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十四章 阻止内战的最后尝试

   马歇尔调停与停战协定(上)

 

就在国共两党开始为争取华北和东北的控制权而大打出手的时候,美国总统突然派出他的特使马歇尔将军来华调处国共关系。马歇尔的到来,使国共两党受到了极大的约束,一时间竟然达成了《停战协定》,召开了政治协商会议,通过了整军方案,共产党甚至有意学法国和意大利共产党的榜样,放弃武装,参加政府,改取和平的议会道路了。然而,这样的一种举国欢呼的和平民主新气象,如同它的到来一样,也几乎就在转瞬之间消失了。和云南“一二一”惨案如出一辙的反共打人事件,在重庆较场口再度上演。本来还相信国际国内和平民主大潮流难以抗拒的共产党人,马上就放弃了原本就不多的幻想。尽管马歇尔依旧努力寻求解决办法,然而全面内战却再也不可避免了。

马歇尔调停与停战协定

1945年11月,蒋介石明显地开始将军事重心转向东北。除决心以撤退行营的办法来向苏联施加压力外,蒋还命令杜聿明率全副美式装备的第十三军和五十二军“占领山海关而确保之,相机向大凌河之线挺进。”11月16日,国民党军攻占山海关。当晚,杜聿明指挥前线部队沿榆沈两侧向绥中迅速推进,三天后占据绥中。进而于26日占领锦州。国民党军进入东北的通道就此打开。

但是,杜聿明并没有继续向前推进。这是因为,苏军撤退的日期已经后延,沈阳及其以北尚无接收条件。与此同时,参谋总长何应钦等也不赞成杜部马上北进。考虑到华北的严重局势,他们明确主张杜聿明在继续北进前,应首先回头用兵于热、察一带,以肃清在其侧背且已经营多时的中共武装根据地。

较之国民党更感到困难的是中共。国民党两个军10天推进150余公里,“几乎未遇严重抵抗”,已经使中共中央动摇了此前的雄心。再加上这时曾经暗中帮助中共进入东北的苏军,也因为担心东北问题国际化,从11月17日国民党东北行营撤出之日起,就改变了对中共军队的态度,将其先后赶离城市和交通要道,以便按照条约,协助国民政府接收东北。这就迫使中共不得不放弃原先独占东北的雄心与计划,准备让出东北的主要交通要道和各大中城市,退到农村和周边的边境地带去。

就在国共双方军事上都感到困难的时候,赫尔利大使突然宣布辞职,美国总统准备派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五星上将马歇尔将军前来调处国共冲突。这个消息,无论对国民党,还是对共产党,都明显地不那么合胃口。在国民党方面看来,消灭共产党只是时间问题,美国只要支持自己并提供各种援助就好了,出面调处只能妨碍国民党调整部署,妨碍对共产党各个击破。而在共产党方面看来,美国政府本质上就是扶蒋反共的,在各个根据地无法连成一片,夺取东北又严重受挫的情况下,美国特使直接出面调停,势必会使自己在目前这种十分不利的情况下与国民党达成妥协。

1945年12月15日,杜鲁门就中国问题发表声明,对马歇尔来华调停的意图做出公开的说明。17日,马歇尔飞抵北平,20日抵达上海,随即赶往南京和重庆,分别与蒋介石、宋子文以及中共代表周恩来和民盟代表张东荪等进行穿梭式的谈话。他一方面说明美国政府对于中国实现和平统一问题的严重关切,另一方面则试图直接了解中国各方面人士对于实现统一与和平问题的基本看法。

马歇尔的任务是调处两党的军事冲突,而要想解决这一问题,按照美国人的思路,根本上必须找到一种能够使军队国家化的办法。而要想将军队国家化,就必须要首先推动两党在政治上走向和解,进而实现政治民主化。马歇尔这时还完全不了解与中国人打交道的困难,他很轻易地就相信了中国人在他面前所说的话。因此,他十分欣慰,无论是中共代表、第三方面代表,还是国民党代表,至少各方在原则上对承认蒋介石的领袖地位,实现政治民主化,以及通过政治协商会议改组现在政府等,都没有太多异议。既然如此,马歇尔使华伊始,自然对完成使命颇具信心。

12月27日,国共两党重开已经中断了的谈判。中共代表为周恩来、王若飞、董必武、叶剑英,国民党代表为王世杰、张群、邵力子。周恩来首先提出两项提议,关于政协一项主要是提议先开预备会,然后在1946年元旦正式开会,同时要求释放张学良、杨虎城、叶挺、廖承志等。而关于军事一项,则主要是为实现无条件停战而提出三点办法:1、下令所属部队,在全国范围内均暂各驻原地,停止一切军事冲突;2、与避免内战有关之一切问题,如受降、解散伪军等,均应于军事冲突停止后,经和平协商方法解决;3、在政治协商会议指导下,组织全国各界内战考察团,分赴全国发生内战区域进行实地考察,随时将事实真相提出报告,并公布之。

马歇尔这时亦表明态度,希望参加国共停战办法的商讨,并建议组织包括国、共、美三方代表在内的一个三人小组,以讨论停战和恢复交通等问题。据此,王世杰等于31日以信函方式正式提出对周恩来提议的复案。包括1、停止国内各地一切军事冲突,并恢复铁路交通;2、因国内军事冲突及交通阻塞等事,与我国对盟邦所负之受降及遣送敌俘等义务有关,所有与停止军事冲突恢复铁路交通及其他地受降有关事项,由政府派代表一人,中共派代表一人,会同马歇尔将军从速商定办法;3、由国民参政会驻会委员会推定公正人士五人,组织军事考察团,分赴全国发生冲突区域考察军事状况、交通情形,以及其他与国内和平恢复有关事项,随时将事实真相提出报告并公布。

国民党人这一提议的目的十分清楚,就是想乘中共军事计划受挫之际,把停止冲突与恢复交通问题联系起来,并让马歇尔出面来唱主角,使中共不能拒绝。同时把中共所建议的全国各界内战考察团,改为由国民党占绝对主导地位的国民参政会推举代表来组织考察团,不仅便于操纵,而且可以显示公正。不过,国民党人提议的关键,还在于逼迫中共承认让马歇尔作为一方来参加谈判,想借用马歇尔来压制共产党人。故张群当场表态:“只要你们都同意第二项办法,我们就会同意马上停止进攻。”

然而,国民党这个时候是不可能完全停止进攻的。尤其是在东北接收尚无进展的情况下,夺取热河,切断中共从陆路进入东北的主要通道,已成国民党军事上关键之着。因此,杜聿明指挥下的国民党军并不理会两党复谈的情况,继续向热河进攻,并接连攻占阜新和朝阳等地。对此,中共中央明确要求周恩来等向国民党提出严重抗议。但苏军在东北的态度,三国外长会议的声明,以及马歇尔的到来,都使共产党方面难以再度采取强硬立场。周恩来对此十分明白。他一方面按照中共中央的来电向国民党提出抗议,一方面力主接受国民党提议,同意让马歇尔参加国共谈判。中共中央明确表示同意周恩来等人的意见,认为“马歇尔参加国共谈判我不能拒绝”,“但提议”以夷制夷“,争取苏联和英国都参加。然而,苏联大使没有参加调处的愿望,他所关心的只是停战协定不应该把东北包括在内。在东北,如要运兵及防止冲突,须向苏联交涉,或一起去东北参加另外的会议加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