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十二章 抗战结束前后的和战选择

   内战危险一触即发 重庆和谈和平无望(上)

 

内战危险一触即发

还在1944年3月林伯渠将要来重庆谈判时,蒋介石就曾经估计中共战后企图是:“1、受俄指使伪装归诚中央,待取得合法地位与发言资格以牵制中央之外交政策,而后夺取中央政权。此其阴谋之一也;2、在此一时期内使中央承认其军队并赋予其一方之任务,待占平津或东北,乘机突变割据地方,设立伪组织而作俄国之傀儡,以排队美英在东亚之势力也。”

1945年2月,也就是在国共谈判再度搁浅的同时,美、英、苏三国首脑在雅尔塔已经达成共识,在远东战后将支持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统一中国。4月2日,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在华盛顿公开发表演说支持蒋介石,并含沙射影地把中国共产党说成是统一中国的障碍。赫尔利的讲话,标志着美国对华政策彻底转为扶蒋抑共。而这毫无疑问,是蒋介石苦心设计的促使美国政府摒弃中共策略的成功。斯大林在雅尔塔会议上与罗斯福、丘吉尔同一步调,以及赫尔利的公开演讲,使蒋极为自负。他几乎迫不及待地想和中共秋后算账。在赫尔利公开表态之后的第六天,即4月8日,蒋断然批准军令部的清剿“奸军”的计划书,要求各战区务必于7月以前“集中全力以消灭奸匪之组织及武力”。

蒋介石向来不把中共的军事力量放在眼里。而这时美国军方又已将国民党军队划分为三个补给区而陆续开始按美方设计予以补给,其分三期装备国民党军队的计划也已完成第一期计划的三分之一,即已装备了原计划36个师中的24个师,这更使蒋介石踌躇满志。自1945年1月以来,国民党军队已经依据军令部的命令,加紧了对共产党武装的压迫与作战。进入4月以后,开始有大部队的作战。如4月7日报五役,其中一役双方投入兵力各上千。5月24日报一役,第二战区投入三个主力师,八路军投入两个团并一个游击大队。进入6月以后,因双方冲突愈发扩大,第二战区连遭损失,故于6月25日已下达命令对中共军队进行“扫荡”。再加上日军开始收缩兵力,两军随后为争夺敌人退出之城镇亦激烈冲突。第二战区情况如此,其他与中共各边区或游击区有交错或连接处的战区或部队,与中共军队冲突的情况亦大同小异。

蒋介石对战后国民党的实力信心百倍,毛泽东其实也对共产党在战后的前途充满自信。在蒋介石发布“剿共”密令的两周之后,中国共产党召开了第七次代表大会。在这次大会上,毛泽东充满自豪地宣布:“我们现在已经具备了这样几个条件:第一,有一个经验丰富和集合了一百二十一万党员的强大的中国共产党;第二,有一个强大的解放区,这个解放区包括九千五百五十万人口,九十一万军队,二百二十万民兵;第三,有全国广大人民的援助;第四,有全世界各国人民特别是苏联的援助。”因此,共产党人当前的工作重心,就是“力争领导权,力争独立自主”,把中国引向光明,而“在中国境内和我们争领导权的,要把中国拖回到黑暗的世界里面去”,“就是国民党的反动集团,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大银行家、大买办的代表”,这是“国内抗日路线最凶恶的敌人”。很显然,共产党实际已经把蒋介石视为自己“最凶恶的敌人”。为此,中共中央一方面开始公开在政治上攻击蒋介石国民党以及美国赫尔利之流,一方面则加紧军事准备,积极向湘南、粤北推进,以便在蒋介石发动内战时可以从南北两翼牵制蒋军,使其不能随心所欲。

然而,无论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没有料到美军8月6日竟在日本投下原子弹,苏军随后于9日突然大举出兵中国东北,结果日本第二天就表明了投降之意。几天后,即14日,日本天皇正式下达了无条件投降的命令,并于次日亲自广播投降书。中国的各抗日军队,还没有来得及发动对日军的大规模进攻,战争就结束了。

重庆和谈和平无望

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抗战胜利,国民党人莫不异常紧张,纷纷急谋应对方案,强烈呼吁蒋为防止“奸伪”乘机进占重点城市与收编敌伪武装,应下令各战区向上海、南京、北平等大中城市迅速推进,向美国交涉空运和海运,并先遣要员率小部空运部队早达平津,指挥先遣军及伪军,巩固要点,控制机场及海口。他们并提议应由行营指挥河北、滦东一带归顺的伪军,布防山海关之线,以防“奸伪”东窜,渗入东北境内。蒋介石显然也如此想法。他紧急命令各地军政长官“保持镇静”,迅速要求美军动用海空力量,帮助运送后方军队前往各战略要点,秘密联络“沦陷区地下军、各地伪军”,给以先遣军、挺进军名义,确保各大中城市不致落入共产党人之手。

只是,蒋介石还有更精心的一手,那就是,在《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宣告正式签字的当天,即8月14日,他向毛泽东发出公开函,邀请毛来重庆共同商讨“国际国内各种重要问题”。显然,蒋介石相信,以外蒙古和东北部分权益所做的这笔交易,足以使苏联政府不再支持中共。如此一来,在国内“毫无根基”,依靠苏联秘密支持而存在的中国共产党,从此将完全失去与国民党争夺政权的资本。蒋认为,这个时候打电报给毛泽东,正是使其明了国际形势的这一重大变化,彰显自己的主动和优势,妨碍其夺权计划的绝妙之举。

毛泽东及中共中央其实也还无法适应这突然到来的胜利。一直到8月上旬,中共中央都认为日本要到一年以后才会因军事上彻底失败而投降,因此还在抓紧部署沿海地区的城乡工作,并努力在华南创造湘粤赣桂边根据地,以便战后与国民党斗争。日本突然宣告投降,这一切战略部署已再难实现。这时又传来盟军总部关于侵华日军必须向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缴械投降的命令,使中共计划中的夺取华北、华中大中城市的计划,受到严重阻碍。《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在这个时候签字,更使共产党人在战后对国民党的斗争中,处于极其不利的位置。但是,条约签字之时,中共中央尚不知道条约的具体内容,因此,虽然得到蒋介石的邀请电,中共中央马上断定这不过是蒋的阴谋。中共中央随即以朱德的名义公开提出6点要求,包括“国民党在接受日伪投降与缔结受降后的一切协定和条约时,必须事先与中共商量并取得一致”,和“请立即废止一党专政,召开党派会议,成立民主的联合政府”等,实际上根本拒绝了蒋介石的邀请。

不意6天后,蒋介石再次发出邀请电,把授降权等问题推到盟军总部头上,声称“未便以朱总司令之一电破坏我对盟军共同之信守”,进而再请毛泽东赴渝“共定大计”。与此同时,美国在华驻军司令魏德迈以及斯大林也都相继来电,劝告毛泽东接受邀请,赴重庆谈判。22日,毛泽东复电蒋介石,表示将先派周恩来前去接洽。然而,眼看国共两党已经开始为争夺华北一些重要铁路和战略要地大举冲突起来,毛泽东等似乎还不清楚苏联在中苏条约中做了怎样的承诺,因此对去重庆态度仍不积极。23日,蒋介石再度公开致电毛泽东,坚持“惟有先生能与恩来先生惠然偕临,则重要问题,方能迅速解决”。这回蒋终于达到目的。毛泽东鉴于蒋三电相邀和美苏两国政府的压力,不能不于次日复电表示,愿与周恩来“立即赴渝晋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