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十六章 从“戡乱”走向崩溃

   变局来临前的混乱

 

民党既然公开通缉毛泽东,向共产党宣战。1947年10月,中共中央也毫不犹豫公开提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并且指挥人民解放军在中原、华东、西北、东北和晋察冀几大战场相继发起攻势。

在反复抱怨各级指挥军平庸无能之后,蒋介石不得不于6月25日起接手国防部的军事指挥权,彻底地独断独行。因此,在最初的作战中,国民党的军事确有一些起色。如在山东战场,国民党军从6月25日开始全面进攻,虽几度发生晋冀鲁豫野战军攻入鲁西南,华东野战军主力转入进攻部队侧后,调动国民党军改变部署等情况,蒋介石都坚持原定主攻方向,毫不改变,除三十二师、六十六师和七十二师,以及整五十七师等相继被歼外,成功地达成预期作战目标。10月初,国民党军先后占领中共山东野战军用来接运驻朝苏军通过南满转运来的各种军用物资的重要港口烟台和威海卫,并且使华东野战军一、三、四纵队遭受到数万人伤亡和被俘的重大损失。而与此同时,晋冀鲁豫野战军按照中共中央的部署挺进大别山,虽然最终实现战略目的,但一路上也被迫丢弃几乎所有重武器,部队减员3万以上,近万人被俘。进入大别山以后,虽然部分牵制国民党军对山东的重点进攻,自己却因为陷入桂军经营多年的地方,部队难以在民众中立足,以致损失严重。

国民党这一轮军事上的成功,使蒋介石再度志得意满起来。他公开斥责国民党的高级将领“能够发展天才的太少,我可以说十个将领中找不出一个来”,如果“我不严格督导,那我们剿匪军事不知要演成怎样一种局势”。自6月25日独掌军事指挥权以来,“共三个月零六天的时间,可以说是国家转危为安,革命事业转败为胜的关键。”然而,仅仅几个月之后,一度沾沾自喜于山东烟台和威海卫的克复,断言共产党“已经临到总崩溃的前夕”的蒋介石,就意外地发现,国民党不仅没有扭转危局,而且在军事上竟然逐渐失去还手之力了。

先是8月20日,国民党胡宗南部属下的整三十六师在陕北沙家店地区被歼。然后由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为主组建的陈赓、谢富治集团大举渡过黄河,挺进豫西,佯攻洛阳,直下陕县、灵宝、阌乡、卢氏等城,连歼国民党守军约3万人,并利用缴获组建了榴弹炮团。该部随后突然包围了武庭麟的整十五师师部及第六十四旅,并歼灭之。又连克宝丰、鲁山等城,活捉了武庭麟。到12月下旬,经过一系列的作战之后,陈、谢部一举将一直尾追其后的国民党军第五兵团部和整三师全歼于西平和遂平之间,俘虏了兵团参谋长李英才和整三师师长路可贞等。

其间,山东战场的形势也开始改变。原本被动挨打的中共华东野战军西线兵团通过在沙土集全歼整五十七师,俘虏其师长段霖以下7500多人,其东线兵团成功跳出国民党军的包围圈,取得主动。华东野战军军西线兵团还根据中共中央命令,进入豫皖苏地区,在12月24日与陈赓、谢富治兵团会合,夺取许昌、漯河、驻马店等重要城镇,再度切断陇海铁路,直接威胁河南省会开封和国民党战略指挥中心郑州。

几乎与此同时,一直战绩平平的晋察冀野战军发动清风店战役,于10月中旬包围胡宗南的嫡系部队罗历戎的第三军。经过三天战斗,歼灭该军1.7万余人,俘虏罗历戎以下1.1万人。该部随即乘胜夺取孤立的石家庄,全歼守军2万余人。东北民主联军亦从9月14日起,发动秋季攻势,在辽西走廊歼灭国民党军第四十九军军部和2个师,共1.6万人,进而在中长中长春至铁岭间全歼国民党军第一一六师主力和第一三0师1个团,计2万余人,随后又在义县再歼从华北调来增援的国民党军2个师之大部,于11月5日结束攻势,转入休整。40天后,该部再度发起冬季攻势。于1月5日全歼国民党新五军军部并2个师,俘虏军长陈林达等。之后,连克辽阳、鞍山、开原和四平,全歼守敌第七十一军第八十八师等,迫使吉林守军逃往长春。其间,国民党第五十二军暂编第五十八师师长王家善率部起义。至此,国民党军在东北只剩下长春、沈阳和锦州几个孤立据点。蒋介石虽极力设法组织兵力救援,却发觉已经没有足够的机动兵力可用,只能下令东北守军突围南撤,但守军将领明告,全无获胜和安全脱离的把握。这一回,蒋介石再想将部队退回关内都没有可能了。

中共这时最为困难的是在大别山的刘伯承、邓小平所部,因为无法完成建立根据地的任务,又四面受敌,不得不进行游击战,消耗极大。毛泽东最终意识到前此计划无法实现,遂同意部队暂时离开大别山,以便集结力量作战。刘邓部跳出大别山后,原先背负着牵制国民党,围攻大别山根据地使命的陈、谢兵团等部的使命亦告结束,中共在中原战场的作战明显地活跃起来。3月中,华东野战军一部与陈、谢兵团攻取洛阳,歼灭守军青年军二0六师等部,俘师长邱行湘等。此际,中共山东兵团也积极出击,连克张店、周村、淄川、潍县,俘虏整九十六军军长陈金城等。西北野战军则发起宜川战役,一举歼灭国民党援军整二十九军所部2个师4个旅,击毙军长刘戡、师长严明等,占领宜川。随后于4月21日收复延安,25日占领洛川,并且一度攻克宝鸡。

进入5月后,国民党人忙于总统选举,闹得不亦乐乎。于是,改称中原野战军的刘邓部乘机发动皖东战役,击溃张轸兵团后卫第五十师主力。同月,粟裕所部华东野战军渡过黄河,于22日夺取河南省会开封,进而发起睢杞战役,于29日包围第六绥靖区副司令区寿年率领的,由整七十五师、七十二师、新二十一旅组成的区兵团,歼灭整七十五师和新二十一旅,俘虏区寿年和师长沈澄年等。这时中共山东兵团也乘机攻克兖州,全歼守敌整十二师。中原野战军则乘汉水流域国民党军兵力空虚,长途奔袭襄樊,歼其守军,并俘虏了第十五绥靖区司令康泽。中共华北部队也在这段时间里夺取临汾,切断平绥、平承、北宁、平汉铁路,并且成功歼灭太原绥署主任阎锡山组织的争夺麦收的南进部队1个总部,4个军部,9个师,2个总队。第七集团军总司令赵承绶被俘。山西省会太原至此成为一座孤城。

蒋介石对形势的判断固然也不甚佳,但他仍一秉以往态度,拒不承认失败,而是强调种种客观原因。他解释军事上的失利,说是因为政府太爱惜人民,不像共产党那样“横征暴敛”,而是处处都想要保护。只要改变战法,“集中兵力,以匪之法打匪,剿匪之胜利有十分把握,我必定在三个月到六个月以内肃清黄河以南匪之主力。”但就连一度相信蒋介石有办法用军事手段很快解决共产党问题的王世杰,这时也不相信蒋的说法了。他在日记中写道:“白崇禧等在去年此时力称,六个月内可以武力解决中共。今则东北之局势固江河日下,山东、苏北之共军依然未消灭,河南已大部为共匪所控制。今则皖北、鄂东、鄂北亦为共匪所侵入。共匪之威胁实数倍于去年此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