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以及都市化

大建设

罗马建筑完全受希腊建筑风格影响,新的发明创造又给予了罗马建筑新的不同风格特征。特别是拱门、混凝土和拱顶技术的使用意味着罗马独特的建筑风格已经形成,和希腊建筑不一样的是,罗马人至少已经注意到了建筑物内部空间的大小,不只是考虑外部结构延伸。共和国末期,建筑业采用了标准化的工业生产技术,早期的罗马皇帝关注建筑,把建筑当成了传扬自己功德的一项大事。为了修建圆屋顶,他们还学习了解了关于怎样运用混凝土以减轻泥砖拱门重量的技术,这些都成了罗马帝国值得炫耀的建筑特征。至今仍矗立于马尔斯原野的万神庙是哈德良于2世纪修建的,它是新型建筑风格尝试的最完美典范。从外部看,这是一座正面为方形结构的传统庙宇建筑,但是,这种方形结构仅限于门廊。走廊、门廊和古典式巨型圆柱撑起的圆形大厅上圆形大屋顶空旷辽阔。

上图:公元前1世纪 的罗马城,整个城市规划得极为整齐

伴随新技术出现的是希腊建筑形式在罗马时期特色鲜明的翻版。罗马关闭戏院重建,夯实地基,扩宽舞台,加大场面。浴室改建了中心加热系统,各种建筑精益求精地翻新改造。伊特鲁里亚和意大利式建筑对罗马建筑风格的形成也有着重要影响。罗马庙宇前门的高台是明显的伊特鲁里亚式风格;有钱的罗马人保持了传统的意大利式的房屋,在室外修建中心厅堂。

   黎波里塔尼亚的“罗马风格“剧院

这些建筑形式和罗马联系紧密。大量的纪念碑和纪念堂在罗马迅速建成,最早建成的“罗马”剧院、澡堂、圆形剧场和圆屋顶都可在那不勒斯海湾一带发现。在意大利、高卢、非洲,新建筑和城市发展同时进行,罗马似乎还稍显落后。罗马唯一先行的建筑形式是长方形会堂,一种有屋顶的大厅,常用于进行国家事务讨论和法庭判决。在这种建筑形式里可看到希腊式的包覆拱廊,不过功能不尽相同。罗马的第一座长方形会堂建于公元前2世纪。

罗马世界的城市化

从1世纪起,罗马世界的城市看起来越来越趋于统一。公共建筑的外貌风格差不多都一样,即使这些地方的陶器、食物、衣服及文化等等许多方面都有了一种趋同的迹象。这些变化也可看作是经济和社会的拓宽发展;手工业生产发展;贸易交流规模扩大。在罗马帝国体系的允许下,各省上层阶级通过新的政治和军事交流有了更多的接触和联系。

   哈德良长城,建于122-126年间

各地区仍有着较大的差异,各种文化以特有的形式独立存在。东部地区依然保留着集市和室内操场,高卢和凯尔特建筑特征在西部十分普遍,非洲建筑和城镇里迦太基式的灵感清晰可辨。同样,各地神仙的本地特色依然保留,不过是换了一个罗马名字。各方土话比拉丁文存活时间更长久。城镇的文化生活更像是发展成了比他们原有文化更大的新“地中海”文化,愈是近海地区,其政治和商业的重要性愈大。相反,乡村的文化生活变化得不是那么明显。

城市是文明的标志,在古代文人的笔下,罗马殖民者把城市这种生活方式 带给了落后的不列颠、高卢和非洲的游牧人。事实上,这些地区在罗马人来之前就有了城市。这种说法是正确的,不仅在希腊东部和地中海沿岸地区,即使在西部和内地,城市早就已经形成。也许只是这些地区的城市形式看起来与罗马人所建的城市而已,但是作为城市的基本功能却是完全一样的。

殖民化和文化变革

罗马扩张为文化的交流融合创建了许多前所未有的机会,不过,这些交流并不是像罗马扩张那样横冲直撞,而是在相对平和的地区悄悄地开始萌芽。高卢和不列颠的居民区在成为罗马领土之前分享了当时意大利城镇的建筑风格,吸收了意大利文化。相反,当罗马殖民者把过多的人口迁往外省时,这往往又成为一次文化交融的契机,一个又一个的新兴城市在这种迁移中摧生。在这里,新建筑物的修建,模仿了当地风格,脱离了原汁原味的帝国风采。

罗马帝国的外延城市比罗马内地有了更多的“罗马”式建筑,如非洲海岸的马格纳就具有典型的特征,这里有广场、意大利神庙。尽管这座城市直到韦斯巴芗时期才正式成为罗马属地,但在奥古斯都时期这里就已经修建了一座意大利式剧院作为对罗马皇帝的奉献。来自非洲的第一位皇帝赛维鲁斯就是马格纳当地人。当权后的他当然不惜重金重建自己家乡。他在这座城市里修建了许多有罗马拱门的希腊式柱廊大街,新修了罗马广场和长方形廊柱大厅,大厅的装饰透露出一种亚洲风格。罗马皇帝在非洲的城市建筑里,完美地展示了的东方文化,充分说明了帝国文化的包罗万象和复杂多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