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放逐与回归,1969-1974(2)

毛泽东任用周恩来和党的老干部:1971年9月-1973年5月

被毛泽东当作接班人和“最亲密的战友”的人神秘死亡,转眼间成了阴谋夺权的叛徒,即使普通人也会因此怀疑毛的判断力。毛泽东需要抓紧建立一个林彪之后的新领导班子。按规定党要在1974年---即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5年以后---召开十大,但他想在两年以内让新领导班子到位,以便能在1973年8月召开十大。为此,他必须物色新人。他的现实选择只能是起用富有经验的老干部,而他们大多数都是“文革”的受害者。周恩来向他汇报了很多老干部的遭遇,毛泽东说,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受到如此严重的迫害。

(下图:文革中苦撑危局的周恩来)

此时此刻,其实只有一个人能管好党和政府,而且由于多年磨炼,他也不会威胁到毛的地位,此人就是周恩来。毛不但让周恩来主持政治局工作,而且让他管着政府和党的机关。有观察家认为,周恩来对林彪之死会幸灾乐祸,其实他深感不安。他一向以个人感情上的强大自制力闻名,可是在林彪坠机后不久,当他向副总理纪登奎说明国家面临的困难局面时,不禁潸然泪下。据说周恩来一生只哭过三次,一次是因为他迟迟才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一次是因为叶挺的牺牲,还有一次就是林彪之死。他知道,林彪虽然是个著名的激进派,但他务实、重秩序,周恩来很容易与他共事。此外,如今国家在经历了“大跃进”和“文革”破坏后,再次面临大动荡,这让他忧心仲仲。除了依靠周恩来以外,毛泽东也把叶剑英叫回来整顿军队。毛还悄悄地开始允许另一些“文革”初期被打倒的人重新回来工作。在林彪坠机后他休养的两个月里,毛不止一次承认,很多老干部受了太多的苦,他说那是因为他错误地听信了林彪的谗言。1972年3月,周恩来交给中组部一份有400多名需要恢复工作的老干部名单,毛泽东很快就批准了。

跟善于抓大放小的邓小平不同,对细节有着惊人把握能力的周恩来是大事小事一起抓。毛泽东一给他活动空间,他便运用自己的记忆力,对很多“文革”中受到迫害的人表达了特别的关照。1972年12月,周恩来觉得会得到毛泽东的同意,便敦促汪东兴加快给邓小平安排工作的进程。周恩来在“文革”期间使出浑身解数,痛苦地执行着毛的指示,同时也尽力保护他觉得自己能够保护的人。在充满感情纠葛的环境中,他是平衡这些相互冲突的利益的大师。周恩来在缓和毛泽东的极端做法上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但是并非人人都把周恩来视为英雄,一些没有得到周恩来帮助的受害者家属对他是有意见的。

毛泽东和周恩来,尼克松和基辛格

中美之间有过两百年的贸易交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做了4年盟友,后来是20年的冷战对手,两国在1969年开始考虑恢复邦交。1969年发生中苏边境冲突后,毛泽东担心受苏联入侵的危险,自朝鲜战争以来第一次决定扩大与西方的交往,并指派周恩来进行谈判。尼克松正在设法解决越战问题并寻找对抗苏联的长期合作对象,便指派基辛格与周恩来谈判与中国修好。基辛格1971年从巴基斯坦飞往北京为尼克松访问打前站的戏剧性之旅,以及1972年2月尼克松的访华都是激动人心的事件,它们为邓小平时代美中交往的迅速发展搭建了舞台。中国重启中美交往与邓小平无关,当时他还在江西,虽然他在1973年底陪同周恩来参加过谈判。邓小平的贡献还有待于来日。

缓慢的复出:1972年1月-1973年4月

毛采取的策略是,他说邓小平这位十分受人尊敬的总书记“受到了林彪的迫害”。在1972年1月的陈毅追悼会上,他就曾对陈毅的家人说,邓小平跟刘少奇不同,他的问题不那么严重。周恩来示意陈毅的家人把毛对邓小平的评价让更多的人知道。毛的话也传到了邓小平的耳朵里,这是说明毛泽东读过他在1971年9月的信的第一个迹象。实际上,陈云已经在1972年4月22日获准从江西回京,但是毛泽东让邓小平在江西又待了将近一年。

(下图:复职前,邓小平夫妇与秘书王瑞林的合影)

1972年8月3日,在数月没有得到毛泽东或汪东兴的答复后,邓小平两次致信毛泽东,试图打消他估计毛仍然对他抱有的疑虑。他首先说,他已经听过向他所在工厂的全体工人传达的有关林彪和陈伯达罪行的文件。邓小平承认,他不同意林彪只讲“老三篇”、把毛泽东思想简单化的做法。邓小平又说,林彪和陈伯达欲置他于死地而后快,他感谢主席在“文革”期间保护了他。邓小平在信中再次检讨了1931年自己在广西离开红七军的错误,另外不承认自己在担任党的总书记期间工作也有缺点,有时不征求毛主席的意见。邓小平承认,“文革”揭露他的错误是完全应该的。他在信中不试图打消毛泽东在一个关键问题上的担忧:他说自己绝不会对“文化大革命”进行翻案。他表示,他要回到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上来。

邓小平信中所言显然也正是毛泽东想听到的话。1972年8月14日,收到邓小平的信没过几天,毛泽东就向周恩来总理做出书面指示,让他安排邓小平返京。毛泽东再次说,邓小平的问题不同于刘少奇,他没有历史问题,他没有投降过敌人。此外,邓小平协助刘伯承打仗是得力的,还为党和国家做过其他一些好事。周恩来在收到毛批示的当天就把它转发给了中央委员会。可是由于毛的妻子江青百般阻挠不让邓小平回来,事情一时没了下文。1972年12月18日,周恩来请汪东兴和纪登奎落实8月份毛泽东让邓小平出来工作的指示。他们在12月27是请示了毛之后答复说,邓小平可以回京。一个月后,即1973年1月,江西省委书记白栋材给邓小平带来了这个好消息。2月20日,邓小平与家人乘汽车前往鹰潭,在那儿登上了返京的列车。离开江西时,邓小平说:“我还可以干20年。”确实,一直到19年又8个月以后,邓小平才在党的十四大上退出政治舞台。

邓小平返京,1973年

毛泽东让周恩来召开了几次政治局会议,商量邓小平将来的工作。张春桥及其支持者江青强烈反对让邓小平担任要职。但毛泽东坚持让邓小平恢复工作,参加党的组织生活。协商的结果是,政治局提议把邓小平安排到国务院的业务组,这是周恩来和李先念手下的一个领导小组,在文革动乱中维持丰政府的日常职能;并且允许邓小平参加党的每周例会。3月9日,周恩来把汇报这些决定的文件交给毛泽东并得到了他的批准。文件向邓小平做了传达,同时下发县团级以上党委。

(下图:毛泽东与邓小平 )

邓小平回京后与周恩来的第一次会面是在1973年3月28日晚上,在场的有李先念和江青。见面结束后,周恩来立刻向毛泽东汇报说,邓小平精神很好,身体也很好,随时准备重新工作。次日下午,毛泽东便接见了邓小平。他对邓小平说:“努力工作,保护身体”。邓小平回答说,他身体一直很好,这是因为他相信主席,他一直在等候主席的调遣。当晚,周恩来遵照毛的指示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会上宣布了要让邓小平担任负责外交的副总理。最后得到毛的批准后,邓小平便正式上任了。1968年以后邓小平第一次在官方场合露面,是在1973年4月12日为西哈努克举行的宴会上,他以副总理的身份出席。

毛泽东显然要对邓小平委以重任。正如我们所知,邓小平在1973年逐渐成为地位更加显赫的领导人,先是获准出席最高层的会议,接着成了周恩来的助手。然后在1973年8月10日的中共十大上当选中央委员。他在证明了自己对毛的忠诚以后,12月又成为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军委委员。作为周恩来的助手,邓小平从1973年4月开始,陪同周恩来在机场送往迎来,会见了多个国家的客人。他还参加了一些会见外宾的活动,但尚未担负起与他们会谈的工作。

毛泽东培养王洪文,1973—1974

(下图:王洪文在书房)

毛泽东像中国的其他年迈的领导人一样,也很注重培养年轻干部作为接班人。他的做法是,先不把话说死,对自己的意图给出暗号或信号,静观其变,既维持着自己的决策权,又能随时改变主意。从1971年到1972年9月,他把3个有前途的省级年轻干部调到北京在党中央工作:先是华国锋,然后是王洪文和吴德。他在1972年底选中了王洪文作为最有前途的人。王洪文是个年轻力壮的造反派,毛泽东喜欢他是工人出身,又参过军,有大胆泼辣的领导作风。事实上,毛泽东开始萌生出这样的想法:让王洪文担任党的领导,同时物色人选接替周恩来的政府首脑一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