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向美国开放,1978-1979(2)

布热津斯基取得进展,1978年5月

1977年11月中旬,布热津斯基和他的中国问题助手米歇尔开始与中国驻华盛顿的代表探讨他在1978年初访问北京的可能性。他最初宣布,他访华的目的是就广泛的国际问题与中方进行磋商,而没有提到建交问题。卡特授权他为关系正常化的谈判铺路。从卡特总统的角度看,完成谈判的理想时间是1978年11月国会选举之后。他乐观地相信,成功签订了《巴拿马运河条约》之后,在与苏联达成《战略武器限制条约》和就中美关系正常化达成正式协议这两件事上,他都能获得国会的支持。

当卡特总统私下告诉国会两党领袖,他打算与中国开始建交谈判时,他们均做出了正面回应,他们相信这样做最符合美国的利益。然而这个问题在政治上仍很敏感,正如一位国会议员所说,如果这个问题被公之于众,他将不得不持反对立场。布热津斯基在北京的会谈中将这种担心告诉了邓小平,他说“我想建议会谈秘密进行,不公布任何进展。”邓小平回答说,“请放心,中国的保密条件要好于美国。”布热津斯基答道,“我认为阁下所言绝对正确,这也是谈判最好在北京而不是华盛顿举行的原因。”

万斯本人虽然担心中美会谈会惹恼正与美国进行敏感的裁军谈判的苏联,但他是一位服从卡特指示的忠实官员。他让自己的手下起草了一份美中关系正常化谈判的方案。卡特总统在上面亲笔批示:“走漏风声会使全部努力毁于一旦。我不相信国会、白宫、国务院或国防部都能做到保密。”就像基辛格在白宫时一样,白宫与北京之间高度保密的渠道,加强了白宫国家安全官员在人事和制度上相对于其国务院同行的影响力。就邓小平一方而言,他也赞成利用白宫而不是国务院的渠道。

( 下图:邓小平接见来访的布热津斯基)

1978年5月21日,布热津斯基抵京后的当天上午就会晤了黄华外长。他对黄华说,卡特已经授权他表明,美国接受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三个条件,但是美国保留做出以下声明的权利:应当和平解决中国大陆与台湾的争端。当天下午,邓小平与布热津斯基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会谈,晚饭后会谈继续。两人讨论了全球战略和为建交谈判打基础的问题。在与布热津斯基的会谈中,邓小平想探明美国人有多大意愿与台湾断交。布热津斯基解释说卡特决心取得进展,并且接受中方关于美国与台湾断交的要求。他接着说,美国计划发表一个声明,强调中国大陆与台湾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重要性。邓小平回答说,中国不反对美国发表这样的声明,但是“我们不能接受把它作为一个条件。台湾是内政问题,是基本的主权问题”。

邓小平表达了他对苏联军事扩张的关切,并再次重申他的观点:美国对苏联威胁做出的反应还不够坚定。他谈到苏联和越南不断加强的军事合作。邓小平相信,使西方加强它在欧洲的军力符合中国的利益,因为这样可以促使苏联将亚洲的军队调入欧洲。邓小平说苏联的主要目标是欧洲而不是亚洲。为了使美国对苏联的行动做出更强硬的反应,邓小平有意刺激布热津斯基说:“也许你们有点害怕冒犯苏联,是不是?”布热津斯基回答说:“我可以向您保证,我并不怎么害怕冒犯苏联。”邓小平继续紧逼,他指出了美国想跟苏联达成的《战略武器限制条约》将对美国产生的不利,并强调说:“只要你们和苏联达成了协议,那一定是美国为取悦苏联做出让步的结果。”布热津斯基回答说:“我愿意跟您打一个小小的赌,看谁在苏联更不受欢迎—是你,还是我。”

在与布热津斯基的会谈中,邓小平敦促对方使美国放松对中国的技术出口限制。他提到了高技术进口的3个案例:美国的超级计算机、装有美国配件的日本高速计算机和扫描设备。在这3个案例中,美国企业都很想把产品卖给中国,却受到美国政府的阻挠。布热津斯基回到华盛顿后,卡特虽然取笑他受到了中国人的迷惑,仍然断定访问取得了成功;谈判很快就会开始,关系也已升温;不久之后,美国要求北京停止对美国政策无休止的公开批评,中国马上就答应了。

教育交流的飞跃

由于中美两国有可能在几个月内实现关系正常化,邓小平立刻转向了他对两国建交最期待的领域:不是贸易,不是投资,而是科学。以邓小平看来,科学是实现现代化最关键的因素,而美国在这方面大大领先。幸运的是,他主管多个工作领域(外交、科技和教育)使他有权在三中全会之前就采取行动。在正式建交之前他不会向美国派遣留学生,但是一旦建交,他就准备将年轻的中国科学家派往美国深造。

邓小平不但鼓励美国的华裔科学家访华,而且鼓励西方的所有科学家访问中国。对科学研究的普适性深信不疑的美国科学家很乐于回应邓小平。1978年7月6日至10日,卡特总统的科学顾问弗兰克 普赖斯率领一个科学家代表团访华,这是有史以来美国出访国外的最高规格的科学代表团。邓小平对普赖斯的代表团谈到中国科学技术的落后状况,并对美国限制高科技出口表示关切。他也提到了中国需要外国投资。在邓小平讲话后的提问阶段,国家科学基金会会长阿特金森问邓小平,他是否担心中国留学生叛逃。邓小平回答说,他不担心这种事。他说,中国学生不同于俄国学生,他们忠于自己的国家,即使去国外留学后没有马上回国的人,从长远来看仍是中国的一笔财富。

邓建议美国立刻接受700名中国留学生,而他更大的目标是在未来几年接受数万名留学生。总统卡特马上同意了中国派出700名留学生的要求。普赖斯的代表团在中国引起了极大的关注。事实上,除了尼克松总统的访华以外,普赖斯在北京受到了1949年以来美国代表团所能得到的最热情的款待。由于邓小平不会在两国正式建交之前派出留学生,因此中国的第一批大约50名留学生,是在1979年初两国关系正常化不久后才飞往美国的。在此后头5年的交流中大约有19000名中国学生赴美留学,而且这个数量将持续增长。

建交突破,1978年6-12月

热津斯基访华后,中美两国开始秘密协商关系正常化谈判的架构。双方从一开始就认识到台湾问题是决定谈判成败的关键。万斯在6月28日将美方关于关系正常化谈判的建议电传给伍德科克,让他转交黄华外长:如果美国人民和台湾人民的文化与商业交往能够得以继续,同时中国和平解放台湾问题,那么总统准备在中国宣布的三原则框架内实现关系正常化。伍德科克还建议,在北京的例行谈判中,双方首先讨论关系正常化之后美国在台湾存在的性质和正式建交公报的性质。这就是说,双方首先处理比较容易的问题,以便使谈判取得进展,然后再处理棘手的问题,如美国的对台武器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