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台湾、香港以及西藏问题(3

撒切尔首相访华

撒切尔首相在1982年6月份的福克兰群岛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后不久,于9月22日抵达北京。这次胜利使她变得过于自信,这让她的顾问尤德等人感到担心。他们并没有强有力地向撒切尔夫人解释清楚,想让邓小平允许英国在1997年后继续保留对香港的主权是多么不可能。自信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错误地以为,中国拒绝考虑英国在1997年后继续保留主权只不过是一个可以谈判的条件。撒切尔夫人在北京首先会晤的是赵紫阳总理,但赵在与撒切尔见面之前就对香港记者说,中国当然要收回主权,这种观点不容谈判。邓小平会见撒切尔夫人时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9月24日上午,邓小平和撒切尔见面,两人进行了两个半小时的会谈。邓小平在开场白中宣布,中国将在1997年收回主权,将支持香港的繁荣,并希望能够得到英国政府的合作。但撒切尔夫人回应说,在英方看来,根据3个条约香港是属于英国的,这些条约在国际法上都是有效的,只有经过双方协议才能做出变动。她说,英国在过去150年里学会了如何管理香港,成效很不错。她又说,只有在做出保证香港繁荣稳定的安排后,才能谈到主权问题;只有英国的统治才能够为香港的繁荣稳定提供保障:没有英国的这种保障,商人不会再愿意投资。不过撒切尔夫人确定做出一个让步:假如能就香港的管理做出令人满意的安排,她可以考虑向议会提出有关主权问题的建议。

邓小平断然拒绝了她的建议。他说,有3个主要问题:主权;中国在1997年后如何治理以维护香港繁荣;中英两国政府如何共同避免在1997年之前发生大的混乱。他说:“主权问题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回旋的余地。”为了维护香港1997年后的繁荣,香港目前的政治制度和大多数法律将继续有效。中国会和香港人民进行广泛协商,制定出对投资者—包括英国投资者—有利的政策。但是,让英国政府或商业界满意也是有限度的。邓小平警告说,如果港英政府在1997年之前挑起严重对抗或从香港撤走大批资金,中国将“被迫不得不收回香港的时间和方式另做考虑”。他还补充说,如果双方在两年内无法就主权移交达成满意的协议,中国将单方面宣布自己的政策。

撒切尔夫人与邓小平结束会谈走下外面的台阶时,被一名记者的提问分神,脚下一滑导致膝盖着地。这一插曲被电视镜头捕捉到并在香港的晚间新闻播出,后又在香港电视上反复播出。这个画面给人的印象是,撒切尔夫人受到邓小平强硬姿态的震慑,差点磕了个头,幸亏有身边的柯利达搀扶才没有跪下。后来撒切尔夫人谈到邓时,仍然给了他正面的评价,认为他非常直率但并不粗鲁。

由双方代表拟定的撒切尔夫人与邓小平会谈的公报中说:“两国领导人在友好的气氛中,就香港前途举行了深入会谈。双方领导人表明了各自对这个问题的立场。双方同意把维护香港的稳定与繁荣作为共同目标,将在访问后通过外交渠道开始举行谈判。”与邓小平不同,撒切尔夫人对英国在香港发挥的历史作用感到自豪,而且确信以往的条约具有合法性。离开中国前,她在英国广播公司的采访中说,“如果签约一方对现存的条约或协议说,”我不同意,我打算违约‘,那么你也很难相信他们会尊重新的条约。”当她在香港的记者招待会上重复这些话时,英国外交部的中国问题专家听得不寒而栗,因为他们知道这些话会毁掉他们一直以来与北京达成的善意。不出他们所料,中方对此大发怨气。

撒切尔夫人访华后中英谈判被推迟了,因为中方坚持谈判协议的前提和基础必须是中国1997年完全收回主权,而撒切尔夫人不愿意接受这一条件。随后中国发出了警告:1983年2月底英国被告知,中方有关1997年后香港政策的单方面方案草稿已接近完成。实际上,假如不谈判,中方将在1984年9月宣布它自己的香港前途方案。北京的柯利达大使和港督尤德十分担心中方会向6月份召开的全国人大提交他们的单方面方案,于是在3月初飞回伦敦与撒切尔夫人协商。此时香港股市再创新低,乃至撒切尔夫人也开始相信中方不会在主权问题上让步。为了打破僵局,柯利达建议撒切尔夫人致信赵紫阳总理,说明她可以重申她在北京说过的话,但在措辞上稍加改动为:假如能够做出让香港人民满意的安排,她“准备向议会建议移交主权”。撒切尔夫人接受了这一建议,此信于1983年3月9日发出。由于此信没有满足中方关于谈判之前必须就主权问题达成一致的要求,中方没有立刻做出答复,过了两个月才同意开始举行谈判。

双方就下一步谈判达成的日程是:第一,有关1997年后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安排;第二,1997年之前的安排;第三,主权问题。为了给谈判做准备,同时与香港各界的重要人物建立联络,并培养将于14年后接管香港的官员,邓小平认为北京必须向香港派出一名级别更高的党的干部。他想到的一个人选是许家屯。1983年邓小携家人去上海过春节时,顺道走访了附近的江苏,江苏省委书记许家屯一路陪同。作为临近上海的沿海省份,江苏也开展国际贸易,许家屯是率先允许发展市场的人。邓小平之前并不了解许家屯,他们在1983年春节见面时,本来的安排是许家屯用20分钟向邓小平汇报江苏省的发展情况,结果谈话持续了两个小时。

在邓与许家屯春节见面后不久,胡耀邦便向他提议由许家屯担任香港的新职务。得到邓小平同意后,1983年4月胡耀邦通知许家屯要把他调到香港全面负责大陆与香港的关系,为1997年的过渡做准备。1983年6月30日,中英第一轮谈判结束后不久,许家屯被正式任命为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委员会党组书记,并被派往香港工作。当时的香港中共组织成员多是广州当地人,他们习惯于重复左派口号,几十年来一直在批评香港商界和政界领袖。这群人在思考香港的未来时也缺乏想象力。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许家屯最终还是将香港的共产党创造性地转变成了一个新团体,使它能够培养富于想象力和亲北京的新成员,这些人将在1997年管理他们的故土香港。这些培养中的领导者未必是党员,但他们愿意与新的中共精英合作。

许家屯赴任前拜访的干部中也包括廖承志,但他在许家屯上任前的6月10日便不幸去世。后来邓小平宣布由李先念和赵紫阳负责香港事务。在北京处理香港问题日常工作的是前外交部长姬鹏飞,香港则由许家屯负责。许家屯在香港的正式身份是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他以这一身份出席公开场合,但他的权力却来自他的中共港澳事务委员会书记一职,这也是公开的秘密。过去的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都是有外交背景的广东当地人。许家屯讲普通话,他的上任表明现在香港已被中央领导人视为国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