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生活和文学

最好的历史往往是由持有不同政见的人写成的,这人个却未必和权贵们心心相印。历史学家玻利比阿是一位罗马人质,萨卢斯特则是失宠的元老院议员,塞尼加既是教书匠、哲学家,也是剧作家;因为卷入涉及当朝皇帝尼禄谋杀案,他原来的学生尼禄逼他自杀。在这之前,他对政治颇有见解。

    图密善时期的历史学家塔西佗

图密善时期的历史学家塔西佗同时也是一位政治家,他认为图密善甚至比尼禄还要糟糕,因为:“他的暴行甚至会让尼禄都感觉自愧不如。”塔西佗本人是当朝罗马皇帝的历史学家,他把皇室家族五颜六色的生活用生动尖锐的笔触表现得淋漓尽致。时至如今,和图密善有关的书已经不见踪影,可是塔西佗留下的只言片语却仍使人们对这位作家写过的种种轶闻趣事浮想联翩。

如果塔西佗以笔记录了皇帝家族生活的话,他的朋友普林尼还有一幅比较大的油画描绘了上层罗马人的生活。普林尼为官多年,100年任执政官,110-112年期间曾任比希利亚总督。普林尼在2世纪的头10年写了9本罗马人的书信录,颇有名气。除了对图拉真的赞扬外,普林尼的视线还注意到了罗马上层阶级荒淫无度的生活和各地丰富多彩的风土人情。

当时,一位普通劳动者辛苦工作一天的工资是3塞斯特斯,一位士兵卖命一年所得也只有1200塞斯特斯,当官的普林尼毫不费力就有了300万塞斯特斯和一所庄园,尽管如此,他还是抱怨说他的经济出了问题。帝国时期的元老院议员的条件之一就是资产不得少于100万塞斯特斯。

    古罗马葡萄收获场面

达官富人们最主要的改成来自占有的土地。普林尼本人就有好几所庄园,他把土地租给佃农耕种。尽管佃农们根本没有安全感,完全根据地主的意愿决定自己的生活素质,但是,早期帝国的农村还是有过一段时期的繁荣,意大利人显得人丁兴旺。大农庄把土地分割出租给原来的奴隶耕种,收取租金的作法显然有利于农业发展。大量证据表明,当时的意大利半岛大小农庄星罗棋布,大农场、大牧场为数不少。葡萄园和橄榄园的经营要求面积大、投资大,还要求有众多的季节工,因此大庄园为农民们提供了工作的机会,这段时期的乡村生活比较平静。农业奴隶的使用十分普遍,特别是在意大利半岛的中部和南部地区。

 

庞培

普林尼对那不勒斯海湾的生活也有记录。在普林尼的笔下,罗马有钱人在风景宜人的海湾有着自己的度假别墅,围绕海湾的小镇是有钱人常去之地。在被认为已经早就熄灭了的维苏威火山下有专为游客和当地富人们开设的酒吧、浴室和妓院。当地一位名士是普林尼的舅舅,人称普林尼老爷子,他写了大量的百科全书式的文章,涉及的学科有自然科学、人种学、地理学。这些学科在1世纪时是新兴科学。

    维苏威火山爆发时窒息而死的庞培

维苏威火山爆发时,老普林尼正好是游弋海湾北部美斯努里舰队的司令。普林尼记录了79年8月24日发生的那场灾难。他说,那天他的母亲对海湾上空不同寻常的云团很不放心,老是要舅舅注意那团云。当灰和石头如雨点般从山上抛洒下来时,普林尼老爷子立即采取行动,他指挥舰队把那些逃出来的人救上了船。当火山开始喷发时,他们的船已经强行驶到了斯坦比亚。山口喷射出巨大的火焰,大地在震动。临近中午,天空漆黑,老普林尼已经被浓烟熏倒。

庞培、赫库兰尼姆、斯塔比亚三地2万多居民死亡,更多的人是被喷射的熔岩和泥浆窒息而死。

维苏威火山毁了庞培也保存了庞培。这片被掩埋在火山熔岩下的城市完整地保存了昔日的情景: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屹立不动的人群中似乎传出了往常的喧闹。

    古罗马时期,位于托斯卡纳和阿尔巴诺山区的露天圆形剧场

今天,当来到那不勒斯海湾的游客们,成群地徘徊于奇异的房屋、船和酒店时,当他们走在城市宽敞的大街上,坐在花园里,站在戏院和圆形剧场里,世界上再没有任何地方能如此跨越千年地贴近他们。千年前的庞培女人正在做家务,生意人在记账,写写画画地报出数字,这所有的一切如一幅无与伦比的意大利小镇生活图。可以看出,商人和自由人的经济活动使城里经济增长,一反过去的沉静。奴隶买卖已经十分普遍,那些正在涂涂抹抹记号的人记录和签署着认可手续。

甚至在庞培这样的城市,贫富的区别也是泾渭分明,但是和罗马相比,这里的穷人已经不算贫穷。对于出卖劳力的人而言,罗马有工作机会,有手艺的人和小生意人可以在那里有用武之地。女人也可以和男人一样,凭手艺和在市场出售商品挣钱。许多的乡村人口拥进了低矮的街区贫民窟,这些街区贫民窟都是那些很快就将要坍塌的低矮小屋,而且房租昂贵,容易发生火灾。无家可归的现象到处都是,最需要国家救济的人却最得不到国家福利分发的粮食和现金。在纪念碑中心外,大街上污水横流,城市供水不能满足人们的需要,地方病流行。不幸的是,这些现实的记录只有在文件记录里才能看到。

对罗马的生活和人物的描述往往华而不实,内容空洞,追求外表精美,言辞浮夸。尤维纳利斯的讽剌诗往往写得非常沉重,但确实令人笑中有哭,刻骨铭心,他以典型的冷嘲热讽式埋怨说:“那是一座潜伏成千危险的野蛮城市,大火,建筑物倒塌,诗人在八月里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