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十章 皖南事变及其善后

苏北冲突与军事解决方案的出笼(下)  

 

在上述计划批准后,眼见新四军仍无按期北移的决心,蒋介石明显地担心事情会闹大。12月25日,他特地召见了中共代表周恩来,以“极感情的神情”告诉周说:“你们一定要照那个办法,开到河北,不然我无法命令部下,苏北事情闹大了,现194在谁听说了都反对你们。他们很愤慨,我的话他们都不听了”。他特别暗示周,再不听令怕难免一战,说:我也不愿意内战,不愿意自相残杀,问题是新四军“如果非留在江北免调不可,大家都是革命的,冲突决难避免,我敢断言,你们必失败”。

《剿灭黄河以南匪军作战计划》经蒋批准后,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即于12月20日和26日密令所部,分途向皖南新四军驻地集结包围,构筑碉堡,准备“彻底肃清”“匪巢”。但实事求是地说,第三战区和第三十二集团军得令后,迟至27日才在徽州开秘密军事会议研究进剿部署,29日负责实施进剿的第三十二集团军才最后拟定出《进剿匪军计划》,这之后再开始发布指令调动部队进入指定位置,要想在12月31日以前完成对皖南新四军的包围,已经不可能了。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除了军令部的命令下达过迟以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对蒋唯命是从的顾祝同等这时其实也不希望真的与新四军开战。一个重要的根据是,明明这时新四军距离蒋所规定的北渡时间已经十分急迫,当叶挺等强调实际困难,甚至要求展期时,顾祝同等不仅没有严词相逼,而且还努力向重庆转达,请蒋尽量通融。

12月27日,叶挺、项英向顾祝同说明经费、弹药、冬服等存在极大困难,要求展期至1941年1月8日出动。28日,顾祝同在给蒋介石的电报中说明了他准备答复叶挺来电的内容。电报中,除开拔日期顾祝同没有松口外,对于新四军的其他要求,顾都有所变通,并尽可能为便利新四军军部北渡设想办法。不仅如此,为了解除中共这时对北渡后可能遇到的桂军拦击的问题,顾祝同也促使江北李品仙来电做出承诺。实际上,由于蒋介石12月12日明令第二十一集团军应配合新四军于12月底之前由皖南移江北之行动,李品仙也确在具体部署为新四军军部北渡让路。

但是,新四军军部这时却并未获知桂系江北让道的消息。相反,由于曹甸作战失利,刘少奇等准备让原在皖东津浦路以西的新四军第四支队撤回路东,让彭雪枫的游击支队撤过涡河以北,以此为让步与桂系谈判。这样一来,原来还指望安徽一带的新四军部队能够对桂军有所牵制的新四军政委项英,明显地对就地北渡更无信心了。他电告毛泽东称:“因苏北霍守义师及韩德勤部不能解决,张云逸、罗炳辉无信心坚持皖东,刘少奇已决定放弃路西,使我们将来无法过皖北。”结果现在是“无论走苏南或渡皖北皆不容易”。就是因为担心李品仙会袭击北渡的新四军,中共中央和新四军军部反复去电重庆,要求桂军明令让道。在无法确保安全的情况下,直到12月30日,叶挺还在受命要求展期北移。

新四军军部北移问题,一直拖延到最后一刻,项英等还是拿不定主意。虽然主力就地北移已是大势所趋,但当周恩来依据情报来电强调直接北渡长江太过危险之后,本来就对这一方案犹豫不定的项英等马上又改变了主意。依据周电,报经毛泽东及中共中央认可,新四军军部终于选择了另外的路线,并下决心迅速开动了。周恩来的这封电报是12月30日发出的,其内容是:“江南部队分地渡江有危险,皖北让路,蒋虽口头答应,但让出巢、无、和、含四县恐不易,李品仙已在布置袭击我的阴谋,仍以分批走苏南为好。”

因为东线这时已被第三战区否定,经苏南径去苏北早已是此时国民党之所忌,项英等人自然也不可能去设想通过攻击横阻在东去苏南必经之路上的国民党第五十二师和第一0八师,夺路东进。因此,直接北渡的方案既遭否定,东去苏南又行不通,项英等也只有向南一条路好走了。所谓向南,就是经茂林绕道三溪,转天目山山脚下,即绕过横亘在通往苏南路上的国民党第五十二师和第一0八师驻地,目的还是要经苏南实现北渡。由此不难看出,一般所说皖南新四军1月4日南下茂林是蒋介石、顾祝同指定的路线,或说蒋、顾有意逼诱新四军南行,显然是不准确的。

走南线,等于是向第三战区国民党军的防地深入,毫无疑问也有很大危险,而且与北渡命令在方向上更是南辕北辙,极易引发误会。因此,此一方向不能不在新四军军部领导人中间引起争议。尽管1941年1月1日前后军部已经就南线问题作出决定,叶挺仍然没有放弃争取合法走东线的最后希望。他认为,只要能够争取到顾祝同同意部分队伍,如一个团经苏南北渡,即可以铜繁北渡遭遇日军或桂系拦截为由,名正言顺地要求分批走苏南。顾祝同也知道由铜繁北渡的困难,故还是同意新四军可以有一个团经过苏南北上。叶挺还不死心,要求“先派一个团经指定路线进入苏南,转至敌后,分路北称,余仍待临时费及弹药补给后,在就原地设法北渡。如万不可能时,仍恳准予转经苏南。”对此,顾显然未能及时作出回复。只是鉴于这种情况,叶挺才不能不服从走南线的决定了。

1941年1月4日,皖南新四军军部秘密出动,南下茂林。对此,无论是顾祝同,还是蒋介石,显然都毫不了解。由于叶挺2日还有要求分兵走苏南的提议,他们甚至还在考虑要不要同意新四军部分部队改走苏南,和要不要适当再度展期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