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脉动--前所未见的自然之美  第四章 辽阔平原

第四章:(2)

地球上最大的动物群

在雪雁向北前进的同时,近 300 万头北美驯鹿踏上了地球上最漫长的陆地迁移之路。一路上它们将穿过林海雪原,跨过冰封的河流,还要抵御黑熊和狼群的攻击,最终到达它们的目的地----横跨阿拉斯加州和加拿大北部的苔原,整个迁移历程 3 000 公里。 (下图:驯鹿长途迁徙,穿过苔原,最终到达繁衍地)。

它们像雪雁一样,迁徙到苔原来哺育下一代,并在尽可能远离掠食动物的地方抚养幼仔。怀孕的北美驯鹿带领整个鹿群,一天最多能行走 50 千米。6 月中旬时,它们终于抵达了繁衍地。每年它们都会回到一个大致相同的区域,具体的地点则取决于当时的天气、雪量及雌驯鹿的身体状况。

(下图:上万驯鹿迁徙画面)

要知道,有些住得足够偏北的黑熊和狼群,会赶在驯鹿的产仔期趁火打劫。但是,驯鹿幼仔的适应能力很强,几乎刚出生就能站立,一天之内就能学会奔跑。驯鹿平均地分布在这块繁衔地,它们在这里停留 1~2 周后,便聚集成群向新的草场前进。此时,幼仔已经能和母鹿一起趟过湖和河了,它们一天的行程可达 14 千米。(下图:驯鹿幼仔适应能力很强。)

但这次它们迁徙的目的不只是寻找新的草场,还要躲避无论走到哪里都摆脱不了的蚊群。在无风温和的夏天,蚊群非常稠密,甚至吸气的时候都会吸进去几只。而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移动。驯鹿群向有风的地方或者有微风的高地奔去,或是寻找残留的雪,总之寻找任何可以让它们摆脱蚁群的东西。
(下图:奔跑的驯鹿,它们在躲避蚊群,而不是狼群。)

这场持续的迁徙,再加上错过了进食时间及被昆虫叮咬造成的失血,导致驯鹿的体重在最需要增加的时候下降了。等到常有昆虫骚扰的夏季过去,幼仔并没有长到足够高大,只有极少数幼仔能在接下来的寒冬中幸存下来。 (下图:寒冬时的驯鹿)

苍蝇和蚊子可以咬穿厚重的棉布衬衫,所以如果想要在苔原坐等 6 月末的驯鹿奇观,就只能用蚊帐罩住整个身体。加拿大北部荒地的巴瑟斯特鹿群离开繁衍地时,那景象蔚为壮观。天气好的时候,多达 6 万头驯鹿的驯鹿群会紧紧地挤在一起,像一个整体一样从地上走过。驯鹿们之所以挤在一起,是为了防止蚊虫的叮咬。(下图:加拿大北部荒地的巴瑟斯特鹿群离开繁衍地)

驯鹿群不以直线前进,也不按照事先可以预计的路线移动,而且一直保持着移动的状态。所以即使是如此庞大数量的驯鹿群在广阔的苔原上也很难找到。但是,如果你发现有一群驯鹿正向你的方向奔来,你只需安静地坐下,驯鹿群可能会从你的左右两边跑过,与你的距离伸手可及。母鹿和幼仔一直都向彼此发出咕噜声,以免走散。驯鹿群以有节奏的步调迅速穿过贫瘠的苔原。 (下图:山坡上的鹿群)

狼群是一个长期的威胁。而且对于某些驯鹿群来说,死亡的幼仔中有 70%都是被狼群杀死的。有时候驯鹿群实在太大,以至于前方的鹿在吃草,对后面的威胁竟然毫不知情。一旦有幼仔落单,这场捕猎就变成了一场耐力赛。狼会一直追着落单的幼仔,直到有一方精疲力竭而放弃,这场耐力赛的赛程通常会长达 8000 米。

(下图:北极狼。这些狼在北极举步维艰。当狼群在苔原上艰苦跋涉、狩猎小驯鹿时,幼狼不得不独自度过漫长的时间。)

等到短暂的北极夏季结束,驯鹿群便一路往南,在森林里寻找庇护和食物,以度过寒冷的冬季。很快,草原再次回归空旷。穿过一片片荒地,你偶尔会遇到一只迷路的驯鹿在往错误的方向奔跑。它看到你后,会急切地咩咩叫唤,最后却发现你并不是它的母亲。 (下图:迷路的驯鹿)

鹿群在迁徙中要趟过河流,要抵御狼群攻击,所以很多驯鹿幼仔会因此失散或是被杀。它们的尸体会成为大自然的清道夫----如乌鸦、黑熊或北极狐----的美餐。(下图:死去的驯鹿)

领先一步

在非洲大草原上,季节性的热带降雨意昧着充足的牧草和水源会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出现。在旱季的东非,有超过 150 万头羚羊为了寻找食物和水源横穿炎热的大草原,并趟过有鳄鱼袭击的水域。在雨季,它们会迁徙到富含矿物质磷的新鲜草场。它们需要磷来产奶,同时促进骨骼健康发育,这一点对于新生幼仔至关重要。 (下图:迁徙的羚羊斑马大军)

它们通过不停行走,始终领先大多数掠食者一步。狮子、猎豹、豺狼和豹子没法尾随它们迁徙,为了保护领地和幼仔,这些捕食者们不得不待在特定的某些区域。然而,鬣狗仍然坚持在洞穴和迁徙的羚羊群之间往返,全程长达 140 千米。因此,鬣狗母亲不在幼仔身边的时间可能会长达 4 天。在塞伦盖蒂平原,这种策略非常成功。黑斑鬣狗已经成了这片平原上数量最多的大型食肉动物。 (下图:黑斑鬣狗的幼仔守在洞穴中。成年鬣狗为了捕捉迁徙途中的羚羊,不得不离开它们的幼仔数天。)

在苔原上,北美驯鹿要迁徙到尽可能远离狼群的地方,以保护它们的幼仔。所以在此期间,同样也有幼仔要照顾的北极狼,也像鬣狗一样,必须把幼仔单独留在洞穴中,而自己则往返于洞穴和迁徙的驯鹿群之间。在广阔的苔原上寻找驯鹿群,需要极大的耐力,因为整个狩猎路程可达 200 千米。

(下图:北极狼告别幼仔)

蒙古大草原上正在上演亚洲地区最后的大迁徙。可能有多达 200 万头的瞪羚正从它们的冬季繁衍地迁徙到夏季的产仔地。它们迁徙的原因有很多,如躲避掠食者的侵袭,远离昆虫的骚扰,寻找矿物质和更丰美的草场,以及冬季冰雪封天地等,不过具体的原因仍在研究之中。

(下图:瞪羚迁徙---生命是一场美丽的迁徙)

超级牧草

地球上共有大约 10000 种不同种类的草。它们覆盖了平原,养育了巨大的动物群,这种植物是地球上分布最广和最旺盛的物种,也是最顽强的物种之一。草不仅是伟大的生存者,还是机会主义者。自然条件转好时,它们能充分利用太阳的光照疯狂生长。在苔原上,当短暂的夏季来临时,冰雪融化,草用其储备的能量,仅在数周之内,就能生长出全叶。 (下图:短暂的夏季,一只北极地松鼠正在吃草籽。)

有些草类不是通过结籽传播,而是在靠近地面的地方长出长匍茎,短茎和叶子可以直接从上面长出来。到了冬季,它们并没有死去,只是停止生长,等待好时机再次到来。还有很多种草撤退到地下,以根茎的形式保持一种休眠的状态。以淀粉形式储存在其根部的养料将帮助它们在有利局面下重新破土而出。
(下图为冬季的牧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