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与罗马

罗马诸神

宗教是罗马人生活和政治的结构性部分,波利比奥斯的话表明,受过正宗教育的希腊人对宗教的含义是不可理解和茫然的。不过,他本人却不得不承认罗马官员对宗教是亦步亦趋,绝不违背。从罗马人的角度来看,既然教士和地方官员候选人都是来自同一政治阶层,那么国家机器就肯定要用来支持宗教,反之,宗教就不可能盛行。

   一个古罗马农民正路过一座户外的神坛(图中左上角)

所有的国家节日都和宗教有密切关系。教士们依附于各种专门的国家机构。元老院向教士们询问各种各样的礼仪事务,对各种即将进行的政治活动预卜凶吉。民众在解决家事国事时,也有着和宗教纠扯不清的瓜葛,各种宗教决定必须由大家投票认可。自设神龛也是宗教很重要的构成部分。当时百姓在家里自设祭坛,通过一些宗教仪式,祈求鬼神替自己复仇,以泄心头之愤。用各式各样的方法表示对超自然力量的崇敬,已渗入到罗马人的思想深处,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罗马神祗有些从希腊神话中借用而来,有些是从当地土神演变而来,还有一些则是伴随罗马与生俱来的。最重要的罗马诸神是“卡比托奈山三神”---朱庇特、朱诺和密涅瓦。共和国第一年,人们为“卡比托奈三神”建立了神庙丘,开始拜祭。信奉多神的罗马人表现得很宽容,他们对所有的神祗都一视同仁。罗马人十分慷慨地接受所有新来的神灵和祭拜仪式,特别是在国家出现危难之际,只要能激起一丝力量,什么样的神都可以被高高敬奉。他们甚至把罗马的神和各行省的神都一一分离出来,让他们各司其职。宗教自由是罗马帝国十分耀眼的特征之一,各地土神换上罗马的名字就可以进入供奉之列,而且还保留着许多独自的特征。

   庞培壁画,爱神维纳斯和战神玛尔斯的婚礼

奥古斯都时代之后,所有的皇帝都挂名为“蒲林司”(大祭司)。皇帝驾崩是天意抉择,各地信徒们对皇室家族表示尊敬,对他们的皇帝顶礼膜拜,如同对神那样。

往往就是在统治阶级的放纵下,罗马为来自东方的神秘宗教敞开了大门,留出通道。埃及人的伊希斯女神甚至在上层阶级中也得到追捧,皇帝们最终把伊希斯划归为官方宗教范围。下层阶级敬奉的波斯光明神蜜特拉,则是士兵们私下最为敬奉的神。对这些神的敬拜不是公开的,但并没有与官方政府倡导的神发生矛盾。为伊希斯敬献的牺牲品同样可以摆上朱庇特的供桌。只有当外来神妄自尊大,要求他们的追捧者唯我独尊时,矛盾才激化引出许多争斗。

罗马和犹太人

   希波大主教

朱迪亚地区是宗教和王权相互渗透的又一典型。与罗马人在军事和政治上的联盟,使犹太人和属地首领们对外来宗教的释义各有理解,而当时罗马本土的犹太人社区已经初具规模。6世纪,朱迪亚成为罗马的一个行省,腐败无能的总督们唯唯诺诺,根本无能帮罗马人安抚动乱。反抗运动在贫苦人群中悄然兴起,乡村里的领主成为民众不满的焦点。在这种情景下,耶稣被罗马当局处以死刑,究竟耶稣是不是政治革命者,我们无人得知。反正,他在加利利和耶路撒冷有着为数众多的追随者,对罗马属地的稳定确实造成了威胁。

基督教的发展

耶稣的追随者们相信耶稣死而复生,他们渐渐地把这种信念从犹太教中分离出来,其他非犹太人也从这种信念中看到了光明,企望“天国”降临。于是,基督教在所有地中海城市中渐渐发展起来,虽然最初只是星火般点点闪烁,人数未必很多,追随者主要是下层人士。罗马的基督教没有引起统治者格外的关注,只有一件事情使得基督教一时声名鹊起---武断专横的尼禄把基督徒当成了64年发生的罗马大火的替罪羊,因为当时有基督徒向他的花园丢火把,于是许多基督徒被处以死刑。后来基督教有文章说圣徒彼得和劳尔也在那场迫害中成了牺牲者。

  油画《圣塞巴斯蒂安殉道图》,其为保护基督教士兵而被杀

基督教要求信徒只允许敬奉一个上帝,不许敬奉别的神灵。这样一来,在罗马包容多神的宗教信仰中,基督教就显得格格不入,自然再也不能毫无芥蒂地与罗马宗教相存共依了。基督徒们常常拒绝对皇帝宣誓,因此他们的忠诚遭到质疑。3世纪中期以前,罗马当局对基督徒的迫害并不十分明显,往往只是在个别地区有迫害发生。

3世纪中期后,罗马当局对基督徒的迫害开始加强。基督徒有烈士“殉道”一说,许多基督徒死于非命,仅记录在册的就有好几百人。203年,北非的一些基督徒在被执行死刑前还被扔进圆形剧场遭受野兽攻击,修女圣蓓蓓就在他们中间。在她的殉道文里,她说自己已经献身新宗教。殉道者们是基督徒的好榜样,鼓励人们改变信仰。大约就在圣蓓蓓殉难时,主教特垠称死难者的鲜血灌溉了新宗教的种子。

  基督教分布图(绿色部分)

3世纪,德修斯和戴克里安领导下的罗马实行的是极端专制统治,许多基督徒因拒绝参加帝国的宗教组织和军事活动被监禁,并处以死刑。直到君士坦丁皇帝发布安抚令,这一迫害才得以减缓。

310年后,情况渐渐改变,君士坦丁开始拜敬基督教上帝,准许基督徒徒信仰自由,赋予教士们种种法律特权,返还以前没收的财产,修建了许多教堂。以后的皇帝也都受礼入教,基督教一跃成为国教,声威大振。

在基督教日益蓬勃发展的过程中,政治色彩日趋浓重。别的宗教在罗马世界盛行数百年后逐渐衰落。4世纪中期,外来的基督教已经排挤了其他宗教,成为领导罗马帝国的国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