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脉动--前所未见的自然之美  第二章 冰雪世界:从南极到北极

第二章:(3)

食蟹海豹与“冰上猎豹”

冬季,南极洲海冰覆盖甚广,从而孕育了大量海豹,这是地球上除人类之外数量最庞大的大型哺乳动物。这种海豹虽然叫“食蟹”海豹,但却名不副实,因为南极洲海域根本没有螃蟹,其实它们主要以磷虾(蟹的近亲,形状似虾)为食。到了春回大地的 9 月,南极洲外围的冬季海冰开始融化,食蟹海豹纷纷爬上冰面开始产仔。 (下图:食蟹海豹)

虎鲸早已进化出一套狡猾的捕猎技巧,能将食蟹海豹和幼仔从冰上抓走。虎鲸通常会成群出动,它们在浮冰的一侧同时跃出海面,形成冲击状波浪;浮冰上的海豹被颠了出来,正好落入虎鲸等待已久的血盆大口之中。 (下图:一只海豹十分幸运地逃过了虎鲸的攻击。)

相较之下,更大的危险还是来自于海豹的主要天敌--豹海豹,即使是在春季最密集的浮冰之中,它也能捕获海豹。豹海豹是南极冰上海豹中体形最大的一种,其头部巨大,呈蛇首状,颇具危险性。虽说这种庞大的捕食者完全可以用肺呼吸,直扑浮冰偷袭海豹,但它们通常还是选择埋伏在浮冰之间,等着小海豹第一次下水,自投罗网。 (下图:一只正在休息的豹海豹。这种巨型海豹和虎鲸一样,在南极洲扮演着和北极熊一样的角色。它们不捕企鹅或食蟹海豹的时候,就躺在“冰榻”上休息。)

生于岩石之上

与海豹不同的是,南极洲所有的鸟类,除了帝企鹅之外,都不能在冰上产卵。它们必须将卵产在为数不多的裸岩上。而即使是在夏天,南极大陆也只有 2%的部分没有被冰块覆盖,而这其中的 98%都分布在南极半岛的沿岸地区。每值春季海冰开始消融时,半岛地区的岩石总是最先摆脱寒冰的覆盖,所以这里也成了很多企鹅和海豹的繁衍地。 (下图:南极大陆的裸岩)

而在南极的其他地方,野生动物还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等到海冰消融,但有一种栖息在最南边的鸟类不会白白等待。相反,每逢春季,它们便会向内陆飞行几百千米寻找裸岩用来筑巢。雪海燕是真正的冰鸟,即便是在海上,它们也会在冰山附近活动。每年春季它们都会向南飞越 345 千米,从大陆边缘来到遥远的冰原石山筑巢。(下图:雪海燕,作为真正的南极冰鸟,也要在裸岩上产卵繁衍,它们甚至不惜向内陆飞行几百千米,以寻找合适的繁殖宝地。)

冰原石山的裸岩异常珍稀,就连遥远的斯玛斯沃伦地区,每年春天都能吸引几百只雪海燕和50多万对南极海燕来此繁衍生息。与此同时,南极贼鸥则四处游荡,趁成年海燕在外飞行觅食的时候,捕食海燕的蛋或幼鸟。贼鸥能在这片极南之地存活下米,完全有赖于海燕的存在。(下图:飞翔的南极贼鸥)

当然,企鹅不会飞,所以它们中的大部分只有等夏季来临积冰退去,才可以找到筑巢的裸岩。栖息地最偏南的阿德利企鹅却不等冰块自然消融,便徒步穿过冰面寻找筑巢的地方。极南之地的夏季总是转瞬即逝,只要稍稍米迟,企鹅便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整个繁衍周期。 (下图:阿德利企鹅和一只埋伏着的豹海豹正在上演“守株待兔”的一幕。企鹅在海中最大的威胁就是豹海豹和虎鲸。)

极地之夏

6 月,冰雪迅速消融,北极开始呈现出翻天覆地的变化。每天 24 小时的持续日照为刚刚得见天日的海洋注入了能量,海水中的浮游植物开始疯长。一种叫作桡足虫的小型甲壳类动物已在水下 300 米的深处度过了寒冬,此刻也浮到浅水区域捞食浮游植物。这种动物数量众多,是北极地区海洋生物链的基础。

(下图:挠足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