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地图读通中国史

东汉   (25年-220年)

 

25年,光武帝刘秀即帝位,并陆续消灭各地的割据政权,至37年,统一全国。东汉中期与西汉后期的疆域大致相同,其差异主要有以下几个方向:

汉匈边界方向。由于王莽时期错误的民族政策,匈奴不断侵扰边疆。东汉初年,光武帝被迫放弃了河套至今山西、河北北部的疆土。罢定襄郡,将百姓迁至西河郡;徙雁门、代郡、上谷等郡百姓至居庸、常山以东。44年,匈奴甚至一度进至上党、扶风等郡。

到建武二十五年(公元49年)匈奴又分为南北两部,南匈奴降汉,第二年汉朝才将内迁的八个郡迁回旧地,汉匈的边界恢复到西汉后期的态势,但以后从幽州的辽西至并州的雁门郡(约相当今辽宁西部至山西北部和相邻的内蒙古南部)的北界部分向南收缩。而南单于也因受到北匈奴的打击,无法再在蒙古高原立足,南迁至西河郡的美稷县(今内蒙古准噶尔旗西北)一带,接受汉朝的保护。(见下图)

 

       东北方向,由于高句丽于西汉末年建国,并不断向东西扩展。建武六年(30年),东汉被迫放弃了乐浪郡在单单大岭(今朝鲜北大峰山脉)以东的七个县。随着高句丽的兴起和扩张,玄菟郡的辖境也完全放弃,郡治迁到了今辽宁省沈阳市西,辖有从原辽东郡辖境中划出的数县之地。 总之,东汉的东北部缩减了约20万平方公里。在朝鲜半岛上,东汉疆界缩回“三八线”以北。另外,今天的吉林、辽宁、河北、内蒙古,有一部分原来在西汉的疆域里,东汉时被划到疆界以外了。


西北方向,疆域的缩减更明显。乌孙政权分治,东汉疆域缩减了近50万平方公里,约等于今天的四川省。缩减的疆域包括了今天新疆的一部分,以及今天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的一部分。由于羌人的滋扰,陇西、安定、北地、西河、上郡的郡治和人民一度迁往渭水流域和山西中部。在南方,137年,林邑国建立,占据了东汉日南郡的一部分,东汉疆界被迫从今越南富安省南界退到承天省南界。(见下图)

h k


唯有在西南方向,汉朝的疆域却有所扩大,大概增加了约30万平方公里。明帝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西南境外的哀牢(今云南和缅甸的一部分)王接受内属,汉朝设置了两个县,又从益州郡划出六个县,合并设置了永昌郡。这样,汉朝的疆域不仅已包括今天云贵高原的全部,而且辖有今缅甸东部。


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汉军进攻北匈奴,打通了与西域的交通线,又派班超控制了鄯善(今新疆若羌县一带)、于阗(今新疆和田市、和田县一带)等国,于是在次年重新设立西域都护府,恢复了这一大片疆域。由于北匈奴的势力仍很强大,汉军并没有稳定的优势,章帝建初元年(公元76年)决定将汉军从西域撤回,撤销了西域都护府。到和帝永元三年(公元91年),汉军大败北匈奴,北匈奴从此西迁,西域都护府再次恢复,班超出任都护。但由于后继者措施失当,激化了与当地国家的矛盾,至安帝永初元年(公元107年),西域都护府又不得不撤销。汉朝的撤退使西域各国再次受到匈奴的威胁,一些国家重新寻求汉朝的庇护,促使汉朝在延光二年(公元123年)置西域长史府,继续行使对西域的管辖。但乌孙已成为独立政权,葱岭(帕米尔高原)以西地区也脱离了汉朝的统治,汉朝的西北界退到了今天山山脉西段以南。(见下图)


在东汉疆域之外,东北有高句丽、夫余、挹娄等部族政权。西北的乌孙脱离了西域长史府的控制,成为一个独立政权,占有今天山山脉、巴尔喀什湖之间的广大地区。青藏高原上分布着唐旄、发羌等部族。在今天的湖北、湖南、广东、广西和四川地区主要居住着?瓠部、?君部、板?蛮等少数民族。
              见下两图:

s 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