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八章 以政治方式解决“共党问题”

   国民党谈判策略的变化

 

西北善后问题在中共方面的协助下得到相当解决,却并不意味着蒋介石对共产党真的就有了好感。根据蒋这一时期的日记可知,蒋对中共其实仍旧疑心重重,几乎西北方面的任何风吹草动,蒋都会把它们与共产党的阴谋挂起钩来。注意到西北善后共产党作用极大,蒋介石在1937年1月18日明确得出结论:“陕乱症结仍在共党”。发现西安同意接受其善后方案,蒋又猜测“此或共党愿乘机示诚之所致也,否则,陕事无如此速了之可能”。

蒋介石这时暗中拟定的解决共产党问题的方案,大致分为两个步骤。一是组织上同意红军改编,采取“先监视后统制”的过渡办法,但要求共产党必须首先做出公开的保证;二是在思想上要渐次根绝“共党非人伦不道德的生活,无国家反民族的主义”。简言之,要共产党共同实行三民主义,不做赤化宣传工作。为了取得蒋介石和国民党人的信任,中共中央这时也在考虑做出公开保证的问题。10日,张冲首先与周恩来进行接触。张冲当面提出了两种解决办法,这就是:1、先按指定区域调防,派驻联络人员并予以接济;2、然后将苏区改为特别区,试行社会主义;红军改编为国军,维持原有领导,但加派政训工作联络员;各边区武装则编为地方团队。

第二天,双方再谈,周恩来根据中共中央10日关于致国民党三中全会电精神进一步做出明确表示,主要意见如下:1、共产党过去被捕人员应分期释放,以后不再逮捕和破坏,到适当时并应公开;2、共产党今后不再实行暴动政策与没收地主土地,而实行抗日纲领;3、同意苏区政府取消改特区,实行民主制度;4、同意红军改为国民革命军,其番号、编制、饷额、补充照国军待遇,但军官保持领导不变;5、其他边区过千人者集中陕甘,千人以下者改为团队;6、中共政府及军队代表应参加国民大会、国防委员会或军委会,但暂不参加政府。

毫无疑问,这一重大的原则性让步其实正是蒋介石国民党人所希望得到的,因此它对国共双方达成最终谅解,具有重要意义。1月12日,周恩来再度与顾祝同进行正式磋商。在周恩来提交了中共中央致国民党三中全会电之后,双方达成了一项协议草案。规定:1、共产党承认国民党在全国的领导地位,停止武装暴动及没收地主土地;国民政府允许分期释放在狱共党,不再逮捕和破坏。2、苏维埃制度取消,现时苏区政府改为中华民国特区政府,直受国民政府领导,实施普选制。特区内行政人员由地方选举,中央任命。3、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接受军事委员会与蒋之统一指挥和领导,其他各边区赤色部队改为地方团队。4、共党得派代表参加国民会议讨论,军队得派代表参加国防会议。5、希望三中全会关于和平统一团结御侮、容许民主自由、改善人民生活,有进一步的主张和表示。

对于国共两党代表在西安这时达成的这一协议,双方似乎都不十分看重。周恩来告诉中共中央说,即使现在蒋介石同意他去南京,也“一时谈不得结果”,因为蒋介石“始终不承认国共合作,而看做红军投降,似无共产党独立地位”。因此,他主张不抱幻想,反而应降低交涉规格。而蒋介石也确如周恩来所料,因为他以为解决了东北军和十七路军问题,即可使红军再陷孤立。他明确认为,政治问题已不甚重要,重要的是军事问题了,现在应当做到“编共而不容共”,以控制中共军队为第一位。按照蒋介石的意见,国民党党方又提出了新的提议,即1、党取消,都信仰三民主义;2、特区实行民治;3、红军编两个师八个团一万五千人。不难想象,这种提议自然要引起共产党方面的反感。

2月21日,国民党三中全会通过了《关于根绝赤祸之决议案》,正式提出彻底取消红军与苏维埃政府,根本停止赤化宣传及其阶级斗争的解决共产党问题的所谓“最低限度之办法”。两党谈判的问题重新又集中到政治问题上来了,这使得中共中央不得不重新考虑对策。24日,周恩来来中共中央提出进一步谈判方针,很快得到了中央的赞同。这就是:1、可以服从三民主义,但放弃共产主义信仰绝无谈判余地;2、承认国民党在全国的领导,但取消共产党绝不可能,惟国民党如改组成民族革命联盟组织,共产党可整个加入这一联盟,但仍保持其独立组织;3、红军改编后人数可让步至六七万,编制可改四个师,约一万五千人;4、红军改编后共党组织饰为秘密,拒绝国民党组织,政训人员自行训练,可实施统一的政训纲领,但不辱骂及反对共产党;5、苏区改特别区后,俟共党在非苏区公开后,国民党亦得在特别区活动。

共产党的反应多少产生了一些反响。26日,张冲于见蒋后又受蒋命由南京飞返西安,再度参加与周恩来的谈判。据张冲说,蒋介石的意见大致如下:1、共党服从三民主义;2、政治犯分批释放,共党现时秘密,宪法公布后公开;3、特别区因与中央法令不相合,可名行政区;4、国民大会共党代表人数俟周恩来来宁后商定;5、对各党派早不歧视,周恩来来时可带来加入政府做事之共党人员名单;6、国防会议俟组织后共党可参加;7、改编人数可加倍,两师八团可改为三师九团。

张冲告诉周恩来,他此行见蒋政治上可以说相当成功,并说明目前南京抗日容共的空气已经展开,正是双方妥协的大好时机。至于国民党三中全会关于根绝赤祸的决议之类,措辞确有不妥,“尚希谅解”。但至少国民党内取消共产党的主张已经失败,蒋介石也认为目前两党间政治问题已“相差不多”,只要军事问题能够达成一致,两党谈判即可告成功。周恩来当即表示:对于国民党三中全会宣言决议的某些措辞,中共将保留日后声明的权利,但双方今日确有政治上的接近与成功,故希望国民党不要怕红军,应看到红军是可用心服促成全国统一团结及努力抗战的力量。至于红军改编,若番号名称易于刺激,可以考虑将军改为师,只是总人数不能差得太远。次日,周恩来更具体提出红军改编6个师,每师三团,至少六七万人的建议。但张冲坚持最多只能编4个师4万人。由于双方在部队编制及人数上相差甚远,周恩来自然只能表示无法接受。

张冲与周恩来的这次谈判,使中共中央对蒋介石的谈判意图有了较深入的了解。由于这个时候双方谈判的焦点已集中到核心的军队问题上来,军队的编制与人数自然至为关键。红军前此三个方面军加上地方部队,人数确有六七万之多。但因此时红军西渡黄河的两万余西路军大部失利,红军实际人数只有4万人左右,接近国民党可能接受之数,因此,中共中央很快决定再度调整谈判条件,不提过高要求,以利谈判成功。3月1日,中共中央电告周恩来,同意限制改编红军人数不超过5万人,双方在军队人数上分歧已渐趋接近,这无疑使得两党谈判有了迅速突破的可能。于是,双方军事谈判开始急转直下。

3日,南京方面复电顾、张,只同意三师九团。4日上午顾、张商量改为四师十二团,随即由张通知周。根据中央指示精神,周恩来当即表示赞同,并与张就军事问题达成了协议。5日,南京复电仍坚持三师九团。顾、张联名再电,至6日午始得复电同意十二团之数,但仍只允编三师。当日张冲与周恩来再谈,张冲提按国防师编三师六旅十二团,每师可编炮兵、交通、特务各一营。周恩来对蒋介石的态度明确表示不满,并且当面指责张、顾失信。这使得张冲颇感焦急与不安,他再三解释,每师两旅四团另加炮兵、交通、特务三营,加起来亦等于三师十六团之数,同时一面致电蒋介石要求批准,一面致电中共中央领导人请求谅解。实际上,周恩来谈话之后也已意识到“编国防师(一师两旅四团)确较编整理师一师三团为好”,因整理师四师“在装备组织上,恐不及国防师三个师”,何况国防师每师一万二千人,加上总指挥部四千人,三师已达四万之数。据此,周恩来致电中央建议接受此项条件。经研究,中共中央虽考虑到红军分为第一、第二、第四三个方面军和一个西路军,编四个师较理想,因而仍主张争取编成四师,但毛泽东给周恩来复电时也表示:“如蒋坚持三个师时,亦只得照办。”至此,周恩来与顾祝同在西安进行的谈判大体上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