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700年的北方世界

除了地中海沿岸王国,其他民族对罗马意识形态普遍持拒绝的态度。5世纪初的英格兰人已经停止修建罗马式别墅,许多这样的房舍被暴力摧毁。罗马的大不列颠城镇也是如此,5世纪时已经难得看到罗马式建筑。5世纪中期,日耳曼文化十分盛行。在480-520年期间,这种情况同样发生在北部高卢,尤其是在巴黎北部和东部。

 20世纪30年代发掘的萨顿呼墓葬说明了北欧的非罗马化
世界情景

盎格鲁人和萨克逊人成了英格兰的主人,还有来自高卢北部莱茵河东岸的法兰克人。英格兰确实有点像是移民国。第一次民族大迁徙发生于5世纪40年代,6世纪中期和末期的移民潮更是汹涌澎湃。从东英格兰的火葬方式可以看出,移民的队伍里显然有盎格鲁人的加入。民族大迁徙的最终结果是凯尔特语总体取代了各种日耳曼方言,大大小小的盎格鲁—萨克逊式墓葬遍布整个英格兰农村。新墓葬的主人有的并不是真正的移民,而是罗马—不列颠人和法国—罗马人后裔,他们移风易俗使自己跟随变化适应新环境。这样就难以对外来移民的安居范围作出准确评估,只能是大范围测算。此时的地中海外沿区域对旧式罗马文明统统拒之门外,包括拉丁文、基督教、文法和居住城市等等。

墨洛维王朝兴起

  13世纪 重新整修的巴黎圣丹尼斯修道院的 法兰克第一代国王
克洛维墓

5世纪末期—6世纪的西北欧最重要的政治发展是法兰克墨洛维王朝的兴起。罗马时期,因战争需要,法兰克人分成了许多小部落。罗马衰退后,这些小部落在希尔德里克父子的领导下联合起来。希尔德里克在罗马强势时,曾为罗马提供雇佣兵,是罗马的合作伙伴。克洛维则在罗马混乱之际转入进攻,建立了自己的王国。

485年,他战胜高卢最后一位罗马总督塞阿格利斯,把巴黎和香巴尼以及他父亲的比利时部落联合起来。法兰克各部落的联合使克洛维有了充分的军事力量从西哥特人手里夺取西南的高卢,建立法兰克王国,征服隆河流域的勃艮第人,并取得了征服莱茵河以东地区的一连串的胜利。

这些征服使他得到了阿雷曼尼部落,直接控制了这些部落。进一步的扩张受到了提奥德里克的干涉暂时停止。当查士丁尼摧毁东哥特王国后,扩张重新开始。6世纪30年代初期,克洛维最终征服勃艮第人,法兰克对所有日耳曼人称霸,从北方的萨克逊人到南方的巴伐利亚人。全部掠夺征服而来的财富都到了墨洛维王朝国王们的手里,6世纪末期---相隔75年后—墨洛维王朝对罗马发起进攻。墨洛维王朝推崇拉丁文化,克洛维统治时期编撰的法典强化了国内事务和教会事务的管理,并且建立了真实实用的税收体系。

权力的限制 

罗马化的背后却是中世纪早期法兰克王国和罗马帝国的根本区别。法兰克国家结构较弱,中央政府没有完全掌握国家权力,更多的权力分散在地方。军队由地方武装组成,还不可能通过税收为国家提供财源,各方政权并不十分认同国王的权利,国王们也没有设立具体的官僚机构帮助维持政权。法兰克的国王们至多能赐官位给为数不多的大地主,而西罗马帝国却让近万名地方当上了朝廷官员。一般来说,法兰克国王不像他们的西罗马先辈那样有那么大的权力,除非他们进行军事扩张,只有军事扩张才能给他们带来财富,使他们壮大。

    6世纪,墨洛维国王确实十分富有。然而到了7世纪,时过境迁,当邻邦们的资源被榨干时,国王们发现,想要让势力坐大的下属规规矩矩已经不是那么容易了。700年,墨洛维帝国四分五裂。莱茵河东岸的附属国陷入混乱,重新成为好几个独立王国。中部的高卢也分裂成好几块,东北高卢、西高卢、勃艮第、阿昆坦,各王国纷争夺位,自立朝廷。罗马国界外的西欧,各非罗马王国相继出现。和土地集中、国家需要向地主收取租税。中央集权的罗马帝国至此也只得为中世纪的早期王国让路,封建化进程开始在西欧拉开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