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海盗

大约自 800 年以来,北欧海盗对西欧的洗劫成了家常便饭。强盗们的目光紧盯着有钱的君主,也看上了刚建立起来的各种货物齐全的港口贸易中心。仅在 9 世纪 30 年代,莱茵河口重要的多斯塔得港就因为吸引海盗们的眼球而 4 次遭袭。850 年左右,西欧遭到袭击的次数进一步增多。从频频出现的海盗头子的名字来看,抢劫者们似乎不再打算回到老家。海盗的侵袭在 865 年英格兰“大联军”时代达到巅峰。

北欧海盗

原先分开抢劫的各路海盗此时组合成群,每群 5000 人至 10000 人不等。势力的扩大增强使他们得以征服整片区域,乃至整个王国。865-874 年间,各王国的联军---英格维尔和哈佛丹兄弟的军队远征诺森伯利亚、麦西亚部分地区(即现在的英国中部地区)和英格兰东部。在联军的攻势下,878 年,威斯克思的阿尔弗雷德大帝率领军队在爱丁顿最终挫败海盗。

海盗对英格兰地骚扰停止后即转向法兰西北部和低地国家。879-892 年,他们在这些地区肆意妄为,横行霸道。阿尔弗雷德乘胜前进,继续清剿海盗。892-895 年,阿尔弗雷德回到了英格兰与那些不甘心失败的北欧人进行最后的决战,这一次他挫败了英格兰南部海盗,并使他们从此销声匿迹。

北欧出现了新的国家

海盗抢劫的恶果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大量的西方财富转移至斯堪的纳维亚人手中,二是繁星密布的斯堪的纳维亚人移民点蚕食了西方领土。原本是英格兰东部的丹麦地区成了海盗的天下。斯堪的纳维亚人在诺曼底的塞纳河和卢瓦尔河口建立了许多居民点,并在爱尔兰建立了许多海岸公社。苏格兰北部、设得兰、奥克尼郡,还有远南的西群岛,斯堪的纳维亚人的足迹无处不到。

800 年,斯堪的纳维亚人在造船业的优势使他们纵横世界。冒险的商人们穿越大西洋,停聚于东欧河道,抢劫者和移民紧随而至。欧洲版图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新来的斯堪的纳维亚人从希腊到北俄罗斯进入到波罗的海沿岸,他们的抢劫令欧洲人心惶惶,造成的财富外流更是令欧洲人气愤不已。人口的大迁徙使欧洲地域又出现了新国家----丹麦、挪威、瑞典。

刻石留念的石碑

海盗时代,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发生了重大变化。1000 年时以越海财富为背景产生的新贵族阶级宣布自己获得了一大片当地领土,是那里的新主人,刻石留念,以做见证。这是丹麦日德兰半岛的一块刻有北欧古文字的石(图右)。瑞典哥特兰岛的一块 8 世纪的北欧海盗墓碑石上(图左),铭刻着主神奥丁骑着他的 8 条腿的马斯雷普尼尔,来到瓦尔哈拉殿堂,受到女仆瓦尔基里的欢迎。

海盗时代的斯堪的纳维亚

海盗时代转型成为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兴起。8 世纪,能干的海盗首领们掌管着丹麦南部,修建了一些公共设施,沿日德兰半岛修建的防御壕沟和栅栏称为“丹维克”。当东方和西方的财富流向海盗部落时,原来的部落机制也就随之瓦解。850 年,旧式统治结构崩溃,较大的政治机构最终得以重建起来。乔姆的杰尔因王朝和他的儿子哈罗德·布鲁突斯,联合日德兰半岛及邻近岛屿结成联盟。在后来的一个世纪里,他们的继承人在联盟的基础上建立起了真正的国家。

线条优美的海辉船

980 年后,没有更多的阿拉伯银币流入波罗的海地区,斯韦恩和哈罗德的儿孙---克鲁特专心致力于对西方的扩张。995 年到 1016 年期间,他们征服了整个英格兰,创建一个真正斯堪的纳维亚人的帝国。虽然这个帝国还没有创建者克鲁特的命长,但是本土政府架构已经稳定成型,丹麦王国由此诞生。又过了两个世纪,挪威和瑞典两个北欧国家相继建立。

科克斯塔德海盗船:陈列在奥斯陆博物馆的这艘线条优美的 9 世纪科克斯塔德船,出土于 19 世纪末期,是海时代的重要佐证之一。7 世纪时的斯堪的维亚人乘坐划桨独木舟于河道捕鱼,穿行于波罗的海群岛地区。科克斯塔德船说明 8 世纪时独木舟船发生改变。高超的造船技术造出的船更坚固,可以航行更远距离。650--800 年间,技术的先进使北欧人在北部和波罗的海建立起新的贸易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