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拉夫人的崛起

随着罗马的衰亡,六七世纪,欧洲政治风景又来一场面目全新的巨大变化。来自东方茂密森林的斯拉夫部落滚滚而来,涌进这片大陆。占据了远至易北河岸的一大片辽阔土地,在那里停住脚步,安营扎寨。随着社会和经济的转移变化,斯拉夫诸国最终出现在欧洲大地。

斯拉夫起源  欧洲斯拉夫人的起源在整个 19 世纪和 20 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个极为敏感的政治话题。西方的斯拉夫学者们坚持认为斯拉夫民族始终存在于中欧,争议在于:罗马时期,居住在这些地区的斯拉夫人被说日耳曼语的少数民族所统治,他们被浪潮般涌进的日耳曼民族所“淹没”。俄罗斯学者的观点标新立异十分独特,他们认为:斯拉夫人起源于俄罗斯,中世纪中欧的“斯拉夫化”和现代的“斯拉夫化”是民族大迁徙的结果。1989 年柏林墙倒塌,更多的现实话题才进入人们的讨论,俄国人的这种观点格外受到人们的关注。

 8世纪,斯拉夫人使用旋转技术制成的隐罐

6 世纪,斯拉夫人开始出现在文学书籍里,书中说从南方维斯瓦河流域到黑海沿岸都有斯拉夫民族的踪迹,他们住在喀尔巴阡山脉的北部地区。近来的考古学研究从布拉格一科奥卡克文化和彭考维卡文化两方面对这些人群的来龙去脉的研究,都令人信服地得出结论:认为他们源自同一时期。最早出现在这些地区的斯拉夫人停留于铁器时代。他们住在小村落里,以耕种为生,每个村落由 10-20 个木制小屋组成,小木屋部分埋在土里,有保暖作用。斯拉夫人使用的是家制的陶器,有简单的铁器工具,已经有了简陋的犁,可以刨出狭窄的沟垄进行播种。在这一时期,居住在喀尔巴阡山脉的斯拉夫人的生存状况出现了新现象。斯拉夫人是 5 世纪后期进入这片地区的,这时匈奴帝国的崩溃形成一段权力空白时期。所有证据都表明:欧洲的斯拉夫人来自遥远的北方和东部草木繁盛的大草原地区,也就是现代俄罗斯南部和乌克兰地区。

斯拉夫扩张  斯拉夫语的民族进一步延伸扩展,从波罗的海和爱琴海两个方向进入中欧。拜占庭文学里描述斯拉夫人接管了巴尔干。斯拉夫人占领巴尔干,游牧部落阿尔瓦人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大约 560 年,阿尔瓦人在匈牙利平原上建立起了强大帝国,和拜占庭王朝展开了一系列的领土争夺战。战争带来了巨大的破坏,特别是在赫拉克利乌斯统治时期,赫拉克利乌斯起初对波斯开战,现在又惹上了斯拉夫人的麻烦。直接的后果是,斯拉夫人向南扩张,越过多瑙河,直插巴尔干地区,和当地罗马人混合在一起,甚至进入到伯罗奔尼撒半岛。向北和向西的扩张迫使斯拉夫人不得不构建基地,这种推论有考古学证据支持。尽管早在 550 年左右,易北河和维斯瓦河之间的区域就已经有了说日耳曼语的民族。但到 9 世纪,加洛林王朝的文人们才对斯拉夫世界有了最早的详细了解,而这时的易北河以东全部中欧地区都成了斯拉夫人的天下。因此,可以认为。550 -800年间,斯拉夫民族就已经占领并统治着广袤的欧洲地区。

 圣德米特里厄斯的肖像画,斯拉夫人的功臣

形成这种局面的部分原因是直接移民,这一点可以从发现的彭考维卡陶器得到说明。越过中欧高地,远至易北河地区,都可发现 6 世纪和 7 世纪时的布拉格一科奥卡克陶器,也就是人们所知的 苏克松陶。与此同时,斯拉夫人从北方平原,也就是现在的波兰和德国东部进入欧洲。虽然没有这方面的书面记载,却可从陶器的使用可看出斯拉夫人已经来到这些地区。罗马时期,这里曾是说日耳曼语民族的天下。再向东,相似的陶器同样出现在俄罗斯人的森林世界。9 世纪,这些地区的说斯拉夫语的民族则从基辅向北扩展到依尔曼湖流域,这一带地区呈现了斯拉夫民族的美丽风景。

斯拉夫化  斯拉夫民族进入欧洲不仅仅只意味着移民,和后罗马的不列颠人一样,新来的民族为本地人口增添了新的生活方式。如今,大多数人对欧洲斯拉夫起源问题不再有太多的不同意见,早期斯拉夫研究中出现的争论转向围绕中世纪初期究竟有多少斯拉夫人进入中欧,欧洲的斯拉夫化是在怎样的中欧文化基础上进行的。过去,关于这些问题的答案都带有极为强烈的政治色彩。

 拜占庭骑兵与斯拉夫人进行战斗

冷战时期,东德的学者们“发现”:斯拉夫语民族和说日耳曼语民族是肩并肩地生活在同样的区域里,以图说明德国与斯拉夫意识形态差异缩小,并把这种观点运用于现实。现在的研究表明:许多引用来支持这些观点的『举例地区』实际是日耳曼人和斯拉夫人顺序居住,并非同时生活在一起。事实上,最能说明问题的重要信息来自花粉图表,可以通过对植物花粉种类的研究看出某一特定地区的基本农业生产模式,从而判断斯拉夫人对这些地区的统治是持续还是中止。当这一地区的农业生产模式被破坏时,这时的移民或许是有意义的。当这类图表含意和现实差距甚远时,说明是混合生产模式。斯拉夫化不是一种简单的单一过程,而是在不同地区、不同民族和不同文化双向适应的过程。

    6 世纪末期或 7 世纪时,斯拉夫化进程没有停止,反而进一步深化。中欧的考古学家发现:8 世纪和 9 世纪时的斯拉夫陶器种类繁多,十分抢眼,如菜比锡、托而诺陶器具有相当浓郁的斯拉夫风格。还有更多各式各样的种类样式,它们图案美丽,制作精细,并且都是以同样的旋转方式制成。农业生产发展加快,犁的改进使农耕效果更好,并且已经使用作物轮种技术。经济效益的提高使得人丁兴旺,从总体上促进了政治的发展。所有这些发展的高潮产物是 9 世纪和 10 世纪时第一批斯拉夫国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