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沿岸各国

后来的两个多世纪,西罗马的南北差异逐渐消失。在较长时间内,逐渐演变形成一种双重模式。北方区域接受了部分罗马价值体系,信奉基督教,制订法律,文明开放。南方区域则全部保留罗马价值体系,但罗马式统治不再是政治的中心支柱结构。南方和北方的国家结构都比较简单,显得原始和粗糙。有少量的税收和少数官员,政治斗争的集中度从中央向地方转化。

 8世纪,神话般华丽的圣马克福音书《凯尔斯》首页

这些变化产生了十分有意义的文化效应。后罗马世界特征是文学艺术得到了受过良好教育的世俗贵族的追捧而蓬勃发展。上层人士对文学艺术的学习原本是为了在罗马世界里能进入仕途当官理政。现在,这一切消失了,于是上层人士心甘情愿地转向追求学问,文学艺术在教堂里得到保护。同时,大迁徒而来的各族人民带来了他们独特的文化意识,新来文化开始和保存在教堂里的古典文化融合起来,谐调发展。

也就是这个时期,东部中心地区和东欧开始启动的规模巨大的革命完全不同于以前。大约500年左右,欧洲向东扩展延伸至喀尔巴阡山脉外缘的维斯瓦河畔,和黑海北部边缘相接的一大片地区全部改由日耳曼人统治。从那时起,讲斯拉夫语的民族也从东欧平原的大草原里走了出来。6世纪后期和7世纪,他们占据了希腊和巴尔干的大部分地区,几乎越过中欧。9世纪和10世纪是这些地区文学艺术发展的兴盛时期,这期间的文人墨客留下了大量的作品,记录了当时的社会和人文状况。从易北河到伏尔加河,不同的斯拉夫部落如夜空中的繁星遍布中欧和东欧。欧洲的这次大变故结果如何尚待争议,但是欧洲人口的斯拉夫化却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实了。

地中海沿岸各国 

  哥特版圣经译本《阿更提修斯抄本》

西罗马帝国的最后一位皇帝被废除后,476年建立在地中海沿岸的奥古斯都王朝使罗马文化又得以再继续保存至少50年,并且有了相当的发展。高卢南部和西班牙的西哥特王国、隆河流域的勃艮第王国、东哥特的意大利,甚至非洲的汪达尔王国都是西罗马帝国的第一代附属国。这些附属国理所当然地把自己看成了广袤罗马世界的一部分,全都保持了罗马政府的基本结构。他们还保持了更多的罗马法律框架。这些国家全部接受了现成的罗马价值体系,把文学教育和制订法律作为文明社会的基本构成。多数国王鼓励自己的文人用拉丁文写作,甚至汪达尔人也希望因使用拉丁文而得到世界的首肯。在这样的背影条件下,《拉丁诗集》等一些最具权威的旧诗选集得以编辑完成。

然而,这些国家是靠武力打天下,也是靠武力保天下,汇入罗马社会的各种人群引出了各种不同的问题。首当其冲的是新国王需要向士兵的辛勤和忠诚表示奖励,国王们起初以封赐土地表示嘉奖,多是把公有资产分配给外族部落,抽取罗马税收为官兵们发军饷。只有北非汪达尔采取了大规模没收私有产的方式来解决。在东哥特和西哥特王国,移民们在重要的战略要地集中建立了一连串的居民点,居民点部分保留了他们带来的风俗习惯,另外也允许新来移民加入和保持自己民族的风俗习惯。

  提奥德里克王宫镶嵌画

其次出现的问题是宗教。所有的移民都是基督徒,只是派别不同,其中就有所谓的阿里乌斯教。在非洲,汪达尔国王们定期找天主教的麻烦,查抄教堂,没收资产,拒绝任命主教,甚至打算让人们接受他们用阿里乌斯教义解释基督教。不过,在别的地方,教派之争不是那么紧张。提奥德里克在他的首都拉文纳建立了阿里乌斯教教堂,与天主教堂共存,这位国王并不愿意和罗马教堂把关系搞僵。他甚至号召建立教皇选举机制,以表明公道。

历史  新的战略性秩序在后罗马时期的欧洲缓步推进。6世纪20年代,占优势的统治力量是提奥德里克的东哥特王国。508-511年期间,他直接控制着西哥特王国,把西哥特领土合并到巴尔干。他还建立了对勃艮第和汪达尔王国的霸权,形成联盟,自己当了盟主,并从北部扩展进入日耳曼中部。提奥德里克认为自己将重建西罗马帝国。526年,提奥德里克一命呜呼。西哥特和东哥行王国再次分裂,勃艮第和汪达尔早就对国王阳奉阴违,乘他气息奄奄之际,摆脱了东哥特霸权的约束。查士丁尼改变了局势,他从地图上抹去了勃艮第和汪达尔王国。6世纪30年代,法兰克人吞并勃艮第王国。568年,伦巴第人迁徒进入意大利。580年时,地中海沿岸的罗马属国只剩下了西哥特。

 

  被北非汪达尔人破坏的古代城市建筑

民族融合

    政治变化导致了结构性转移。最重要的是:罗马民族和外来民族的区别,特别是上层之间的差异逐渐模糊起来,几乎不再存在。国际局势动荡,各国关系极不稳定,国王最需要的是军事实力来保住自己的地位,文明与野蛮只是人为而定,自然,老牌帝国的罗马和蛮族国家套套近乎也未尝不可,罗马人很快就使自己的政府行为适应了帝国的需要。拉丁文化起初在罗马上层中传播,罗马人可借助学习拉丁文化进入政府机构。早先的罗马上层人士也愿意为军队付出相对较多的捐税,因为这些钱供养的职业军队也将保卫他们的仕途。一旦要求他们亲自上前线打仗,他们也就不再心甘情愿地交钱纳税了。税收在后罗马国家机构中的重要性渐渐降低。因为服务于同一朝廷,罗马人士和联盟移民的联姻十分普遍。各地各部落之间联姻层出不穷,可以认为西哥特王国是一种民族融合的结果。7世纪,世俗贵族们以尚武扬威为荣,随着税收的衰退,中央国家权力日渐削弱。589年,在西哥特首都托莱多的会议上,阿里乌斯教的西哥特归顺转化天主教完成了罗马文化和蛮族文化的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