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十四章 阻止内战的最后尝试(2)

 

马歇尔这时提出的停战协定草案主要包括下列内容:1、一切战斗行动立即停止;2、在中国本部及满洲境内一切军事调动,皆须停止,中华民国国军为重行建立在满洲主权而开入满洲及在满洲境内调动,当系例外。为必须之给养、行动及警备而作之纯粹地方性的军队调动,亦属例外;3、破坏与阻碍各项交通线之行动,必须停止。并须立即拆除诸陆路交通线之障碍物;4、在目前一切部队,皆维持其现时地位。而为确保这一停战文件得以贯彻,他并提议组成由国民政府、共产党和美国代表组成的三人执行总部,以美国代表为主席。一切事宜均须三人一致通过始能生效。

对于马歇尔的提议,蒋介石因担心军事上等于为中共解围,因而多少有些犹豫。蒋坚持必须要把国民党军正在全力争夺的热河也包括在满洲之内,另在中共威胁下的华北八条铁路线可以规定不得运兵,而秦皇岛、天津、青岛等则不应包括在八条铁路线以内。对于马歇尔的草案,周恩来的答复是,东北可以有些例外,但在停战办法中应删去涉及东北的文句,因此事应由国民政府直接与苏联办理,写入条文,则成为中共参与此事,而苏联反未包括在内。但除东北问题外,其他地方均不应有所例外,尤其是热河省及津浦路沿线地区冲突极为严重,必须首先停止。

周恩来赞同马歇尔参加谈判,并同意满洲问题除外,在马歇尔已经相当满足。他并不想一口吃成胖子,他对国民党试图使热河成为国民党军队自由行动区域的方案也没有给予明确的支持,只同意可以把苏军即将撤出的赤峰和多伦包括在停战协定之内。但国民党一旦接收热河的赤峰和察哈尔的多伦,就在相当程度上阻断了关内外的中共相互之间的联络,并会妨碍中共与苏蒙之间的联络,这当然是中共方面所不愿看到的。周明确告诉马歇尔说:赤峰、多伦早已为中共军队所占,根本不存在接收主权问题。事实上,中共这里尚未占据两地,周随即紧急通知苏联大使和中共中央,要求立即开始办理赤峰、多伦的行政交接手续。

1月10日,国共双方正式签订关于停止国内军事冲突及恢复交通的命令和声明。其要点如下:1、一切战斗行动,立即停止;2、除另有规定者外,所有中国境内军事调动一律停止,惟对于复员、换防、给养、行政及地方安全必要之军事调动,乃属例外;3、破坏与阻碍一切交通线之行动必须停止,所有阻碍该项交通线之障碍物,应即拆除;4、为实行停战协定,应即在北京设一军事调处执行部,该执行部由委员三人组成之。一人代表中国国民政府,一人代表中国共产党,一人代表美国。所有必要训令及命令,应由三委员一致同意,以中华民国政府主席名义经军事调处执行部发布之。

同时协定还规定了两点例外:即国民党在长江以南为实施整军计划而进行的调动,以及国民党为收复主权开入东北和在东北境内的调动,不受上述规定的结束。依据蒋的命令,停战令于即日起开始实行,迟至13日24时止务必在各地完成实施。在此期间,国共两军虽然都曾一度全力抢占地盘,但至14日以后,关内的战斗基本上都已停止。停战异乎寻常地顺利“实现”了。

政协决议与国共妥协

十分明显,国共两党停战能否成为事实,并成为常态,仅仅靠一纸停战协定并不解决问题。因此,在停战协定签订同一天召开的政治协商会议就成了世人瞩目的焦点了。

为了在政治上争取主动并显示政府确愿推进民主宪政,蒋介石在政协开幕当天即破天荒地做出四项郑重承诺,宣布:从今以后,各政党在法律之前一律平等,并得在法律范围之内,公开活动;人民享有身体、信仰、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之自由;各地积极推行地方自治,依法实行自下而上的普选,政治犯除汉奸及确有危害民国之行为者外,分别予以释放。受到政治协商会议成功召开和蒋介石公开许诺的影响,中共中央两天后也公开宣称:“全中国人民在战胜日本侵略者之后,为建立国内和平局面所作之努力,已获得重要成果。中国和平民主新阶段将从此开始。”

显然,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其高层这时都或多或少地相信,战后和平民主的潮流很难抗拒,停战和改变一党训政制度亦颇难避免。对于停战协定和政协会议,多数政治较温和一些的国民党人大都认为是大势所趋,不得不然。他们这时最关心的,只是中共能否因此交出军队。最为典型的,则是在政协召开一周后,即1月17日,蒋介石即已急忙秘室召见国民党特务头子戴笠,指示他说:“今后政府将要改组,各党各派均将参加,军统局需要取消,要他自己研究一办法”。这足以说明,蒋这时对经过此次政协会议,政府必将改组而成为事实上的联合政府的大趋势,已经不抱太多怀疑了。

政治协商会议集中讨论国大代表资格、宪法草案修改、改组政府、和平建国纲领和军队整编五个方面的问题。其中最核心的,也是争论最大的,是宪法草案修改和改组政府的问题。中共这时在政协会上主攻的,是宪法草案。因国民党提交会议讨论的仍旧是1936年制定的“五五宪草”,其核心是实行总统制和中央集权制,具体做法是将国大作为名义睥人民权力机关,而以总统为施政中心,五院从属于总统。为打破这一专门以维护蒋介石的统治权为核心而设计出来的宪法草案,中共支持民盟提出制定西方式国会制和责任内阁制宪法的要求,并为解决解放区的地位问题,力主实行地方自治。

关于改组政府问题,是由王世杰代表国民党提出议案,主张取消国防最高委员会,以扩大的国民政府委员会为最高指导机关,委员名额可在原有的36人基础上,由蒋介石指定并“提经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通过”,再增加12人。惟国民党人须占“特定程度多数”,以便“履行领导的责任”,蒋并应拥有相对否决权和紧急处置权,且部会长官任命权则属行政院。这个提案被中共中央的机关报《解放日报》讥评为:“把现在已经动摇的一党专政,经过三个多月的临时的‘扩大的’一党专政,最后过渡到完全合法的‘宪政‘式的一党专政。”因此,就连公开表示不介入中国政治生活的马歇尔也看不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