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向美国开放,1978-1979(1)

1977年8月24日下午,邓小平作为政治局常委正式恢复工作一个星期以后,就会见了美国国务卿万斯。邓小平希望能在任职的几年内完成一些大事,而这次会见的时间安排便反映出他将中美关系正常化看作重中之重。作为党的主席和总理,华国锋在次日也接见了万斯,但是美国官员知道与邓小平见面才是重头戏。

此前,当周恩来和毛泽东为改善中美关系而会见基辛格和尼克松时,双方的动机都来自苏联的威胁。邓小平在1977年会见万斯时,动机也一样。但是邓小平在1977年也开始思考如何在中国进行现代化。他知道,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进行现代化时都大大得益于美国的科技和教育;他还发现,欧洲生产的很多产品,专利都是掌握在美国的私人和公司手里,所以即便是来自欧洲的技术帮助,也需要有美国的合作。因此,为了与美国建立联系,以帮助中国实现现代化,中美关系正常化是重要的第一步。

为了实现同美国建交这个目标,邓小平准备在很多问题上采取灵活的立场。然而在一个问题—台湾问题—上,就像毛泽东和周恩来一样,他有着不可动摇的“原则”。除非美国与台湾断交,终止《美台共同防御条约》,撤出全部驻台美军,他不会和美国建交。邓小平希望,随着《共同防御条约》的终结,台湾将另无选择,只能接受与大陆重新统一。不仅邓小平,很多美国官员也预期,这种情况会在几年内发生。

万斯的“开倒车”,1977年8月

邓小平对万斯的来访抱有很高期待,美国政治却再次从中作梗。卡特曾告诉万斯,要为与北京在关系正常化上达成协议打下基础,但是当万斯动身之前去见卡特时,卡特却表示,他担心《巴拿马运河条约》会因得不到国会足够的支持而无法通过。如果把承认中国这样有争议的问题和巴拿马问题同时提出来解决,支持台湾的强大游说集团会在国会动员足够的反对力量,让《巴拿马运河条约》泡汤。因此卡特认为,有必要把与中国关系正常化的问题先放一放,等到《巴拿马运河条约》有了结果再说。一旦巴拿马问题尘埃落定,国会对中美建交将会给予足够的支持。

(下图:当时的美国国务卿万斯)

万斯本人则认为,通过《战略武器限制条约》谈判缓和美苏关系,在当时是比美中建交更为迫切的任务。在万斯看来,如果美国在完成《战略武器限制条约》谈判之前就开始与中国进行关系正常化谈判,将会触怒苏联,从而导致条约谈判的流产。再者,由于卡特并不急于进一步行动,所以万斯觉得应该尝试在与中国的谈判中,能否为美国在台湾的官方存在方式这一点上争取到比中日建交时更好的条件。8月21日,万斯在与黄华外长见面时,他解释说,美国希望推动关系正常化,但要在台湾保留一些政府人员。他还说,美国愿意看到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

万斯预计中方会感到失望,却没料到他们会如此愤怒。次日上午万斯再次见到黄华时,黄华长篇大论地痛斥万斯关于美国在台湾保留某种官方代表的建议,甚至说要“解放台湾”,这是在暗示大陆在必要时准备动武。当天下午,邓小平会见了万斯。邓小平在会谈中,集中谈了两个问题,一是如何对付苏联的挑战,二是如何解决台湾问题。他责备美国对苏联太软弱,他尤其不满美国从越南撤军后对苏联采取的被动姿态。他告诉万斯,苏联已经在南斯拉夫布下棋子,也开始在奥地利布子,它还会在西欧其他地方布子。他对继续向苏联让步发出警告,“你们的结局将是敦刻尔克。”

在台湾问题上,邓小平提到了两个文件:一份是福特总统在1975年12月讲话的要点,另一份则是基辛格的一个声明。在这两个文件中,基辛格和福特都表示准备接受关系正常化的日本模式,在台湾只保留非官方代表。邓小平说,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美国现在占据着台湾,因此是在阻碍台湾与大陆的统一。他又说,美国要求中国不使用武力收复台湾,这等于是干涉别国内政。邓小平说,中国是有耐心的,不过美国也要清楚,中国不会让这个问题的解决无限期地拖下去。邓小平批评万斯想在台湾保留官方人员的建议,他说,这其实是要搞一个“不插国旗的大使馆”。他最后说,“我只想指出一点,你们现在的设想是在开倒车。”

邓小平仍想在对美关系上取得进展,因此他又开始尝试其他途径。邓小平认为万斯不是一个好的谈判对象,因此他力求让白宫参与谈判,由布热津斯基做他的谈判对手。他还直接诉诸美国的媒体和国会,为关系正常化寻求支持。他充分运用了美国人对中国的好奇心,以及他本人的直率,迷人的机智和旺盛的精力。9月6日,邓小平接待了一个以美联社行政总编福勒为团长的美国高级新闻代表团。在内容广泛的讨论中,邓小平谈到了各种话题,从林彪和“四人帮”时期遗留下来的问题,到派遣留学生接受先进教育、帮助中国摆脱落后状态的必要性,再到给予中国物质奖励的必要性。但是最重要的是,邓小平把注意力集中指向台湾问题。他坦言,万斯关于台湾问题的提议是在倒退,中国无法接受。要想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美国必须废除与国民党的军事条约,与台湾断交,并撤出驻台美军。中国将尽量以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但这完全是中国的内政,中国不会接受外来干涉。

万斯担心的是,假如美国和中国开始进行关系正常化谈判,是否还能推动与苏联的《战略武器限制条约》谈判。与他不同,卡特断定他的政府既能推动与中国关系正常化的谈判,同时也能和苏联进行《战略武器限制条约》谈判。但是,另一个潜在的障碍是美国与越南的关系。卡特政府中的一些人主张,美国应当对越南想与其建交的意愿做出回应,但是当时中越关系正变得日益紧张,因此看来美国只能在中国和越南中择其一来进行关系正常化谈判。卡特平息了这个争论,他说,与中国实现关系正常化更符合美国的利益,因此批准了首先进行美中建交谈判。但是他担心台湾在国会的游说团体会让谈判泡汤,因此坚持谈判要秘密进行,也就是说,谈判必须由白宫的一小批官员,而不是由国务院进行。

为了准备建交谈判,卡特向北京派出了一名官员,此人对苏联的强硬立场以及加快美中建交的愿望与邓小平相同。这个人也正是邓小平最想要的谈判对象: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