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十一章 国共两党攻防态势的转换

 蒋、毛会见计划的流产(下)、  重回政治解决的轨道(上)

 

1942年7月5日晚,中共中央驻重庆代表董必武遵照中共中央电示,与国民党代表王世杰谈话约两小时,表示希望政治解决国共纠纷之意,并强调仍将坚持1937年9月22日宣言拥护蒋委员长,服从三民主义的承诺。11日,国民党高层讨论后,再派张治中与周恩来及董必武晤谈。周、董主要表示了以下几点意向:1、抗战胜利中共有坚定信心;2、在取得胜利前必遭空前困难;3、克服困难办法主要是国共合作,障碍两党团结的军事政治问题总可谈得解决办法。7月21日,蒋介石亲自接见周恩来。蒋介石的态度表明,他在期待着苏德战争和太平洋战争爆发,使共产党的态度能够有一个较大的转变,从而能够通过政治的办法,而不必通过军事的方法,使共产党真正回到国民党的体制当中来。蒋介石还明确提出,准备一周后去西安约毛泽东一晤,要周电告延安方面答复意见。

蒋介石主动约毛泽东商谈国共关系,显示他对解决两党关系问题这时相当重视。而毛泽东这时看上去也有同样的热情。毛泽东提出:由于“目前英美不愿中国内战,美国表示援华军火不得用于反共,丘吉尔七七致蒋贺电中有抗战五年由于坚持统一战线的话”,国民党态度正在好转。因此,毛泽东对蒋介石的约谈十分重视,当即复电周恩来:“毛现患感冒不能启程,拟派林彪同志赴西安见蒋,请征蒋同意”。同时,周恩来由于不摸蒋的底细,也建议毛现在不必与蒋介石会面。

9月初,共产党方面得到国民党正式通知,林彪可于日内赴西安见蒋。由于山洪冲坏公路,林彪于14日才得以在国民党联络参谋周励武陪同下乘车出发,17日才到达西安。而蒋已不及等待,于日前离开西安返回重庆了。但留话要林彪转往重庆面谈。据此,毛泽东指示林彪在西安与国民党各方接洽后即应转赴重庆。林彪此后因蒋介石过于忙碌没有时间见林,而不得不在西安停留近一个月,先后与李宗仁、胡宗南、范汉杰等洽谈,并与蒋介石指定的与共产党接谈的国民党代表张治中见了面。

10月7日,林彪到达重庆,进而于13日在周恩来陪同下面见蒋介石。林彪首先告诉蒋介石,说毛泽东本拟亲自来见蒋,只因当时有病未能前来,待身体康复后仍愿来与蒋一晤。林彪围绕如何抗战建国与团结统一,以及两党争论问题谈约一小时。林彪还批评国民党“一部分人总是希望挑起内战”,强调“中国社会之特点,决不容国内再发生战争,否则必为全国社会之所反对”。蒋介石对于林彪的谈话,初则频频点头,而至听到林彪批评国民党有人主张内战时,则一再看手表,明显地不愿再听了。谈话遂就此而止。林彪此行明显地起到了缓和两党关系的作用。

重回政治解决的轨道

1942年正是共产党敌后根据地陷于极端困难的时期,再加上苏联撤出,美国进入等因素,预示着战后中国政治情势微妙,因此中共中央急于尽快稳定两党关系,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可以长期相当无事的解决办法。正是基于这样一种心理,当蒋介石于11月中旬派遣其中央委员郑延卓专赴陕甘宁边区发放赈济款,以求善意时,毛泽东等立即给予高度评价。11月12日至27日,国民党五届十次中央全会召开,通过特种委员会关于《今后对共产党政策之研究结果案》,公开表示:“对共产党仍本宽大政策,只要今后不违反法令,不扰乱社会秩序,不组织军队割据地方,不妨碍抗战,不破坏统一,服从政府命令,忠实的实现三民主义,自可与全国军民一视同仁。”这更引起了中共中央的高度重视。

据此,毛泽东首先向仍在延安的郑延卓透露了中共中央关于具体解决两党关系的主要意见。即边区区域维持现状,人员加以委任,军队则请编四军十二师,此外,“停捉停打停封,发饷发弱发药”。而整编完成时,待条件许可,中共军队可以遵照命令渡过黄河。他进而称赞蒋是全面人才,说国民党大有希望。共产党的积极反响,同样颇为国民党方面所重视。12月16日,蒋介石再度召见周恩来和林彪,说明:统一团结问题,国民党是诚意的,不是政治手段,希望能真团结。蒋声称:只要他活一天,就决不会让中共吃亏。但蒋介石在谈话中对于共产党方面所提军队数目,乃至其组成、地区及干部使用等,明显地有不同意见,对于如何解决边区与中央关系问题,也还没有具体办法,对取消新四军问题则绝不让步。甚至说:“承认新四军等于不承认政府,今后勿再提新四军。”

鉴于中共中央的积极态度,周恩来这时亦致电中共中央,主张“主动的找张治中谈下列问题:1、中共要求合法化,也欢迎国民党至边区和敌后办报;2、军队扩编一定数目,实行统一军制;3、边区改行政区,人员不动,实行中央法令,华北各省政府改组,并划行政区;4、作战区域战后重新划分,目前可依情况作适当调整。18日,中共中央复电说明:1、在允许合法化条件下,可同意国民党到边区及敌后办报;2、军队要求编四军十二师,新四军在内;3、边区可改为行政区,人员与地境均不动;4、黄河以南部队确定战后移至黄河以北,但目前只能做准备工作,不能实行移动,此乃完全为事实所限制,绝对无法移动,惟东江部队在适当情况下,目前可加以调整。

12月24日,周恩来与林彪正式向国民党代表张治中口头提出了中共方面的谈判方案。二人同时声明:如果国民党方面认为这些条件可谈,即请委员长指示林师长留此继续谈,如认为相差太远,则请委员长指示他的具体方针交林师长带回延安商量。其实,国共之间此时的分歧与以前并无二致,国民党五届十中全会的决议并未丝毫改变其必欲于事实上消灭共产党之军队、政权的目的。所谓对共产党“可与全国军民一视同仁“,不过是在共产党“不组织军队割据地方”、“不破坏统一”的前提之下,并非只要共产党撤离某些地区或将军队限制在一定的数量之内。在国民政府军令部研究后经何应钦呈报蒋介石的书面意见中,我们不难看出双方条件差距之大。

对于共产党要求合法化问题,该意见书明确表示反对。对于共产党要求编四军十二师问题,该意见书也持反对立场,声称如同意,“无异多予以几个擅自扩军之工具,一经彼等在沦陷区内加以配置,则此十二个师所分布之地方,将变成十二军区,彼等既有正式国军名义,即可发号施令,其尔后实力更见扩张。”对于共产党要求承认边区现状问题,该意见书同样表示反对,因据说共产党在陕甘宁所占地区已达29个县区之多。至于共产党所说战后开赴黄河以北问题,意见书则以该命令“乃系一作战命令,并非分割疆土”为由而不予赞同,断言:“战后军队即须复员,再开往黄河以北有何用处,且此项命令久未遵行,已失时效,应即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