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征服

7世纪中期,一支新兴力量的突然出现改变了欧洲的历史进程。穆罕默德的新宗教联合统一了阿拉伯半岛各部落,这支强大的军队足以摧毁整个波斯帝国,并把拜占庭拦腰斩断,昔日强盛一时的拜占庭王朝被切割成了地中海北岸和南岸的好几个国家。

 705年建成的大马士革大清真寺是阿拉伯世界第一项最大的公共建筑

罗马后期,阿拉伯半岛发生了重要的社会结构转变。3世纪初期,这里的人民主要从事农业,还有游牧部落贝都因人,其中生活在沙漠和干旱草原上彪勇强悍的阿拉伯民族异军突起。他们向南发展,横亘在拜占庭王朝和波斯王国之间,虎视眈眈地威胁着这两个老牌帝国。

为了保证南方的安全,这两个帝国招募军队,习武练兵,时刻防范着阿拉伯人。在不断地发展扩张中,阿拉伯联盟空前强大起来。6世纪时,这两个帝国都不得不分别和阿拉伯结成盟友,以求暂时的平安,拜占庭和阿拉伯的加德米德结成盟友,波斯则和阿拉伯的拉克米德成了盟友。然而,加德米德和拉克米德都是强大而足以各行其是的大部落,用不着看别人脸色,对依附的帝国盟友经常耍威风。6世纪80年代,养精蓄锐的莫里斯皇帝采取行动摧毁加德米德。可是,阿拉伯部落已经习惯于联合行动,他们很快团结起来向帝国追讨旧债。

大国争斗 

多次的边境争斗促成了伊斯兰革命。3世纪以来,拜占庭和波斯就从未停止过相互比拼,整个6世纪,这两个帝国自始至终地打着拉锯战。只是这期间的争斗比较克制,为了彼此的声望和利益,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做一些袭击和围攻。

(下图:15世纪弗朗西斯卡所作壁画,表现了赫拉克利乌斯和科斯罗的斗争 )

6世纪后期,双方争斗逐渐升级,最后发展到了白热化阶段,谁也不想约束自己。602年,拜占庭皇帝莫里斯被害,他的儿子西奥多乌斯侥幸逃出,投奔波斯的科斯罗。科斯罗早先就是靠莫里斯的支持登上王位,借此机会发兵拜占庭似乎是报恩,为西奥多乌斯报仇,其实,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到615年左右,科斯罗接连不断地征服了埃及、巴勒斯坦和叙利亚,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大有一气征服拜占庭之势。626年,他的军队已经纵深到博斯普鲁斯南边的加克墩,他们的盟友---说土耳其语的游牧部落阿尔瓦人当时已经游弋在君士坦丁堡北边,即现在的匈牙利平原一带。不过,当时拜占庭处于上升期间,他们的敌人一时还不可能有所作为。与此同时,赫拉克利乌斯皇帝从东北方发起反攻,迂回敌侧包围战胜了波斯军队。628年,科斯罗被废除王位。赫拉克利乌斯的胜利基本上是平局,双方得失消耗相当,威慑作用不大。

穆罕默德和阿拉伯  

这次消耗性战争给了穆罕默德先知一次不可多得的绝妙机会,使他在阿拉伯内部酝酿的革命又多了些重要筹码。穆罕默德的声望日渐高涨,他受到从4-6世纪间流行于阿拉伯半岛的神教思想,包括“哈尼夫”运动的影响,重新组合了一种全新的阿拉伯宗教---伊斯兰教。《可兰经》记载了穆罕默德思想的全部内容,包含伊斯兰教的基本信仰和制度,穆罕默德的社会政治主张。伊斯兰教徒相信是天使把《古兰经》传给了使者穆罕默德。穆罕默德声称他的全部信徒将形成一个政治团体,建成统一联合的阿拉伯世界。穆罕默德在阿拉伯世界建立起他的信念和军事领导地位,最终在汉志的麦加建立了独立于拜占庭和波斯的超级政治结构。新的联合导致了前所未有的军事成功,并为参与者提供了可观的经济利益。在穆罕默德的有生之年,军事活动仅限于联合岛内各部落,掠夺边缘地区。632年,穆罕默德逝世,他的继承人把目光投向了邻邦的富翁—波斯和拜占庭。

  阿拉伯领袖默罕默德

此时穆罕默德的宗教和权威使阿拉伯世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团结一致,成为一个整体。但是,此时的阿拉伯还不太可能征服它的两个帝国邻居,同样因战争伤了元气的两个帝国出发动不起大战摧毁阿拉伯。636年,在雅穆克战胜拜占庭使阿拉伯有了征服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可能。7世纪50年代中期,埃及被征服。与此同时,阿拉伯在波斯得到了同样的收获。651年,波斯最后的国王伊斯迪尔斯三世战败被杀,阿拉伯人的战马纵横驰骋于波斯国土,包括现在的伊拉克和伊朗。700年,拜占庭的北非省份被阿拉伯占领,此时的拜占庭帝国的领土还不及原来的三分之一。8世纪初,穆斯林世界从印度延伸到了比利牛斯山脉。十年之后,西哥特人占领的西班牙大部分土地也落到了阿拉伯人手中。

附属国  拜占庭帝国的最后结局已经没有太大的悬念了。它已经沦为地中海东端的二流国家,南边的巴尔干和北边小亚细亚把它牢牢锁住。在阿拉伯人的连续袭击下,拜占庭经济迅速衰退,原先的大城市萎缩成避难要塞。7世纪末期至8世纪,君士坦丁堡的人口减少到了只有6世纪全盛期时的十分之一。尽管极不情愿,拜占庭只能成为穆斯林世界的附属国。穆斯林世界一统天下留给拜占庭的是有苦难言。直到10世纪后期,穆斯林世界衰落,拜占庭才重新得以舒展身手。11世纪,塞尔柱王朝的土耳其人重新归聚于伊斯兰世界,拜占庭很快又收缩阵线,迅速退回到如今的西北小亚细亚和巴尔干核心领土区域。对于欧洲,作为一个整体,伊斯兰的崛起使得它的古代秩序彻底结束。战争使地中海地区一分为二,告别欧洲。欧洲的历史进程从此将另辟新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