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向美国开放,1978-1979(3)

第一次会谈于7月5日举行,历时40分钟,双方协商了程序,就各自对台湾问题的立场做了初步的一般陈述。最初参与谈判的黄华外长在与美国人打交道方面经验过人。他有两个助手章文晋和韩念龙,二人都是擅长跟美国人打交道的出色外交官。双方派到谈判桌上的都是一流团队。卡特选择伍德科克这个劳工领袖和专业调解人担任大使级的驻华联络处主任。万斯国务卿把伍德科克称为“天生的杰出的外交官”,说他具有“照相机般的记忆力、周全的思虑以及在这些谈判中起着关键作用的精准措辞”。

在谈判中,中方通常倾向于从一般原则开始,然后再转向细节。黄华在7月14日与伍德科克的第二次谈判中说,中方建议不再一次只谈一个问题,美方可以首先把全部重要问题都摆到桌面上,由双方做出一揽子的评估。美方接受了中方的建议,随后双方准备并互换了一些关于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的文件。在第三次会谈中,美方概述了同大陆关系正常化之后美国与台湾关系的性质:文化、商业和其他交往将会继续,但是不会派驻美国政府官员。谈判的最大难题是,美国是否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美方明确表示它打算继续对台售武,但中方坚决反对。邓小平本来希望,只要美国同意停止对台湾售武,台湾会感到现实的出路只能是同意与大陆重新统一;他希望这件事在他当政期间就能很快实现。

在表明自己的立场时,中方坚持他们对《上海公报》的解释,即美国支持“一个中国”的政策。事实上,尼克松在签署《上海公报》时只承认了海峡两岸都坚持只有一个中国,美国对这种观点不持异议。9月7日,美国副国务卿霍尔布鲁克对韩叙说,美国卖给台湾的任何武器都仅仅是具有防御性质的。韩叙则回答说,“对台售武不符合《上海公报》的精神。”邓小平在10月初出访东京期间公开宣布,只要能够遵循日本模式,他愿意同美国实现关系正常化。中国反对美国对台出售武器的立场没有动摇,但是他说,他不反对美国和台湾继续进行经济和文化交往。

卡特和布热津斯基在10月底开始担心,尽管他们小心地限制谈判知情人的数目,倘或问题不能很快得到解决,走漏风声的危险将变得越来越大。布热津斯基告诉柴泽民,中国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实现关系正常化,由于政治纠纷在1979年底之前将无法再对这些问题进行任何严肃的讨论。没过多久,美国就宣布与台湾达成协议,美国将继续向台湾出售F-5E战斗机,但不会出售更先进的战机。这时双方已经完成了大部分谈判,伍德科克在11月2日交给中方一份在次年1月公布的建交公报的草稿。然而中国国内正忙着应对在11月10日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出现的戏剧性变化,因此直到12月4日才做出回应。邓小平本人在11月5日后一直在东南亚访问,14日回国后又立刻参加了中央工作会议,正是在这次会议上他成为了中国的头号领导人。

11月27日,即华国锋在中央工作会议上接受了对他的立场的全部批评,并实际认可了会议对邓小平担任头号领导人的共识两天之后,邓小平接见了正在亚洲访问的华盛顿著名报纸专栏作家诺瓦克。邓小平对诺瓦克说,中美两国应尽快实现关系正常化,这不但有利于两国,也有利于全世界的和平与稳定。诺瓦克向美国民众如实公布了邓小平的谈话内容。12月4日中方突然变得十分积极。外长韩念龙交给伍德科克一份中方宣布关系正常化的声明草稿,其中只对美方草稿做了稍许修改。韩念龙明确地说,美方如果发表声明,表示希望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中方不会加以反对。接着,伍德科克在给华盛顿的分析报告中说,韩念龙仍反对美国对台售武,但他的结论是这个问题不太可能成为关系正常化不可逾越的障碍。

华盛顿时间12月11日下午,邓小平会见伍德科克的前一天,布热津斯基在华盛顿接见了柴泽民,交给他一份经过修改的声明草稿,并对柴泽民说,美方准备接受将1月1日作为建交日期,美方邀请一位中国领导人在达成协议后尽早访美。当时华国锋的正式头衔仍在邓小平之上,美国估计中国会让华国锋或邓小平出访。邓小平在12月13日的上午会见了伍德科克,地点是人民大会堂的江苏厅。邓小平问,既然废除了美台防御条约,美国为何还要一年时间才从台湾撤军?伍德科克解释说,美国打算在1月1日与台湾断交,现在的条约规定终止条约要提前一年通知对方,尽管美国事实上打算在4个月内从台湾撤出军队。邓小平说,这个方案可以接受。他还表示,希望美国在这个期间不要向台湾出售武器,因为如果美国这样做了,“蒋经国就会翘尾巴,这将增加台湾海峡发生冲突的可能。”

接着几天,中美双方又在美国是否继续向台湾售武的问题上,产生了激烈的争论,美方担心国会反对而不肯让步。最后,在美国继续对台售武的情况下,邓小平依然决定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关于他本人在做出一生中这个最重要的决定之一时有何考虑,没有任何记录可考。但他知道,这个决定将使他最珍视的目标之一---在有生之年看到台湾回归大陆—的实现变得异常困难。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同意呢?当时他刚刚在其势均力敌的同事中成为中国的头号领导人,他可能认为,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可以加强他在中国领导层中的个人地位。

邓小平当时的另一个重要考量,是苏联从南部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威胁。他当时相信存在着很现实的危险,苏联有可能进入越南,经由泰国和马来西亚向马六甲海峡扩张。他认为,高调展示中美合作可以让苏联变得更谨慎,还可以减少苏联对中国攻打越南可能做出反应的危险。邓小平还知道,勃列日涅夫想在他之前访问华盛顿,而与伍德科克达成很有可能使他抢在勃列日涅夫之前成行。邓小平做出了深思熟虑的决定,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使美国既同中国建交,又停止对台售武。如果他想要关系正常化,他就得付出向美国对台售武做出让步的高昂代价。

中美建交协议在北京和华盛顿同时宣布。北京时间12月16日上午10时,华盛顿时间12月15日晚9时,双方发布了联合公报:“美利坚合众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意相互承认,并于1979年1月1日建立外交关系。”卡特总统向美国公众做出宣布。在中国,名义上仍然是国家元首的华国锋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了这一决定。蒋经国是在半夜被叫醒,得知即将发表公报的消息的,台湾人的愤怒一如北京人的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