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十六章 从“戡乱”走向崩溃

   国共内战全面爆发

 

国民党夺取东北的四平、长春之后,国共之间在关内开打成为必然。内战爆发初期,国民党军事上进展顺利。不料,战争进行了半年左右时间,战场形势就开始发生逆转。进入1947年春天之后,国统区经济濒临崩溃边缘,引起学生、民众一波接一波的抗议浪潮。此种风波的暂时平息,又伴随着军事上的节节失利而让众多国民党人扼腕不已。蒋介石因此不得不祭出“戡乱”总动员和总体战的旗帜,试图用强制性的手段,集举国之力与共产党决一死战。

国共内战全面爆发

关外、关内先后打响之后,蒋介石已经很清楚,国民党非用武力消灭共产党不可了。但是,这个时候,马歇尔尚未放弃调停的努力,故蒋介石亦并不公开发布“剿共”令,只是一面在党内鼓励强硬派表达意志,在军事上秘密部署展开攻势,一面在公开场合仍旧赞同和平。而极具象征意味的,就是这时发生在首都南京的下关惨案和发生在昆明的李闻惨案了。6月23日,由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为主,推出马叙伦等11名代表,组成上海人民和平请愿团,乘火车赴南京向各方请愿停战。该代表团实属中间派性质,并无共产党背景。然而,代表们刚一动身,南京市党部便将事先组织好的打手化装成苏北难民,从镇江上车对代表们实施阻吓行动。车到南京下关后,大批所谓苏北难民即群起殴打这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社会名流。前后辱骂、推搡、殴打、纠缠达5个小时之久,各位代表均被打伤,却不见军警出面制止。不过20天之后,7月11日和15日,在昆明较为活跃的反战人士李公朴和著名教授闻一多,又先后被军方指派的军人刺杀身亡。此等事件公然接连发生,足以显示国民党内强硬派已经是有恃无恐了。

6月13日,国防部举行作战汇报,确定“今后作战方针,应关内重于关外,关内首先打通津浦、胶济两铁路,肃清山东半岛,控制沿海口岸”。5天后,蒋介石下令首先解决位于鄂豫两省交界地区,被围已久的李先念和王震所部,给中共一个下马威。20日,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下达作战计划,预定各部队6月25日到达指定位置,6月底全面进攻。然而,周恩来19日就已经得到情报,中共中央当天就命令李先念部准备突围。结果,李部次日秘密集结,在国民党军尚未完全按部署到位之前,分兵突围而去。沿途虽仍遭强敌追堵,减员近3万人,但国民党围歼计划并未实现。

蒋介石既然已经不宣而战,毛泽东也迅速决定,把他的报复作战变成主动进攻。为了变被动为主动,毛泽东要求关内各主力部队准备依照新的作战方案开展攻势。这新的方案就是:1、太行区以豫东地区为主要作战方向,集中主要兵力尽可能攻取长垣、民权等地,主要着重在野战中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相机占领开封;2、山东区以徐州为主要作战方向,集中主要力量配合苏皖北部各区,攻取黄口、砀山等地,主要着重调动徐州之敌于野战中歼灭之,相机占领徐州;3、以中原突围部队一部出河南,,华中一部出江北,配合作战;4、上述作战基本目的以占有开封、徐州间及徐州、蚌埠间主要铁路及上述各城之半数为初步,然后准备主力渡淮河向大别山、安庆、浦口一线出击。同时,毛泽东命令晋察冀部队,在敌攻承德时,准备乘敌北进,集中4个纵队及冀中、冀晋边区主力,举行平汉战役,占领从长辛店至石门整个平汉路,相机占领保定、石门两城。

不过,毛泽东的计划尚在与各地军政领导人交换意见的过程之中,国民党方面就进一步发动了打通胶济线的作战,其第二绥靖区分东西两路,于6月23日起对中共山东军区发动进攻。第一阶段先后占领即墨、蓝村、胶县和淄川、博山,打通胶济路西段。之后又进一步发动第二期作战,成功夺取昌邑、高密等县城,打通胶济路全线。就在第二绥靖区开始实施打通胶济线的作战之后不久,徐州绥署也于7月4日发布作战命令,决心:“以确保京沪津浦长江之交通,而达到确实拱卫首都安全之目的,应先肃清长江以北,东台、兴化、高邮以南地区,及津浦路南段铁道两侧地区之匪,以利尔后之进剿。”第一绥靖区司令李默庵随即于9日召开作战会议,决定13日发起攻击。

不料,其作战计划第二天就被中共方面获得,并“被摆到了调解国共和谈的美国特使马歇尔先生的办公桌上”。苏中中共将领粟裕当即决定“先发制人”,主要出击国民党方面原定担任攻击任务的整编第八十三师位于宣家堡和泰兴两地的两个团,“以错乱敌人的部署”。战斗从7月13日打响,至15日结束,宣家堡和泰兴的两个团除不到一个营脱逃外,基本被全歼。而后,粟裕利用精准的情报,指挥部队在根据地里东突西奔,六战六捷,以1.6万人伤亡的代价,歼灭了国民党军5个旅4万余人。但是,由于国民党军兵力强大,此举并没有能够阻拦住李默庵部的进攻。到8月下旬战役结束时,国民党军已经基本达到了第一期作战目的,占据了如皋、海安等要地,从而可以确保长江通道的安全了。

与此几乎同时,部署在淮南的国民党军主力之一,第五军和整编第七十四师第五十八旅,也奉命于7月16日开始进攻淮南的中共武装。两周后即攻占天长、盱眙,进抵洪泽湖,把中共在淮南的华中第二师挤到了苏北淮南交界地区。而淮北的国民党军亦于7月18日发动攻势,先后占领灵璧、朝阳集等地,使中共陈毅部陷入严重困境。紧接着,徐州绥署以第五军和整十一师进攻砀山、夏邑,以整二十八师进攻碾庄,以整五十九师和七十七师进攻台儿庄,以整六十九师、整七十四师和第七军进攻宿迁。在陆续达成目的后,再令第七军向泗阳推进,掩护第七十四师进攻两淮。此次作战中,陈毅部因情报不确,部署失当,导致泗阳防守兵力严重不足,中共苏皖根据地首府淮阴,以及苏北重镇淮安,很快均告失守。

到10月底,中共军队被挤压在盐城、涟水、阜宁、沐阳一带狭小区域,继续坚持苏北已无可能。12月3日,国民党军再次发动大举进攻,先后攻占涟水、盐城、阜宁。尽管陈毅、粟裕两部在宿迁以北成功歼灭进攻新安镇的整六十九师3个旅2万余人,师长戴子奇被迫自杀,但是,苏北根据地也全部落入国民党军的手中,中共军队被迫退过陇海线,进入鲁南。

这个时候中共在各地作战,虽丧城失地甚多,但到底也让国民党军损失折将不少,唯独在华北战场,晋察冀和晋绥两军区失地多而无斩获。中共战后在华北战场占据着主动地位,因此,内战开打之后,毛泽东亦为华北两军区规定的较高的战斗目标,即要求它们准备用6个月或较多时间,以晋察冀军区主力夺取平汉路北平石家庄段,相机占领保定与石家庄;然后会合晋绥部队夺取正太、同蒲两路,相机夺取太原和大同两城,从而将中共华北各根据地基本连成一片。部队于7月20日开始围攻应县,8月初开始围攻大同,但攻了一个月,始终未能得手。蒋介石将指挥和救援大同的任务交给第十二战区司令长官傅作义。中共集宁作战严重失利,被迫撤围大同。紧接着傅作义采取声东击西之计,于10月11日成功占领几乎没有留置部队把守的张家口。而与此同时,中共在热河、冀东和察北的根据地,也先后丧失。整个华北战场,仅鲁西南晋冀鲁豫军区在定陶地区的一次作战,有所收获。

此番作战,国民党在夺取实地上可谓占尽风光。以至于参谋部长陈诚公开宣布:如果真的对共产党开战,也许三个月至多五个月便能解决。蒋介石亦不顾国共关系全面破裂,马歇尔可能退出调停,单方面宣布限期召开国民大会。随着11月15日国民大会正式召开,马歇尔的使命即告彻底失败。面对如此形势,就连一向主和的王世杰,也觉得中共是太过自信而自讨苦吃了。得知政府军将要攻打鸭绿江边的安东时,他和宋子文均担心引起中苏冲突,极力阻止。但得知安东毫不费力即被打下之后,马上转忧为喜,日记称:“中共军队虽号称数万,实则多为乌合之众。”据此,王世杰已不反对用武力解决东北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