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脉动--前所未见的自然之美  第二章 冰雪世界:从南极到北极

第二章:(6)

夏末是企鹅聚集地最繁忙的时节,因为企鹅要在大海再次冰封前完成繁衍任务。白天,这里几乎没有一只成年企鹅,因为它们正在为成长中的幼鸟外出觅食。此时的幼乌已经足够大,不需要成年企鹅孵着给予温暖。没有了父母的保护,它们便在巨大的“育婴中心”里互相依偎,此举可以保护它们免遭天敌和食腐动物的捕食。傍晚,成年企鹅结束了一天的海上捕食,开始返回。

(下图:南奥克尼群岛的阿德利企鹅在返回繁衍地的路上穿过一条冰川。)

企鹅的归来让一种南极海鸟大获其利,那就是南极清道夫---鞘嘴鸥,它们是南极大陆唯一的陆生鸟类,它们从不到海中捕食,而是以其他动物的残留物为生。企鹅的卵和粪是它们的重要食物。这种狂妄胆大的鸟还经常抢夺成年企鹅喂给小企鹅的磷虾。 (下图:脸色苍白的鞘嘴鸥面对一大群企鹅。)

如果说鞘嘴鸥是“清道夫”,那么南方大海燕(巨?)便是南极的“贪心人”。南方大海燕强有力的喙部呈钩状,翼展可达 2 米。它不仅是清道夫,更是激进的掠食者。它们在企鹅的“育婴中心”上空盘旋,寻找弱小或者走散的幼鸟下手。它们抓住幼鸟的脚蹼或者脚,将大声嚎叫的幼鸟从企鹅群中抓出来杀死。
(下图:一只南方大海燕正企图捕食小企鹅。)

回归海洋

在“育婴中心”生活两周后,企鹅幼鸟的体重已经达到成年企鹅的 70%,而它们的父母也开始将它们带到海边。成年企鹅迫不及待地返回大海,开辟自己的地盘,为换毛做准备。(下图:企鹅回归大海)

但它们还面临着最后一个障碍,那就是潜伏在水下的豹海豹。身长达 3 米,长有强力牙齿的豹海豹是南极洲的至尊掠食者。虽然豹海豹 45%的食物是磷虾,但夏季的企鹅和春季的海豹幼仔也是其食物的重要组成部分。秋季,企鹅幼鸟刚长毛,它们就在一边虎视眈眈了。 (下图:正在捕食企鹅的豹海豹。)

在北极,9 月标志着拥有无限日光的长夏结束,同时也意味着第一场风暴的到来。悬崖上的海鸠幼鸟刚长新毛,便不得不开始学习飞行。几百只幼鸟向时起飞,像一阵雨一样。它们中幸运的会滑翔着扎入海中,潜到很深的地方,而更多的则功亏一篑,辗转落入苔原之间,成了北极狐的盘中餐。

(下图:海鸠扎入海中。)

大迁徙

在陆地上,短暂而热烈的生长季节到了尾声,北极的食草动物开始向南回迁。每到夏天,多达 50 万头北美驯鹿为寻找优良的牧草,会在产仔之前集体向北迁徙。到了秋天,这些驯鹿再次聚集并一起南迁到森林中过冬。(下图:北美驯鹿迁徙)

它们在回迁之路上会遭遇灰狼,这是在所有大陆上都分布最广泛的掠食者。与大部分北极大型哺乳动物一样,它们的体形比南方的同类大,较大的体形和厚重的皮毛有利于御寒。一个小狼群通常会有 5~8 只狼,但如果猎物丰富,可能会有多达 30 只狼一起行动,一起捕杀驯鹿及其幼仔。(下图:灰狼捕杀驯鹿)

等到海鸟繁衍地重归安静,驯鹿也已南迁之后,在陆地上消磨完夏天的北极熊开始聚集到海岸。加拿大的丘吉尔港便有大量自南方回迁的动物。每到秋天,上百只北极熊便聚集到这里等待海面再次冰封。接着北极熊会回归它们熟悉的孤独生活,在海冰上捕捉海豹。

(下图:北极熊与幼仔在阿拉斯加海岸,等待海面冰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