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十二章 抗战结束前后的和战选择

 国共两党针锋相对 

 

蒋介石当然不会对赫尔利的调处抱太大的希望。借助于美国人的介入,在蒋不过是一种争取美国政府和舆论同情的策略。因此,他并不会因为国共谈判的僵局,而停止其计划中的一切努力。1945年1月1日,蒋介石发表元旦公告,宣布他将要“还政于民”,准备在战争结束前即召开国民大会,以此来对抗共产党的联合政府主张。随后,蒋约集五院院长商讨组织所谓战时行政会议问题,决定以此来包容各党派代表,显示政府的民主改革姿态。会议决定在国民党原来三点反建议的基础上,再提三项办法,即:

1、在行政院设置战时内阁性之机构,为行政院决定政策之机关,并使中国共产党及其他党派之人士参加其组成;2、关于中共军队之编制及军械补给等事,军事委员会将指派中国军官二人暨美国军官一人,随时拟具办法,提请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核定;3、在对日作战期间,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将指派本国军官二人暨美国将领一人,为原属中共军队之指挥官,并以美国将领为总指挥官。该总指挥官对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直接负责。蒋介石的这一条件较此前的方案在形式上确有相当让步,但由于国民党及其政府实际上实行的是蒋介石个人的独裁统治,行政院并无实际决策之权,因此,此一条件的要害仍在使共产党交出军队。

权衡形势之后,1月24日,周恩来再度飞抵重庆。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共中央准备妥协。在整个国内和国际形势已经发生有利于共产党的重要变化之后,中共确信战后的政治目标原则上已经不可改变。因此,恢复谈判的策略重点也只在于做出妥协的姿态,进一步宣传联合政府的主张,以争取国内外舆论的同情。周恩来等即在重庆开始同各民主人士和国民党中的民主派进行广泛的接触和游说,公开宣传中国共产党关于必须结束一党专政的主张。由于中共中央坚决反对国民党所提补充办法,毛泽东甚至将国民党补充办法中的军事条款,归结为“是将中国军队,尤其将我党军队隶属于外国,变为殖民地军队的恶毒政策”,因此,国民党人所设想的方案自然被束之高阁了。在和周恩来反复交换意见后,赫尔利也一筹莫展,深觉国民党不该根本拒绝中共五条。

这个时候的蒋介石,早已对赫尔利的调处失去耐心。1月29日,蒋介石召集国民党中常委元老、五院院长及党团负责人等谈话,就坦言对赫尔利的不满。蒋称:国共谈判,赫尔利上次由延安带回的五条,完全上了中共的当。中共后来又提四条,又让我们让步。这次周恩来来渝,更无诚意,要价更高,又提出结束党治问题,与我党为难。我受总理之命,以党建国,只能还政于民,决不能还于其他党派,决不能把政权让给别人。赫尔利糊涂,完全以为他们有道理,为他们说话。蒋声称:不要怕共产党,我们一定能够消灭他们。等到美国人与中共也谈不通了,也就会讨厌共产党的。蒋介石这时处置共产党问题的策略,就是,一切均以争取美国人觉悟为目的。

为要使美国人了解中共之“阴险”,国民党订有周密的计划。根据特种会报要求撰写的对外宣传材料《中共问题提要》,这时被分送到27个驻外机构。内中攻击中共不同于各国共产党,称其在国内全无社会基础,纯依赖国际共党而生存;称中共的新民主主义不过是其共产主义之一伪装,实际上中共绝无民主自由之可言;称中共抗日是假,保存实力,抢占地盘,袭击友军,承诺夺取政权是真。而这时的中共中央,也从根本上不相信国民党会真的放弃党治,转向民主。因此,它这时更多考虑的其实并不是如何推进谈判的问题,而是如何在成功地进行政治宣传之后,结束谈判,陷国民党于被动。国民党中许多人对这种情况其实也有充分的估计。他们一再在赫尔利面前宣传说:“中共的真正目的不是废除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共产党的全部策略表明,他们的目的是推翻国民党的统治,使中共获得对中国的一党专政。”

9日,周恩来通知王世杰,说明准备回延讨论。至此,两党谈判的大门实际上又再度关闭。10日,赫尔利约宋子文、张治中、王世杰与周恩来再谈。双方一开始就各自阐明主张。周恩来再度声明,必须回延讨论,召开党派会议前必须首先改善环境,实现放人等四项主张。赫尔利提出,可否发表一个由他和宋子文已经起草好了的共同声明,说明谈判所取得的进展。对此,周恩来断然拒绝,称此声明完全有利于国民党,致使会议不欢而散。次日,赫尔利又找周恩来进行解释,说可以由周恩来自己起草一个有关谈判进展的声明。他同时通知周恩来,自己马上就要回美国一次,愿意告诉罗斯福总统:国共关系已经接近,但尚未得到结果。周恩来当即表示反对,并说,你同意的五条方针,蒋介石基本上未接受,这些都说明我此行是失败的,应该以此真相告诉罗斯福。

13日,在周恩来准备返回延安之前,蒋介石再次召见周,明确表示:必须无条件实行统一,国民党是革命的,它只能以政权交还人民,决不能?各党派掌权。因此,他不能同意周恩来所提出的党派会议协定。所谓改组政府成立联合政府,实际就是推翻政府。现在的党派都是不合法的,只有在国民大会以后,人民才有权组党。次日,国民党代表王世杰受命举行外国记者招待会,单方面宣布国民党在同共产党的谈判中所做出的重要努力和妥协,批评中共拒绝接受政府提议,企图以此影响美苏舆论。15日,周恩来针锋相对地发表声明,称王世杰的说法“是不坦白和不公平的”。他批评国民党所提出的方案完全以坚持一党专政为目的,不仅以共产党交出军队为条件,而且干脆就拒绝成立民主的联合政府和联合统帅部,对共产党人提出的党派会议,也同样以继续维持一党专政,反对联合政府为前提。对中共中央提出的首先实行释放政治犯等项要求,更是不予接受。因此,自己不能不回延安报告。言外之意,此次谈判失败,完全是国民党方面的责任。

15日,周恩来在将书面声明分别递交赫尔利及各国记者之后,乘飞机返回延安。3月1日,蒋介石在重庆宪政实施促进会发表演讲,公开否定党派会议主张,扬言将单方面于11月12日召开国民大会,国共双方于是更形对立。几天后,中共中央发出通知,准备于召开第七次代表大会之际公开宣布组成中国人民解放联合会的主张。同时,毛泽东提出准备全国胜利问题,主张军队发展到150万人以上,人口发展到1.5亿人以上,考虑将来政府设在我们的地方。这也就是说,中共中央已不再犹豫,开始考虑战后与国民党分道扬镳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