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从戡乱动员到总体战(下) 

 

整七十四师的被歼,使蒋介石“悲哀痛愤”到极点。为了避免再出现如此惨重失败,蒋被迫将山东的攻势停了下来,把山东的将领召去南京,力求“对整个军队之战术、精神、纪律,作一番彻底检讨,彻底改革”。让蒋介石“悲哀痛愤”的失利还不止山东一处。3月初,蒋介石发动了袭击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的作战,并在3月17日一举占领了延安。但是,由于负责进攻延安的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的机要秘书熊向晖是中共地下党员,因此,此次进攻的消息自然事先就秘密告知了中共中央,胡宗南部占领的只是一座空城。可是,在占领延安不到一个月时间里,胡宗南部第一三五旅即被歼灭,代旅长麦宗禹被俘。5月2日,胡部后方粮弹补给基地蟠龙镇又被围攻,其第一六七旅6700余人被歼,旅长李昆岗被俘。

不仅如此,由于胡宗南为进攻延安,将驻守晋南的整编第一军董钊部调过黄河,投入陕北战场,晋南顿时兵力不足。中共晋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和太岳军区的部队,乘机发动攻势,攻克县城20余座,控制禹门渡、凤陵渡两个重要的黄河渡口,切断了胡宗南部与山西阎锡山部之间的联系,更直接威胁到关中和洛阳地区。
5月8日,已经发展到45万人的中共东北民主联军,也开始大举渡过松花江南下,联合南满和东满的部队,发起夏季攻势。不到一个月时间,林彪所部就占领公主岭、开原、昌图、通化等20多座城镇。原本就兵力不足的国民党东北守军,不得不向蒋求援。而蒋正因关内战争失利苦无良策,倍感兵力不足,自然无兵可派,只能要求东北方面收缩兵力,死守长春、沈阳等地。国共军事对抗形势,明显地开始对南京方面不利了。

面对军事进攻明显受挫的情况,蒋介石百思不得其解。对此,蒋介石总结来总结去,就是找不到自己的决策、指挥和国民党军队的根本问题何在,只能习惯于找下级的毛病。他声称:问题的关键在于,第一,国军长期作战,精神疲惫;第二,国军将领养尊处优,只图自保;第三,各级军官精神萎靡,不研究战术,不侦察敌情地形;第四,士兵供给不足,饥寒交迫,长官漠不关心,无动于衷,以致指挥每每失当,士兵毫无斗志。那么,这些问题又当如何解决呢?蒋介石却丝毫没有拿出任何有效的办法来。

由于经济政策严重失误,权力寻租现象全面发酵,再加上内战持续,城市的粮食等资源日渐枯竭,军费的消耗更像无底洞一样吞噬着政府财政,进入5月以后,物价如脱缰的野马狂奔不已,市民据以为生的粮食供应已出现严重恐慌。事实上,这时各大城市大米、杂粮、食油、面粉已迅速供不应求,影响到卷烟、火柴、肥皂等日用品的价格也狂涨不已,终于引发大规模的抢米风潮。中共自然迅速抓住这一时机,全力推动备受生活困苦折磨的在校学生和教师走上街头,掀起“反饥饿、反内战”的示威游行运动。而国民党人既无法解决经济危机,也不知道如何应付共产党在其中推动的学生运动。5月20日这一天,南京、北平等城市大批学生冲破军警包围,走上街头游行。军警强力阻止,激起了更广泛的抗议游行活动。

眼看军事形势每况愈下,中共在东北的攻势又异常猛烈,国民党人这时已纷纷主张放弃东北,将在关外的精锐之师统统撤回关内。蒋介石这时也很清楚国民党在军事上和政治上危机严重,为此,他不仅在每日祈祷时经常伤心痛哭,而且在公开场合也承认:“自从去年七月开始剿匪以来,我们前方有若干师旅团部高级指挥干部为匪所袭击,指挥官且被匪俘,这不仅影响一部分士气,而且使整个战局都受到顿挫。”但是,事到如今,除非准备让出半壁江山给共产党,否则蒋又怎么可能把已经发动起来的战争机器停下来呢?不仅如此,他连移兵入关的意见也听不进去,坚持仍要“固守长春,保卫沈阳”,期待不久之后能够在东北翻盘。

6月14日,白崇禧在军事经济专门委员会上提出几点意见,一是应明令讨伐,恢复战时体制;二是稳定第一线,与赶快建立第二线兵团;三是信任民众,建立地方武力,并举广西无共匪,全由地方有些武力;四是省主席要有全权,中央不要干涉其人事;五是应停止或延长选举期限;六是经济求自给自足。看来,蒋介石接受了白崇禧的提议,他很快决定要实施总动员令,不仅用战时体制来巩固后方,稳定社会,明令讨伐共产党,而且希望能够以总动员的方式,把大多数国人团结起来。他随即一面借最高法院检察署之名,于6月25日公开通缉毛泽东,将毛泽东和共产党指为“窃据国土,称兵叛乱,祸国殃民,罪大恶极”的“乱匪”;一面于7月4日借国民政府名义发布总动员令,以“集中意志,动员全国力量,”完成“戡乱”的目标。

其后,国民党中央专门拟定《戡乱宣传纲领》。9月初,行政院颁布《后方共产党处置办法》,规定:“后方共产党员自愿脱离党籍并声明不再作活动或愿为政府效力者,除本办法另有规定外,其自由及权利与一般国民同受合法之保障”;“凡共产党成为共产党工作者,在本办法颁布后仍不能自首者,一律予以逮捕,然后移送有关审判机关,以妨害国家总动员令罪予以从重处罚。”10月21日,首都卫戍司令部、南京市政府发出布告:“凡潜伏本市之共产党员,自应依法申请登记。”并限期至10月31日止为办理申请登记时间,“逾期不履行登记手续,一经查觉,立予逮捕法办”。

 

而后,因为总动员令作用不大,蒋介石更进一步规定所谓总体战和党政军一元化的办法,要求军事、政治、经济三位一体,以军事为主,绥靖区长官统一指挥、监督辖区内之一切,强化保甲制度,号召地方实行“自清自剿自卫自富”之“四自政策”,做到“人必归户,户必归甲,甲必归保,而不遗漏一人,不散失一分力量”,随时抽查户口,随时“痛剿”“共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