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十四章 阻止内战的最后尝试

   国民党六届二中全会

 

这个时候对政协决议的恐惧与愤怒,已经像传染病一样在国民党人当中迅速蔓延开了。自19日开始,重庆部分学生接连发动游行示威,抗议苏联的行径。刚刚站在政协决议一边,跟着中共高喊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口号的青年学生们,转而就因反苏跟着国民党高喊反共的口号,甚至冲击中共代表团的驻地。这一风潮还迅速波及全国各大城市,形成强烈的连锁反应。这种情况的发生,就喧嚣外交部长王世杰也明白:它固然与苏军恶行及中共要求限制中央军进入东北的情况有关,而其背后其实还另有原因,即“本党同志之反对政治协商会议者,亦颇思利用群众此种心理,以打击中共并推翻党派之妥协”。

国民党在政协会后如此强烈的反应,显然与蒋介石自己的反悔有关。在政协会期间,直至政协决议最后通过之日,蒋介石都不曾对政协及其决议表现出任何不满的态度。蒋介石为什么会肯定政协决议?根本的原因还在于美国的压力,以及在这种压力下蒋被迫承认民主宪政的大趋势,想要树立超越政党的国家领袖的完美形象。并不了解何为民主政治的蒋介石,显然一度氢接受现实看成一件并不很困难的事情。何况,对于政协决议,他也并非不满意。在政协最后的闭幕式上,他盛赞《和平建国纲领》时,就突出地表露了他何以对这次会议寄予期望。那就是,他真心希望通过这次会议,能够彻底解决他长期以来最为关注的两个“统一”,即“政令统一”和“军政军令统一”。

当然,蒋介石对两个“统一”的关注,再明显不过地显示出,他依旧是一个独裁者。当他向国人宣布给予他们自由和民主的权利时,更多地带有的是一种施舍的心态;他在准备承认民主宪政的政治框架时,首先想到的也是用什么办法能够确保自己过去用惯了的那些权力能继续掌控在自己手中。他显然没有认真地考虑过,宪政的实施可能会动摇他的统治。正因为如此,他事实上并没有认真地研究过政协的五项决议,他甚至没有特别在意宪草修正案对总统、行政院以及国民大会权能所做的那些带有根本性的改变。

那么,蒋介石又为什么会反悔呢?这一方面是由于国民党内强烈反对政协决议,引发内部四分五裂,蒋不得不开始反省这种让步的代价几何;一方面也是因为受到党内强硬派的激烈批评之后,看到中共及中间党派对宪法草案的分析评价后,他才转而详阅协议条文,开始发觉上当。因此,至10日,即较场口惨案当天,蒋的态度明显地发生了变化。2月10日中午,蒋介石约集五院院长谈话,第一次注意到他凭借来改变政协决议和确立权力地位的国民大会实际上已被取消。他对此相当愤怒,故谈话时“情辞激昂”。称“国民大会不以集会之方法行使四权,而以全体国民各在其住居地点行使选举、罢免、创制、复决之四权”,此为最不妥者。“设使有人利用此点随时号召各地之选民实行四权,则国家基础即随时摇动,而陷于不安之状态”。对此种种,若不能修改,“本党不啻自己取消其党纲,而失其存在之地位”,“祸患将不堪言”。故他要求国民党人应借宪草审查委员会开会之际,联合发难,改变政协决议所确定的宪草原则。

基于上述情况,蒋介石对政协决议,乃至对停战协定和召开政协会议本身,都开始感到后悔和屈辱。2月16日,蒋介石在军事会议上对军队的力量表示了不满。言外之意,如果不是因为军事上的这些问题,又何必同意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并受此屈辱呢!3月1日,国民党召开六届二中全会。黄埔系、CC系都尖锐提出会议应详细检讨共产党问题。蒋介石亦指示称:“今后究应采取何种方式与异党斗争,确为当前第一急务。而会议在讨论到政协和中共问题时,许多与会者异口同声地认为,政协是国民党最大的失败与耻辱。政协会的召开,完全是因为自己不能有效地解决共产党问题,以至于要搞这种妥协的办法。用武力不能使共产党交出军队,妥协又怎么能让共产党交出军队来?共产党并没有交出军队,为什么要给它法律上名义和地位?

整个六届二中全会围绕着政协决议问题,几乎吵成一团。蒋不得不多次讲话,极力平息党内的不满和分歧。仅仅是由于蒋介石再三辩解,二中全会才没有全盘否定政协决议。但与会者坚持主张:必须要共产党交出军队,否则不能发表共产党的政府名额;五权宪法不能动摇,宪草应交国大讨论,不能约束党员代表接受政协草案。在蒋介石主持下通过的《对于政治协商会议报告之决议案》显然接受了这种意见。决议要求中共务须实现“一切停止冲突,恢复交通之成议“;停止一切”封锁、围城、征兵、扩军及军队之调动“。

国民党的这种态度,不可避免地引起共产党方面的强烈不满。本来,周恩来在政协宪草审议委员会上,因得知国民党六届二中全会上为政协决议问题激烈争吵,为换取国民党对政协决议不再提出其他修改要求,就宪草问题做了三点重要让步,包括同意使无形国大改为有形国大;删去宪草协议中如立法院对行政院全体不信任时,行政院或辞职或提请总统解散立法院之条文,和将省得制定省宪,改为省得制定省自治法。对此,中共中央明确表示反对。称:修正宪草原则三点,“动摇了议会制、内阁制及省之自治地位”,“这是一件有关中国人民命运的原则问题,是中国走民主道路还是走独裁道路的问题”。“同时我们现在同意国民党对政协决议的这种修改,在策略上亦给国民党推翻政协决议的企图和斗争以便利,使我们保卫政协决议的斗争增加困难。因此,我们认为对十五日决定,必须迅速加以挽救。”

如此一来,国共两党通过政协决议所取得的,尽管还只是表面上的政治妥协,也不复存在。再加上这时国共争夺东北的战火再度点燃,由停火令和政协召开所带来的国内和平希望,几乎在瞬间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