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革命

1789-1799年这十年间的法国大革命,不仅是一段动荡和激进的峥嵘岁月,而且它对欧洲乃至全世界都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自由、平等、博爱的信条经由血与火的洗礼,变得深入人心,拉开了现代政治和社会的帷幕。

 旧制度时期长期得不到解决的财政危机,加上自然灾害、饥荒问题和对外战争失败,使法国王室和政府越来越得不到民众的信任,人们的情绪日益激进。最终在1789年召开的三级会议中爆发,号称第三等级的革命民众在网球场进行了宣誓,随即成立了国民议会。消息传出后,巴黎很快出现了暴动,民众攻占了巴士底狱。之后制宪会议通过了《人权宣言》。

面对革命,王室最初还是比较合作的。路易十六慰问革命的巴黎民众时,建议在红蓝条纹的巴黎城市徽章上再加上代表波旁王室的白色,以示同舟共济,由此产生了三色旗。这与红色的“弗里吉亚帽”,种植“自由树”,参与雅各宾派创建的俱乐部等,都成为革命的标志。此后两年里,国民议会也施行了一系列富有活力的改革,对法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很快确立了君主立宪政体,制定了1791年宪法。这时期的巴黎和法国,可谓万物维新。

革命者的激进和保守贵族的不满影响到王室,软弱的路易十六在王后安托瓦内特的劝说下也转变了立场,他们乔装逃离巴黎。这引起了革命民众的极大不满,认为他要勾结外国势力镇压革命,于是将其强行押回巴黎。革命也并没有停歇,革命民众很快就将革命继续向前推进。1792年,革命再次爆发,君主立宪派被推翻,国王被逮捕,吉伦特派取得政权,并且召开国民公会,成立了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国王被送上了断头台。1793年,面对欧洲各国势力的干涉,革命者们同仇敌忾,高唱着《马赛曲》奔赴前线,战胜了普鲁士和奥地利联军。但是,年轻的共和国内部又存在着诸多分裂因素,如法国西部的旺代地区,人们就拿起武器代表教会和国王反对共和国,但最终还是被日益中央集权化的革命政府血腥地镇压了下去。

革命无法回头了,但又没法刹车。伴随着物价飞涨、外部干涉,吉伦特派很快也支撑不下去了,形势朝着有利于进一步革命的方向发展。吉伦特派被推翻,雅各宾派掌权,实行恐怖专政统治,残酷镇压一切敌人。但是雅各宾内部的分裂也日趋明显,丹东和罗伯斯比尔等人也都相继被送上了断头台。反法同盟也一再对法国步步紧逼。在此危急情形下,雅各宾派中的右派发动了热月政变,在1794年建立起热月党人的统治,并成立了督政府(1795-1799),致力于消除革命恐怖政策和激进措施,以维持正常的共和秩序。然而,热月党人想要维护革命成果的初衷还是没能实现,因为外国势力依然仇视革命的法国,不断逼近革命中心。于是热月党人也被淘汰了,在雾月政变中,拿破仑脱颖而出,以成立军政府的形式,成为法国大革命成果的维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