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十四章 阻止内战的最后尝试

   政协决议与国共妥协(下)

 

1月22日,马歇尔悄悄拜会蒋介石,说明自己在改组政府这一问题上的立场,并提交一份由他亲手拟定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法》,主张立即成立“临时国务委员会”取代国防最高委员会,该委员会由蒋指定20人组成,其中9人为国民党,6人为共产党,1人为民盟,1人为青年党,3人为无党派人士。蒋可批准或否决该委员会通过的法令,但被否决之法令经该委员会委员14人再次赞同,则立即生效。蒋有权指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五院院长、各部部长以及各部、院委员等,但其中50%为国民党人,30%为共产党人,20%由其他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担任。马歇尔明白告诉蒋介石,成立这样一个委员会,不仅不会削弱蒋的地位,而且将会使他实实在在地成为全中国的总统,而非如现在只是一党的领袖。他声称,美国陆战队不可能长时间留在中国,国民党在西北和东北的地位都已因苏联而严重削弱,如不采取变通办法,目前的中国将很容易受到苏联下层渗透方式的损害,从而使共产党的制度变得强大起来。

马歇尔的干预产生了作用。蒋介石虽极端反感马歇尔的方案,甚至视其“为共党所不敢提者”,但惧于杜鲁门声明的压力及马歇尔掌握着运兵和援助的大权,不得不表示“目前可如此去做”。26日晚,蒋介石与王世杰等国民党人反复讨论后,同意在政治协商会议上作出让步。随后,国民党代表正式承认以国民政府委员会为国家最高国务机关,委员选任形式上无须经过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通过,国民党员且不得超过半数。不仅如此,国民党还明确表示,愿意在协议上写上中共代表提出的“凡收复区有争执之地方政府,暂维现状”的字样。由于此一规定使中共可以合法地控制现有区域,中共方面自然也高姿态地在国民大会代表资格以及整编军队原则等一些重要问题上作出让步。由此,政治协商会议终于就政府组织、和平建国纲领、军事以及国民大会和宪法草案等五个问题达成书面的协议。

根据政治协商会议通过的这五个决议案,国民政府委员会要在国民大会正式召开前进行改组,人数由过去的36人扩充为40人,其中20人为国民党人员,另外20人分别由各党派及无党派人士充任。改组后的国民政府委员会应为政府之最高国务机关。与此同时,在军事上,中共军队将由军事三人小组尽速商定整编办法,国民党军队则应于6个月内完成其90个师的整编工作。之后,应再将全国军队统一整编为50或60个师,实现军队国家化。军队实行军党分立、军民分治和以政治军的原则,禁止一切党派在军队内公开或秘密活动,现役军人不得参加党务活动。同时现役军队也不得兼任行政官吏,并严禁军队干政。初步整军计划完成,即改组军事委员会为国防部,隶属于行政院,部长不以军人为限。

根据决议,各方同意承认蒋介石的领袖地位,而国民党亦承认确保人民权利。会后并立即组织由国、共等各方人士组成的宪草审议委员会,依照会议确定的宪草修改原则,以两个月为期制成“五五宪草”修正案,以提交第一届国民大会最终制定完成。在1月31日政协决议准备付诸表决的当天下午,王世杰等国民党代表将这些与国民党人的观念相差甚远,势必会“造成空前之政治新形势”,甚至可能引起党内反对的决议案,拿到国民党中常会征得认可时,竟意想不到地“通过”了。

在政协会议闭幕式的讲话当中,蒋介石对这次会议及其决议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几乎是同样的情况,中共也很快发现政协决议与自己的主张“存在着距离”。不过,中共中央显然认为这已经是目前可能争取到的比较好的结果了。它因此通告全党,重申“中国革命的主要斗争形势,目前已由武装斗争转变到非武装的群众的与议会的斗争”,“从此中国即走上了和平民主建设的新阶段”。强调党准备实行军队国家化及“实行军党分立,军民分治”。说明“在整编后军队中,政治委员、党的支部、党务委员会等即将取消,党将停止对军队的直接领导。”

据此,中共中央很快即提出了参加国民政府委员会的人选,决定以毛泽东、林伯渠、董必武、吴玉章、刘少奇、范明枢、张闻天等为委员,以周、董、林、王(若飞)为行政院副院长和两个部部长及不管部部长的人选。同时,中共代表开始与国民党方面协商国府委员中各党派具体比例数及否决权问题,并确定了基本的方案,准备参加整军谈判了。在经过了无数暴力和流血之后,中国大地上出乎意外地显露出了有通过和平民主道路实现政治民主化和军队国家化的一线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