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十五章 四平战役与内战爆发

   四平开战经过

 

国民党军在苏撤出后的大举进攻,迫使希望占据中东路全线的中共中央不能不迅速部署四平保卫战。1946年3月23日,毛泽东第一次明确提出,要不惜任何牺牲,以战争换和平。次日,毛即开始部署四平保卫战。他在给东北局并告林彪、黄克诚、李富春等人的电报中写道:蒋介石必由沈阳出兵,向北和我争夺长春、哈尔滨,“我党方针是全力控制长、哈两市及中东路全线,不惜任何牺牲,反对蒋军进占长、哈及中东路”。“如作战结果顽军在辽阳、抚顺地域巩固了他们的地位,以至可以抽兵北上向四平街、长春前进时,你们须准备及时将南满主力转移至四平街长春之间,与黄、李及周保中协力,为保卫北满而奋斗”。据此,东北局当天就下达了具体的作战任务,并说明:“此次作战为决定我党在东北地位之最后一战”。

从中共中央和东北局的电报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共这时对东北下一步形势发展的估计都是非和不可。因此它在东北大打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在和平到来之前得到在谈判桌上难以得到的更大的利益。而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它第一必须取得苏军的密切配合,在东北停战到来之前顺利取得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及其中东路全线;第二必须使东北停战生效的时间不早不晚,早则长、哈等地尚未及占领,晚则很可能会被已经增至6个军,并且还在继续增兵的国民党军突破防线。中共中央注意到美方派专机紧急将刚刚返回延安的周恩来接回重庆,协商东北停战问题,因此一再提醒东北局,要赶快设法占领长、哈、齐三市,强调一旦停战达成,“停战小组即将派到这些城市,保证国民党的占领;但如被我控制,小组亦将保证我军的占领,以待整个东北问题的解决”。

毛甚至建议周争取能使停战协议拖后几天再签字。25日,即周恩来被美方派专机接回重庆的当天,毛泽东就指出:要准备以长春为我们的首都。这足以反映出毛对东北停战可能很快实现相当乐观,相信国民党军要想在停战协定达成前突破四平之线已没有太多希望。让毛泽东颇为意外的是周恩来25日当晚就来电指出:“从各种可能估计,在目前形势下,我方接收长、哈两市的时机恐已过去。”因为中苏又在重庆开始经济谈判,苏军现在还不交长、哈、齐,可见苏方又在以此作为交换条件。“因此争取我驻军哈、长,恐只能在谈判中求之”。据此,周恩来没有采取措施贯彻毛泽东推迟数日签字的指示。27日,国共双方达成关于派遣小组至东北九省调处停战的训令。该训令回避国共争执不下的政府军接收范围和中共军队驻地等敏感问题,只要求小组执行军事调处工作,使国共两军达成停战。

东北停战协定的迅速签字和周恩来关于苏联方面可能和国民政府达成妥协的情报,使已经有达教训的毛泽东本能地踩了个急刹车。他于27日当晚致电林彪和彭真,提出即使苏联再度与国民党妥协,你们都应“尽可能争取由我接管三市,否则二市,至少一市”。“如友方为了交换经济上之更大利益,而将一市、二市或三 市交与蒋方,我们同志亦不要感觉失望。”当然,他也注意到:“停战协定只说派小组到冲突地点停止冲突,并未规定全部停战日期,双方再可继续自由行动一时期”,故坚持我军在以次要力量巩固后方的同时,仍“必须阻止蒋军于四平以南,并给以严重打击,方有利于今后之 谈判”。这种情况说明,在3月底军事三人会议通过派遣执行小组往东北调停的协定之后,毛泽东也曾一度有过要准备让出长春、哈尔滨和齐齐哈尔三市的打算。直到两三天后,毛发现苏军仍在继续帮助中共武装夺取长、哈、齐三市,他才重又下定决心要死守四平,坚决占据长、哈、齐三市。

这时受命负责指挥四平保卫战的,是东北民主联军“前总”司令员林彪。林赶到四平街时,国民党新一军主力已经推进到泉头车站以南地区,占据中长路辽南段,开始向中长路辽北段,即四平街挺进。其前锋离四平街只有30多公里。4月6日,毛泽东在得知林彪迎敌计划后,以中央名义电林,同意其部署,并再度强调,要不惜重大伤亡达成目的。电称:“集中6个旅在四平地区歼灭敌人,非常正确。希望你们在四平方面,能以多日反复肉搏战斗,歼敌北进部队的全部或大部,我军即有数千伤亡,亦所不惜。”同时,毛亦提出要重视本溪方向的问题,称:“本溪方面亦望能集中兵力,歼灭进攻之敌一个师”。他认为:“上述两仗如能打胜,东北局面即可好转。”

毛泽东本来寄希望于达成东北停战协定后,国民党军将不得不停止在东北的军事行动,被迫承认中共对中东路及其沿线城市事实上的占领,然后再通过谈判具体讨价还价,解决两党在东北的势力划分问题。想不到,东北达成停战协定不过4天,蒋介石就公开发表谈话,坚持在政府军完成主权接收之前,东北没有内政问题可言,继续否认国民党军在东北有与中共军队停战的问题。这意味着,只要中共想要保住长春以北不失,就必须要在四平旷日持久地坚守下去。这种情况无疑不在原来的计划之中,毛泽东提出要准备在三个月至半年内组织多次得力战斗,准备数万人伤亡,已经反映出,他对即将发生的战斗的艰巨性开始有所预料了。

然而,无论中共中央还是林彪,这时对死守四平都没有太大的把握。林彪深知自己所面对的是受过美军训练和指挥的,在国民党军中最精锐的,参加过入缅作战的新一军等中央军。故11日,林彪致电中央并东北局说明:“我军方针似以应消灭敌人为主,而不应以保卫城市为主,以免被迫作战。故我意目前方针似应脱离被迫作战,采取主动进攻,对于难夺取与巩固之城市,则不必过分勉强去争取,以免束缚军队行动”。“在敌继续增兵与进攻的条件下,四平之巩固与长春之夺取均无甚把握,因此我建议我军应采取以便利于消灭有生力量为主作为当前行动的基本方针;建议停止对长春之攻击,将一切攻击长春之兵力的极大部分迅速南下,向四平街前进,求得我作战兵力之集中,以便作战。”

毛泽东长期指挥军事,当然知道林彪的意见有理。但长春眼看唾手可得,且毛寄希望于回国述职的马歇尔很快返回,会压蒋停战,占领长春至少也可增加谈判筹码,故其12日复电中虽同意林彪的意见,应“以集中力量歼灭敌人为主,不以固守城市为主,并须统筹全局,作长期打算”。但仍坚持对“长春如有可靠之内应及在力量对比上有把握,则占领之”。这时,马歇尔确已启程来华,因此中共军政领导人多有相同估计。在这种情况下,得知苏军已定于14日撤离长春,毛泽东自然力主占领长春,并要求林彪和彭真:“守住四平、本溪,以利谈判”。

4月15日,国民党方面第七十一军第九十七师和第八十七师过于前突,在金山堡、秦家窝棚、达子窝棚一带遭林彪所部截断,并包围了八十七师。该师师长黄炎率少数残部脱逃处,大部被歼。这一仗大大振奋了中共中央和林彪等前线将领的斗志。联系到马歇尔几天后就要回到中国的情况,毛泽东对形势估计再度乐观起来,称:“东北局势已转变到根本于我有利”。然而,与毛泽东对东北军事形势的乐观估计不同,四平正面的国民党军并没有因为第八十七师大部被歼而停止进攻。不仅如此,保卫四平一线的各部队伤亡却大大影响了部队的战斗力。面对这种情况,毛泽东依旧鼓励部队再坚持几天。毛泽东显然还是寄希望于哈尔滨等城市拿下后,马歇尔回来迫使蒋介石接受停战,国民党军在整个东北的大规模进攻将不得不逐渐停止下来。

这时,国民党新一军等已进抵四平街城下,分本路猛攻四平及其周围点线,战斗变得异常激烈。21、22日,国民党军除新一军指挥下的新三十八师、新三十师、第五十师继续担任正面进攻,第七十一军第九十一师和第八十七师残部则由八面城方向实施迂回,刚刚登陆的第六十军第一九五师亦进抵四平西南。四平保卫战的形势更加严峻。林彪于22日紧急调整部署,命令四平外围部队转向四平以北附近地域,接近守城部队,一面准备随时应援,一面迫敌分散,以寻求歼敌战机。当夜,毛泽东亲电林彪,强调“死守四平、挫敌锐气、争取战局好转”,同时告诉林彪,马歇尔自18日回到重庆后一直在与蒋谈,今日才开始与周谈,“得恩来电后当即告你”。

23日,林彪和毛泽东等人期盼的周恩来的电报终于到了。但来电并没有带来国民党妥协的消息。马歇尔强调,东北的军事政治问题,须到东北了解情况后才能提具体方案。周估计:东北问题非到万不得已,蒋决不愿接受中共的方案。“故我们在东北尚应准备破路大打至数十天,尤其要坚守长春,保住四平街”,“争取到我们在政治上地区上绝对占优势”。但实际上不要说大打数十天,就是再在四平坚守两周都很困难。何况国民党军这时还在大举进攻本溪,本溪方面因程世才部被抽走去增援四平,军事形势也极其危险。但仗已打到这个份上,且马歇尔还在积极调处,毛泽东自然不会轻言放弃。为此,毛泽东甚至发出了悲壮的“化四平街为马德里”的鼓动人心的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