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脉动--前所未见的自然之美  第三章 富饶丛林

第三章:(3)

温带生物

针叶林带横跨北纬 70 度到 55 度,但再往南,随着夏季时间变长,桦树、山毛榉、山杨和枫树之类的阔叶树逐渐开始占据主要地位。宽大的树叶能比针叶更有效地吸收日光,但由于叶大且薄,更容易失水,所以不耐冻。于是,阔叶树通过冬天落叶来弥补。春季,新叶生长的消耗要远远大于在更长的生长季里所产生的养分。 (下图:春末,山毛榉林的树冠露出的空隙。到了夏天,只有很少量的阳光能够抵达地面。)

食用林

落叶模式的改变使森林的季节变得丰富起来:春季鲜花朵朵,夏季满眼墨绿,秋季缤纷多彩,冬季万籁俱寂。(下图:春季,英国森林中繁茂的野风信子。大部分温带植物都在春天开花,因为它们要赶在树冠遮天蔽日以前完成工作。)

但最大的变化还是发生在动物身上。和不适宜食用的松针不同,宽大的阔叶本身就是优良的食材,完全可以食用。夏天,随便摇一摇橡树枝,便有很多食叶生物掉下来,从吮吸树汁的蚜虫到蝴蝶和蛾的幼虫,再到它们的捕食者---瓢虫、黄蜂、蜘蛛和甲虫。这些小动物自有蓝山雀和旋木雀之类的鸟类来解决,但当这些鸟辗转于树枝间时,它们亦会被食雀鹰之类的猛禽所捕食。(下图为食叶生物)

可食用的不光是活叶子。在树木的下面,有弹尾虫、千足虫、蜈蚣、鼻涕虫、蜗牛以及很多微小的生物,它们都参与了落叶的分解。相比之下,针叶林下贫瘠的干燥松针层简直是毫无生气。有些阔叶树会用化学物质来保护自己的叶子,但它们的首要任务其实是在其竞争树木的叶子遮住阳光之前尽快长高。

(下图:阔叶林的落叶)

全世界的温带森林其构成都大同小异。一些大型树种,如橡树和山毛榉,构成了顶端的树冠;然后稍小型的树,如枫树、赤杨、山茱萸和山楂树则构成了林下层。温带森林比赤道地区的森林下层会更复杂一些,因为透过缝隙照到地面的阳光更多些。 (下图:秋季落叶。秋天的树叶呈火红色和金黄色,是由于叶子中的叶绿素在冬天到来之前已经降解了。)

17 年蝉

要证明“原来树木也可以食用”,那绝对是非 17 年蝉莫属。如果 2004 年 5 月,你去过美国的印第安纳州,那你就能目睹一次昆虫奇观。1987 年,成年的 17 年蝉将卵产在一些阔叶树的树叶上,尤其是树汁中糖分含量很高的枫树上。卵孵化以后,幼虫掉到地上,然后钻入土中,将注射器形状的口器插入树根中。随后的 17 年中,它们一直在地下吸食树汁,无人知晓。 (下图:蛰伏地底17年)

到了 5 月,它们开始循着第一次的路径返回,钻出土层,爬上长满树叶的树枝。此时它们已经长到 4 厘米长,比当初钻入地下时长了几千倍。数百万只幼虫钻出土壤,像僵尸一样,抓住直的东西就不放,最后整棵树的树皮,上都是这些虫子。幼虫爬到足够的高度便会停下。(下图:17年后钻出开始爬树。)

之后,在它们脆弱的外骨骼下,它们的身体会发生蜕变。刚蜕变的成年蝉白而柔软,但 2 小时内,它们的身体就会变得黑且坚硬,并发出震耳欲聋、众所周知的蝉鸣。在地下蛰伏了 17 年后,这些蝉如今只有 10 天的时间,寻找配偶,交配产卵,然后死去。(下图:17年蝉爬上树干,并在那里蜕变成成年蝉,这标志着17年的地下生活就此结束)

各处的动物都在狼吞虎咽地捕食这些蝉,但是这些蝉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短短几夜之间,就有数万亿只蝉横空出现。鸟类不断地捕杀,花栗鼠更是猛吃到呕吐。或许正是由于这种天敌集体涌现的效应,蝉才会选择集体出土。可是地下的幼虫是怎么知道时间过了 17 年呢?或许蝉是通过吸食含糖树汁来感知秋季落叶时树皮压力的改变,并以此来计算时间的。 (下图:螳螂捕蝉)

原始丛林

要想见识欧洲中部曾经的郁郁葱葱,那就得去比亚沃维耶扎森林。这一片古老的森林长满了参天古树,占地面积约 1 500 平方千米。这片森林的最深处才是原始森林,这片原始森林和欧洲其他地方的森林截然不同。林中不乏参天巨木,但都被处于各种生长阶段的树木所遮掩,并不像我们常见的橡树林和山毛榉林,里面充斥着大量异乎寻常的参天大树。(下图:比亚沃维耶扎原始森林,到处都是参天的大树、断裂的树枝和腐烂的朽木,它们为复杂的森林系统提供了养分。)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这些树木是同时种下的;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放牧阻止了树苗生长为下层林木。在绝大多数的欧洲森林里,人们出于安全考虑,会将朽木人工伐倒,并将伐倒的树移走当作木柴。而在比亚沃维耶扎,各种朽木“腐态各异”,有的立着枯萎,有的枝干已经腐烂到与泥土无异。

(下图为比亚沃维耶扎原始森林)

游人只有在树边坐下,耐心安静地等待之后,才能见到这片森林真正的精妙之处。
待得越久,你越有可能看到稀有动物,如白鼬、鼬鼠、野猪,甚至是森林野牛。这里是生命的乐园。从很大程度上来说,这片森林的精妙之处主要归功于两点:狼和野牛等大型动物因为免受人类的捕猎得以存活;剩下的 58 种哺乳动物和 200 种鸟类能够大量繁殖,则完全有赖于这里健康的森林体系----树木种类繁多,长势各异,朽木会就地腐烂,能量会在食物链中传递,并将养分循环到树木中。

(下图:比亚沃维耶扎原始森林里的野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