密切交往,然后说:“到了本世纪,经历了不幸关系的苦难。”这时他脱离讲稿补充说:“这的确是遗憾的事情。”中方把这看作是一种道歉。邓小平说,“我们两国之间虽然有过一段不幸的往事,但是在中日两千多年友好交往的历史中,这不过是短暂的一瞬。”邓小平对他的东道主说,他来日本有3个目的:一是互换和平友好条约的批准文件,二是向几十年来致力于改善中日关系的日本友人表达中方的感谢,三是像徐福一样来寻找“仙草”。邓小平又说,他所说的仙草,其实是指如何实现现代化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