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为军事现代化做准备(1)

1977年夏天邓小平复出后,开始着手和叶剑英等老干部一起为中国军队的现代化打基础。然而未过一年这项工作便被推迟,因为他断定国家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必须立刻准备对越南采取军事行动。1979年3月对越战争结束后,他认为近期再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很低,因此对现代化军事装备的大规模投入可以继续推迟,以集中力量搞民用经济。

在1977年,邓小平表面上仍要服从尚任军委主席的华国锋,但实际掌管军队的是他和叶帅这两位中央军委副主席。以军事经验、知识、在军队高层中的威望而论,华国锋都无法与邓小平或叶帅相比。因此,1981年6月当华国锋正式靠边站,邓小平成为中央军委主席时,这不过是正式承认了自1977年以来邓和叶已在领导着军队的事实而已。军事政策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邓小平并不回避中国军队的问题。他说,“指挥现代战争,包括我们老同志在内,能力都不够。要承认这个现实。”他知道中国在军事技术上已经大大落后,需要调整其战略以应付主要对手苏联。他还知道,林彪时期把军队干部派到地方任职,分散了对军事问题的注意力。在邓小平失去权力的18个月里,他对军队的担心并不是“四人帮”会建立稳固的势力,因为他们只在张春桥领导的解放军总政治部有一些根基。这段时间让他感到不安的,是浪费了本来可用于整顿和改善军队的两年宝贵时间。1975年邓小平和叶帅任命的军队领导人并未完成他们早先确定的裁军目标:原计划是于1976年底之前裁减26%,但实际军队人数只减少了13.6%。

邓小平在1977年分管的工作包括军事、科技、教育和外交,这使他理所当然地重视提升军队的科技水平。他在两年前就提出要把教育和训练放到具有战略重要性的高度来认识,但当时他没有机会加以落实。邓小平和叶帅在1977年继承了以彭德怀为代表的一批军队领导人的遗志,这批人在1950年代就曾试图建设一支更加专业化的军队,但这个目标从未得到毛泽东的完全认可。为了达到建立一支专业化军队、逐渐为其配备现代装备这一目标,邓小平和叶剑英首先要撤掉那些已经变得“软、散、骄、懒”的人,为老干部建立退休制度,为裁军提供一个框架。

1977年12月军队裁员的新方案准备就绪,中央军委批准通过了《关于军队编制体制的调整方案》,其中描述了现代军队需要什么样的体制。在1978年3月20日由解放军总政治部主持召开的座谈会上,邓小平宣布了让50万部队干部转业的计划。在消除军队的臃肿问题方面,邓小平取得了显著进展。他在1975年着手启动这项工作时,中国的军队人数是610万人,1979年降为520万,1982年又下降到420万,到1988年时只剩下了320万。裁军工作在1978年底因准备打越南而中断,而战争过后的几年内仍未能恢复,因为仍要派驻军队在中越边境参与小规模的军事冲突。

攻打越南:1979年2月17日-3月16日

1978年夏天,苏联和越南不断加强合作,使中国官员担心越南军队可能利用便于调动摩托化部队的旱季进攻柬埔寨。越南在1977年7月已经占领老挝,而12月就将进入旱季。如果中国对入侵柬埔寨的行为不做出强硬反应,苏联和越南就有可能自信地以为它们可以扩张到泰国和马六甲海峡。邓小平坚信,中国必须对越南入侵柬埔寨做出强硬反应。然而邓小平并不想出兵柬埔寨;他认为这会让中国陷入代价高昂的战事而难以自拔,乃至对这个地区的事态失去控制力。他更希望打一场“速决战”,就像1962年中国军队在中印边境取得的成功那样。他想迅速而短暂地攻入越南,向越南和苏联证明继续扩张将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中国很多高层的军方和文职官员都怀疑攻打越南是否明智。有些人觉得,中国刚开始搞现代化,把建设现代工业亟须的稀缺资源挪作他用并不明智;有人担心中国军队尚未做好适当准备;还有人从原则上反对进攻一个共产党友邦;有人认为军事攻击将导致越南长期敌视中国。还有一些官员担心,这有可能把苏联的庞大军力拖入冲突。考虑到可能带来的巨大风险,邓小平征求了其他老干部对苏联可能干涉的看法。陈云认为,苏联在中苏边境的部队兵员严重不足,进攻中国需从欧洲调兵,而这得一个月才能完成。陈云的结论是,如果作战时间很短,苏联插手的机会极少。

听了陈云的评估后,邓小平宣布作战时间不会长于1962年攻打印度(33天)。只打地面战,不动用空军。邓小平知道当时越南飞行员在训练上强于中国,况且中国也没有接近越南的机场。再者,避免空战可减少苏联介入的机会。邓小平仍然很担心苏联可能做出的反应,他从靠近中苏北部边境的伊犁撤走了大约30万中国平民,并命令情报人员密切监视苏军在边境地区的一举一动。

邓小平遭到了中央军委其他成员的普遍反对,因为他们觉得中国军队没有做好作战准备。人民解放军还没有从“文革”的破坏中复原,纪律涣散,训练不足。除了1978年在边境线上与越南有1100多次小摩擦之外,中国军队自1962年中印边境冲突以来从未打过仗,而越南军队却跟法国、南越和美国军队打了几十年仗。他们还拥有苏制现代装备,而且苏联在1975年美国越战失败后一直为越南提供大量经济援助。最终,邓小平的权威和他认为必须对苏越威胁做出强硬反应的信念,胜过了其他人的顾虑。

11月,11个大军区中有10个军区的军队开始向靠近越南的边境集结,这些军队多数来自广州和昆明军队。中越边境长达1300公里,大约一半位于云南境内,由昆明军区管辖。另一半在广西,由广州军区管辖。美国方面估计中国参战军队至少45万,其中包括在中国境内提供后勤支援的人,越南的估计则是60万人。12月8日,中央军委下令广州和昆明军区在1979年1月10日前做好进攻越南的准备,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在12月11日开始部署部队。12月25日越南的12万大军入侵柬埔寨,并在12天后占领了金边。

邓小平想打一场歼灭战,以速战速决的方式歼灭越南军队的大部。越南的军官曾跟中国人密切合作抗击美国,对这种战略自不会感到意外,他们迅速将主力部队从中?边境撤到河内附近,而他们在柬埔寨的军队则按兵不动,让熟悉当地地形和居民的地方部队和民兵与中国人周旋。2月16日,在距发动进攻只有17小时时,由华国锋主持会议,邓小平向中央高层干部通报了作战计划。由于华国锋难以摆脱参与作战准备过程的干系,因此即便发生严重问题,他也无法批评邓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