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十五章 四平战役与内战爆发

   四平之战的导火索(上)

 

战后中共捷足先登,在苏军帮助下占据四平以北在半个东北地区。这种情况导致国民党无法按预定方案实现对东北的接收,于是双方军队在东北地区只能诉诸武力。1946年春,国共两军在四平街展开的一场大规模的决战,直接关系到共产党能不能在东北立足的问题。战力这时还远不如国民党军的中共民主联军,虽成功坚守四平街一月之久,最后仍因损失过大而不得不撤守北满,因此也就被迫放弃了本欲立为自己首都的长春城。但是,这并不等于蒋介石可以遂其所愿,控制东北了。不仅马歇尔因担心过度刺激中共会引发关内战火再燃,因而反对政府军追过松花江,而且国民党也因为北进的兵力不足,又遭到中共在南满的作战的牵制,只好暂时止步于松花江南岸,眼看着林彪的部队在北满建立起牢固的根据地。

而为了报复蒋介石非打下长春不接受各方停火建议的强硬行为,毛泽东还很快在关内实施了报复作战。此举不仅使马歇尔的愿望落空,而且使蒋介石再难从内地抽兵增援东北。结果是关外的国民党军取胜后只能处于守势,关内的国民党也日渐开始受到兵力不足的困扰。在这样一种局面下,蒋介石仍旧坚持武力解决共产党的方针,自然难有成功的可能。

四平之战的导火索

马歇尔对国共之间出现的急剧变化,最初感觉迟钝。在他看来,政协既然已经就政治民主化达成协议,下面需要趁热打铁的就是军队国家化。只要能够完成整军谈判,国共两党间的实质性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25日,经蒋介石和毛泽东批准,整军方案正式举行签字仪式,尽管这在国共两党都不过是在做表面文章,马歇尔却充满幻想。他亲自许诺为共产党设立军事学校,训练军官,以为如此就可以诱使共产党尽快开始整军。紧接着,他专门去延安,对毛泽东说:现在中国已经到了“必须把政治分歧放在一边”的时候。他没有想到的是,由于东北苏军宣告撤军,国共之间这里争执的重心,已经转到东北问题上去了。

鉴于苏军开始撤军,中共中央明确提出:反对一党包办东北接收机构;承认东北现有抗日民主部队和民主自治政府,限制开入东北的国民党军队的数量等主张。其核心要求,就是想要与国民党分享东北的控制权。然而,蒋毫无通融余地。国民党《中央日报》公开扬言:东北不在军事调处的范围之内。马歇尔这时对东北问题的解决显然并不乐观。他既不愿看到中共势力在东北存在,又不能请允许因东北冲突而使停战功亏一篑。其基本倾向实际还是想最终让国民党完全控制东北,因此,他对周恩来提出的三人小组去东北;停战令适用于东北和军队改编方案也应该包括东北在内的提议,拖延不决。相反,他一面积极为国民党向东北运兵,力求加强国民党在东北的军事实力,好控制局势;一面力谋尽快实现中国统一,建立联合政府和恢复交通,并主张尽快撤退驻华美军和让中国军队早日参加驻日同盟国占领军。他没有意识到,随着苏军的撤离,国共之间在东北的军事冲突将会大规模展开,并直接影响到关内的停战。

  自关内停战以来,蒋介石就已经把军事进攻的重心转向关外。1月中旬,国民党第十三军和第五十二军主力已沿北宁路推进至沈阳附近的新民,一部已进入沈阳市内的铁西区。2月上旬,新六军海运登陆,车运至锦州、沟帮子线。杜聿明为确保北宁路锦州至沈阳段的安全,命令新六军第二十二师和第十三军第八十九师展开对该段两侧的扫荡作战,由此拉开了国共两党在东北激战的序幕。国共两军2月上旬至中旬在秀水河子、勿欢池、沙岭子几乎同时打了三仗,一胜一负一平,没有分出高下。

据东北局彭真报告称,苏军代表明确表示将尽可能满足中共的要求,有关组建炮兵、坦克部队、设立训练基地等问题,均可做进一步的研究和磋商。苏军代表并承认,他们过去比较顾虑第三次世界大战,态度上比较软,现在不同了。因为国民党发动反苏运动,显示必欲取消苏联在东北的特殊地位,美国则试图借门户开放之名,深入东北,但美军很难开到东北来。因此,中共应大批增强东北干部,增调主力,确保对东北的控制。这时中共在东北已经有了大约30万人以上的兵力,控制着除主要交通干线及其沿线中心城市和锦州以南之外的大部分东北地区,它无论如何不可能听任国民党否认自己在东北的地位。此前因为有停战协定约束,再加上苏军干涉,它不能自由行动。如今苏军准备撤退,并鼓励大打,它自然要有所作为了。

3月8日,苏方突然开始撤军,但却不给国民政府任何通报,使国民党无法运送部队,完成接收工作,同时却为中共顺利接收和夺取苏军撤出的各大中城市提供各种便利。苏军的突然撤退使国民党乱了阵脚,蒋介石急忙找到马歇尔,一改其此前拒不承认东北存在国共冲突的态度,要求马歇尔设法立即派出停战小组,到东北安排国共停战,以便国民党能顺利接收苏撤区。经过马歇尔修改过的方案主要包含以下几点:1、执行不组只管军事不管政治;2、执行小组随政府各军行动,与共军保持联络,协商停战;3、政府军队有权接收中苏条约规定的长春路,沿途铁路30公里境内中共军应撤退;4、政府有权进驻矿区;5、凡政府接收主权时,中共军队不得阻拦并应撤退。

不难看出,马歇尔修改过的方案并不能为中共代表所接受。周恩来当场表示,把政治和军事分开的办法是不能允许的。共产党方面的反应让蒋懊丧已极,他向马歇尔大发牢骚,埋怨杜鲁门不该用改组政府来作为其援华的附加条件;埋怨马歇尔实际上做了中共的保护伞,政协会议和整军都使共产党有空可钻。3月11日,马歇尔按计划准备回华盛顿。在登机离去之前,他再度提出一份关于派遣停战小组去东北的指令草案,并马不停蹄地接连与国共代表进行会商。然而,由于草案几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动,其主要变动充其量只是把周所反对的小组只管军事不管政治改为“小组的使命仅仅与军事事务有关”,中共代表自然难以接受。但马歇尔在登上飞机后到底还是感到有些欣慰,因为他已从周恩来的口中了解到,中共似乎并不准备推翻过去关于同意国民党军队有权进入东北和接收东北主权的许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