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帝国的衰亡

帝国瓦解

塞维鲁斯(193-211年)是在国内严重内战时期登上王位的,也是具有征服野心的帝国皇帝。他的主要生活是在罗马省份里度过的,事到临头还在想着征服苏格兰。

赛维鲁斯死后的50年的时间里,如走马灯似地换了20位皇帝,他们往往都是因为想用暴力结束内战,结果先丢了自己的性命。后来的皇帝们大多是来自各地军队的统帅,他们面对的不仅是国内的明争暗斗,还得对付来自东方和北边的入侵。达契亚割让给了哥特人,罗马帝国开始有了缩水的迹象。面对造反和叛乱,罗马各地的统治者更是变得官僚武断和专制独裁。

  293年戴克里安制度体系的4位罗马统治者

没有新的征服,罗马的奴隶来源就被切断,也没有新的战利品获得。没有可靠、便宜的奴隶劳动力的供给,传统农业和手工业生产也变得岌岌可危。随之而来的物价上升、新技术缺乏、人口减少等等危机显现。运输费用的上涨使得商品滞留,除了价格昂贵的奢侈品外,人们不想外运商品。税收和租金都是以实物交纳而不再是现金。城市衰退了,建设停止了,乡村人口被迫应付战争带来的破坏和紧跟战争之后的瘟疫流行。乡村中,经常发生农民起义。

戴克里安的改革

戴克里安(284-305)为了防止行省分裂,巩固君主统治,他把各个行省分得更小,行省中再设行政区,以易于管理;然后把军权和民权分开,总督不兼兵权。他想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内部争斗。然后,他委任好朋友马克西米安为“奥古斯都”,帮助他治理帝国的西部,自己在尼科美地当皇帝。这样,罗马就有了两个最高统治者。他的这些举措做到了平均分配,一个在东边,一个在西边,两个最高统治者又各自任命一个副职“恺撒”,这两个副职再过继给最高统治者为子,保证了固定的王位继承,他想以政权加亲情的关系求得政权的巩固。4人分别统治帝国的一部分,这种“四人共治”制度成了西罗马帝国后来时期的基本统治方式。戴克里安处心积虑地设计了这种制度,为了使它更趋完善,后来还做了一些修改,却依然不能阻止他逝世后内战的爆发。

   4世纪时建造的君士坦丁大帝之脚,高达9米

戴克里安为了强化帝国的防御力量,对罗马的军事制度也做了改革,设边防与内地两种制度,以募兵和征兵两种方式扩大军队,出钱请人打仗。由于国家要为士兵和地方长官支付薪水,庞大的军费开支迫使戴克里安改革调整税收制度。他试图定出最高价格和工资,并在各省建立统一的货币制度。然而,他的这些措施大多得不到真正执行,时过境迁就被搁置起来无人问津。整个执政期间,戴克里安仅对罗马做了一次短暂停留,看来罗马在统治者的眼里早已成了明日黄花。戴克里安最为时长久的创新改革是在农业和乡村领域,他拨款在这些地方建立起了殖民地,以一定面积的可耕地为依据向农户征税,这种制度逐渐发展成为中世纪农奴制的萌芽。

通过这些税收改革,戴克里安把农民绑在土地上,且严令各行各业必须世代相传,甚至连官职也得固定世袭,以他们的资产保证城市的税款。现在,奴隶上涨,功力紧缺,地主们很乐意把土地租给佃户,既可得到租金,还不必再担心劳力不足,同时也少了许多花销。农民失去了向他乡迁移的可能,而税收和看管却在日益加重,农民的日子越过越难。

从君士坦丁到狄奥多西

   4世纪时的重要人物:左起戴克里安、君士坦丁大帝及达修主教

戴克里安退位不久,罗马帝国重新演变成群雄混战的局面。这时,又有一位有力的领导者---君士坦丁大帝(307-337)做了西部“奥古斯都”。324年,他战胜了其他“奥古斯者”,使帝国重新统一,尽管时间不长。当帝国重新分裂为东西两部分时,330年,他建都君士坦丁堡。君士坦丁堡成了基督教开张立业之地,使东罗马帝国更显出新的重要意义。与此同时,西罗马首都从罗马迁至米兰。

4世纪时的君士坦丁的继任者们面对日耳曼人入侵,此时的波斯人已经在东罗马的土地上得到了大量的收获。376年,受匈奴威逼,哥特人被迫渡过多瑙河。378年,他们在阿德里亚堡粉碎了罗马军团。379年,狄奥多西大帝成为东部“奥古斯都”。他率领大军企图抗击哥特人的入侵,但没有成功。迫于无奈,他只得采取联盟方式,把黑海的土地划给哥特人。386年,他又以相同的方式对待波斯人,波斯人要什么就给什么。

狄奥多西是一位狂热的基督徒,根本容不得其他宗教。在他的影响下,天主教在罗马国家的地位进一步得到巩固。他的两个儿子分别做了东、西罗马的“奥古斯都”。在东罗马,帝国大有复苏景象,特别是在查士丁和查士丁尼统治的时期。不过到6世纪时,西罗马帝国的统治者又换了新面孔。

西罗马帝国的最后岁月

  西罗马在蛮族入侵中毁灭

5世纪初期,西哥特人在阿莱瑞克的统率下,再次发动反对罗马的起义,开始从巴尔干和黑海向西行迁移。面对滚滚而来的哥特人,西罗马政府从米兰退到拉文纳。410年,西哥特人攻占罗马,劫掠3日,几乎使罗马成为一座空城。随后,哥特人在高卢和西班牙建立了自己的王国。后来发生的一切更为糟糕,429年,汪达尔人进攻北非,442年,整个北非成了他们的天下。同时,由于不堪忍受沉重的苛捐杂税,罗马屯垦区的农民开始零星造反,逐渐演化成持续的游击战,不断打击着当地军队和政府。

风雨飘摇的西帝国终于瓦解,西哥特人则在自己的王国完全继承了罗马政体制度。476年,最后一位西罗马皇帝被迫退位,西哥特国王奥多亚克取而代之。哥特人重新统一意大利、西班牙和南高卢,修缮教堂,与东罗马皇帝和好相处,以罗马人的统治方式统治自己的新帝国。罗马人最早统一欧洲,罗马人的语言、道路、法律,或多或少地成为了现代欧洲的基石;在这些古老传统中博采众长,通过多种文明的交流换来今天五彩缤纷的欧洲。光辉灿烂的罗马遗产留下的是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文化,撞击着后来的诗人、学者、暴君、革命者、建筑师们的灵感,引发他们无限的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