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向美国开放,1978-1979(4)

邓小平访美,1979年1月28日—2月5日

6个星期之后,邓小平和妻子卓琳、伍德科克和妻子莎朗以及邓小平的随行人员登上上飞往美国的波音707飞机。随行人员说,在这次长途飞行的大部分时间,邓小平处于清醒和警觉的状态,他既不阅读也不说话,只是沉思默想。从某种角度来说,邓小平一定感到极其愉快,他不但成功地与美国建交,而且从个人角度来看,他在第三次被撤职后又重新成为中国的头号领导人,而且即将成为第一位作为美国国宾的中共领导人。

在邓小平抵达之前,他的访问已经引起了公众的极大兴趣,超过了自赫鲁晓夫1959年访美以来的任何外国领导人。美国媒体上充斥着有关邓小平的各种报道:他复出的故事,他推动改革开放的决定,他要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的信念,以及他的这次美国之行。《时代周刊》1月份第一期将邓小平选为1978年的“年度人物”,理由是他让一个封闭的共产党国家步入了新的开放之路。《时代》周刊承认华国锋仍是主席,但是把邓小平称为中国四个现代化的“建筑师”。

访问开始时,卡特总统表现得像邓小平一样克制而严肃。他为中东带来和平的努力最初似乎大有希望,但此时已经化为泡影;他在民意测验中的支持率已经跌到了30%左右。他曾对公众和国会对他决定同台湾正式断交、和共产党大陆恢复正常关系做何反应表示忧虑。国会议员在谈判期间一直被蒙在鼓里,他们是否会对谈判没有征求他们的意见表示不满?卡特也很容易受到那些支持台湾的人的指责。

邓小平的访美安排进行得极快。他在1月28日抵达华盛顿,离12月15日两国达成协议只有不到6周的时间。美国的东道主担心安全问题,尤其是在开放的户外空间。在白宫草坪的欢迎仪式上,有两个人在记者席上大呼“毛主席万岁”,被保安官员迅速带离,邓小平则表现得若无其事。伍德科克曾在1月1日问邓小平,他访美想看些什么,邓小平立刻回答说,他想看一年太空探勘设备和其他先进技术。这次访问中,邓小平在休斯敦参观了美国航空航天总署的设施和最先进的油井钻控技术,然后飞往西雅图,波音公司正在这里生产中国刚刚开始购买的新型喷气式客机。邓小平感兴趣的是生产,不是消费。除了在布热津斯基家中与客人一起用餐,他没有参观商店或访问私人家庭。在亚特兰大,邓小平参观了福特公司的一家最先进的汽车厂。

中国媒体对邓小平访美做了广泛报道。邓小平的随行人员中不仅包括大报和新华社的记者,还有中国的首席新闻播音员赵忠祥,他在美国负责制作半小时的节目,每天行程结束后传回国内。此外,中国的一个电影摄制组制作编辑了一部记录片,将于访问结束后在国内放映。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邓小平的访美使他们有机会直观地看到美国,看到它的现代工厂、它的政治领袖和普通民众。邓小平鼓励中国民众对美国的这种兴趣,他希望这有助于中国观众明白自己的国家是多么落后,多么需要变革。

华盛顿

邓小平在1月28日抵达华盛顿并休息了几个小时后,便出席了在布热津斯基家中的非正式小型晚宴。席间有人问邓小平,如果中国受到苏联的攻击,会做出何种反应。邓小平说,中国有核武器,可以打到布拉茨克大坝,甚至有可能打到莫斯科。在这次非正式的交谈中,他很严肃地对布热津斯基说,他希望和总统有一小小范围的私下会晤,谈一谈越南的事情。

第二天1月29日,邓小平在上午和下午都与卡特总统举行了会谈,午餐由万斯国务卿做东,晚上则是正式的国宴。在次日上午他们的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会谈中,据布热津斯基说,卡特和邓小平坦诚而直率,他们的讨论更像是盟友而不是对手之间的会谈。第一次会谈时邓小平请卡特先发言。卡特介绍了他对国际形势的看法,强调美国感到有责任帮助世界人民改善生活质量,其内容包括政治参与、免于本国政府的迫害、摆脱外来强权。轮到邓小平发言时他说,中国领导人过去认为最大的危险来自两大强权,但他们最近开始认为美国的危险要小于苏联。他相信中美两国现在结成同盟没有好处,但他相信两国应当密切合作对抗苏联的扩张。

邓小平将越南称为东方的古巴,是苏联从南部威胁中国的基地。在邓小平看来,苏联和越南已经建成了一个亚洲集体防卫体系,威胁着所有周边国家。“中国实现全面现代化需要长期和平”,因此中美两国应当协调行动,遏制苏联。下午的会谈---1月29日三次会谈中的第二次—快要结束时,邓小平再次要求与卡特举行小范围的私下会谈,讨论一个机密问题。在这一私下会谈中,邓小平以严肃而又果决的作风,说明了他要对越南进行惩罚性打击的计划。卡特想让邓小平打消进攻越南的念头,不过他没有说反对此事。他表示担心,中国如果进攻越南就会被视为侵略者。他知道这将更难以争取到国会对中美合作的支持,尤其考虑到,维护和平正是他的行政当局为发展中美关系提出的理由之一。

次日邓小平又和卡特私下会晤,就中国进攻越南进行了最后的会谈。卡特说,“中国挑起的武装冲突,将使美国对中国的普遍政策以及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未来产生严重关切。”邓小平解释了他为何要坚持自己的决定,但是他向卡特保证,即使中国军队发动进攻,也会在10天到20天后撤出。邓小平接着说,如果中国这一次不给苏联一个教训,苏联就会像利用古巴那样利用越南。邓小平还预言苏联人也会进入阿富汗,而苏联确实在1979年12月入侵了阿富汗。美国和中国都担心苏联有可能介入中越冲突。美国官员发出警告说,苏联如果开始利用越南的金兰湾作为海军基地,将是严重的挑衅行为。虽然卡特不支持中国打越南,但邓小平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使苏联对于站在越南一边变得更加谨慎,因为他们现在要担心美国有可能采取某种报复行动。

邓小平在华盛顿期间也希望落实向美国派遣留学生一事。然而卡特总统对学生交流却有自己的顾虑,他首先抱怨说,中国把外国在华留学生与中国学生隔离开来。邓小平解释说,这样做是因为中国大学的生活条件不好,想给外国人提供一个可以接受的生活环境。卡特接着又说,他不希望由中国来选择哪一些外国学生可以被接受。邓小平笑着说,中国足够强大,可以承受背景不同的学生,中国也不会将意识形态作为衡量是否接受他们的标准。他又说,对记者的外出采访活动仍要加以限制,但不会审查他们的稿件。在最后的会谈中,邓小平对卡特说,北京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会对台湾动武,一是台湾长期拒绝与北京谈判,二是苏联涉足台湾。

在与内阁官员的会谈中,邓小平主要谈的是贸易问题。他在1月31日和他们的会谈中预言,如果中国能得到贸易最惠国地位,那么用不了多久,美国和中国大陆的贸易额就能扩大10倍。在与行政官员的会谈中,邓小平与美方达成了解冻中国在美资产和美国在华资产的协议。美方官员同意,除了将各自的联络处升格为大使馆,两国还将在其他城市设立两个领事馆。邓小平还和美方人员讨论了两国开通直飞航线需要做的事情。邓小平还参加了一些促进学术和科学交流的会谈。邓小平并不完全明白逐步提升技术所需的过程,他也不完全理解私人公司要利用专利和版权收回其研发成本的考虑。他简单地宣布,他要的不是1970年代的技术,而是最尖端的技术。

在邓小平与美国国会的会谈中出现的一个关键问题是,中国是否允许人民自由移民。美国国会在4年前通过了一个修正案,要求共产党国家允许希望移民的人自由离开,然后国会才能批准这些国家享有正常贸易关系。当国会议员逼问邓小平中国是否允许自由移民时,邓小平回答说:“这事好办!你们想要多少?一千万?一千五百万?”他说的时候不苟言笑,国会议员们再也不敢追问下去。结果中国得到了豁免,得到了最惠国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