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托王朝

查理大帝的孙子---日耳曼人路易逝世后萨克逊、巴伐利亚、阿勒曼尼亚、苏巴和洛泰林基亚的公爵们竞相争夺权力。10 世纪 20 年代,萨克逊的奥托公爵们相继出现在西欧政治舞台,叱咤风云,成为无可争议的东法兰克国王,甚至恢复了加洛林王朝帝国传统。

留多尔芬斯的崛起
亨利一世

大约在 866 年,留多尔芬斯开始了他的加洛林继承人生涯。他在萨克逊老家统率掌管易北河区域。他的孙子亨利一世英姿焕发,使他的家族在未来的历史舞台上尽显风流。亨利一世在对马札尔人的战争中展示出了卓越的军事才能。9 世纪 90 年代,游牧部落马札尔人迁徙到了匈牙利草原。他们从那里出发,对邻近的法兰克王国发动战争,企图占地为王,如旋风般抢劫了整个欧洲。

900--910 年间,他们和公爵领导的军队对时,遭遇了一连串的失败。926 年,亨利一世和马札尔人谈判,双方休战。亨利一世只是借此为自己争取时间,着力进行军事改革。他在境内修建了要塞堡垒,把萨克逊步兵全部改装成重盔甲保护的骑兵。战火重新点燃时,马札尔人已经不可能轻易越过四处密布的堡垒抢走战利品。933 年,新萨克逊军队在与游牧人交战的里阿德战役中获胜利,亨利一世理所当然地被推上了东法兰克防务的最高指挥官位置。

帝国
 936--973 年,亨利一世的儿子奥托一世继承王位掌握国家大权。上位伊始,奥托不得不面对来自家族成员的挑战,为了争夺王位,兄弟们不惜联合其他东法兰克公爵与之对峙。奥托以铁腕手段镇压了反叛,成功地制止了内部叛乱,巩固了自己的统治。947 年,奥托让自己的弟弟亨利取代了原来的巴伐利亚公爵。此时的奥托已经无所顾忌,他掌握了萨克逊独有的两个优势,那是老亨利留给儿子的礼物。

“加冕礼福音”画面上的奥托二世

首先,哈尔茨山的银矿为萨克逊公爵提供了大量财富。其二,越过易北河进入斯拉夫地域的殖民扩张为萨克逊公爵带来了大量的新领土,可以犒劳作战有功的将土。在奥托的统治下,对这些地区的剥削达到极点。奥托对被征服的斯拉夫人进行基督教化,在马格德堡的大主教职位下新设系列主教职位。

有了充足的资金酬军,他就可以确保原有王族要员对他的忠心,吸纳新的支持者。随之加强的军事力量使他得以反击外部的侵略,最终于 955 年在莱希战役中采取突然袭击的战略,彻底打败马札尔人。从此马札尔人很快就皈依了基督教,加入西欧基督教阵营。奥托的成功也打开了通向意大利之路,在那里他获得了更多的新领地。他对教皇事务的干涉,顺利地让担任教职的意大利人离开了教堂,换上了来自北欧的有志于继续加洛林改革的教士。962 年,教皇约翰十二世保举奥托在罗马登基为帝。

黄金时代

936-972年的奥托帝国

奥托的加礼预示着新黄金时代的到来。他的儿子奥托二世和拜占庭公主成婚,这是伟大的文化结合。文人墨客竞相赞颂太平年代,能工巧匠也争相献技,造出许多华丽饰品。至于那些歌功德之辞更是不计其数。奥托王朝在帝国轨道上平稳运行,版图扩大至新开辟的斯拉夫中部和东欧领域,包括波兰、波希米亚、俄罗斯,并建立了以皇家城堡为中心的殖民地。在这些核心地区,新君主们在他们的领地上,打破了旧有部落结构,并为权力的重新分配争执不休。

这些新建国家起起落落,兴衰不定。从文化影响来看,俄罗斯部分进入拜占庭轨道,波兰、波希米亚和马札尔,还有许多夹杂其间的领土都归属奥托帝国。1000 年,奥托一世的孙子,奥托三世来到波兰,就任格涅兹诺大主教,波兰成为奥托帝国独立的基督教行省。

奥托帝国的限制

和奥托帝国的加洛林王朝前辈一样,奥托帝国许多方面先天不足。东法兰克内部仍保留公爵制度,帝国的土地所有权和道路交通极大地受限于萨克逊自身。奥托帝国所以能把这群心怀叵测的公爵们笼络在身边,关键在于帝国雄厚的财力资源。
10 世纪后期,当帝国财源被切断时,奥托帝国的维系力随之断裂。 982 年,穆斯林军队在科罗恩海角给奥托二世以致命打击。这次挫折再加上奥托的过早逝世,让易北河岸的斯拉夫人乘机摆脱奥托帝国的殖民统治。983 年,边境地区发生全方位的大规模反叛,斯拉夫人重新建立了独立的居民区,并且拒绝接受基督教。

奥托三世后继无人,奥托一世的弟弟、巴伐利亚亨利的后裔继承了王位。此时,曾让奥托得以有恃无恐的财源接近枯竭,他所创造的神圣罗马皇帝的皇位开始从世袭逐渐走向联合,各路诸侯将选举称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