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十六章 从“戡乱”走向崩溃

   军事瓦解的种种原因(下)

 

中共军事上战胜国民党的一个重要法宝,严格说来并不是情报工作做得如何出神入化,而是它的策反工作非常到家。据不完全统计,从1946年6月内战爆发,到1950年6月占领整个大陆(除西藏以外)为止,战场起义的国民党军队就达到将近85万人,接近被消灭的国民党军总数的九分之一。如果加上接受和平改编的将近30万人,则占被消灭的国民党军总数将近七分之一。其中较为著名者,如1947年2月25日第五十二军五十八师王家善在辽宁营口率部1万人起义。9月19日济南守军第九十六军军长吴化文率部2万人起义。10月17日第六十军军长曾济生率部2万余人在长春起义。10月31日新编第一军暂编第五十三师师长许赓阳率部在沈阳起义。11月8日第三绥靖区副司令何基沣、张克侠率部2万余人在江苏贾庄、台儿庄起义。11月27日第八十五军一一师师长廖运周率部5000余人在安徽蒙城双堆集起义。1949年2月7日第一六军二八二师师长张奇率部5000余人在安徽芜湖至繁昌地区起义。4月23日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林遵等率舰48艘分别在南京和镇江江面起义。5月15日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河南省主席兼第十九兵团司令张轸率部2万余人在武昌起义。8月4日湖南省主席程潜、第一兵团司长陈明仁、长沙绥靖公署副主任唐星、李默庵等率部在长沙起义。9月19日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绥远省主席董其武、第九兵团司令孙兰峰等率部在绥远起义。9月26日新疆总司令陶峙岳、副总司令赵锡光及新疆省主席兼新疆保安司令包尔汉等率部在迪化(按即乌鲁木齐)起义。12月9日云南省主席兼云南绥靖公署主任卢汉率部在昆明起义,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邓锡侯、潘文华等率部在成都起义,西康省主席刘文辉等率部在彭县起义。12月11日第二十二兵团司令兼七十二军军长郭汝瑰等率部在四川宜宾起义。12月12日国防部挺进军总指挥范绍增率部在川北起义,第十九兵团副司令王伯勋等率部在贵州起义。12月21日川陕绥署副主任董宋珩、副司令兼第十疗兵团司令曾?元等率部在四川广汉一带起义。等等。

由中共秘密策划的战场起义,对于在内战爆发后尚处于优势之中,以及后来在大规模战略决战过程中的国民党军,损害之大,要远远超过郭汝瑰等人的情报的作用。如前述1947年2月下旬的山东莱芜战役,第四十六军军长韩练成不仅在战役行动中向中共方面提供准确的自己部队行动的情报,而且在中共策划下临阵只身出走,造成全军指挥系统陷于瘫痪,从而为中共军队消灭第七十三军和第四十六军4万余人,创造了重要的条件。1948年9月中旬开始攻打山东省府济南时,中共亦通过策反济南守军之一,整编第九十六军吴化文部,顺利地控制了国防部加紧空运援兵必须要利用的济南机场,并且在济南城防撕开大口子,彻底动摇了济南守军的防御决心。原计划要一个月打下的济南,只用了一周时间就攻克了。攻城的华东野战军仅以14万人就全歼守军11万人,第一次夺取了具有强固防御工事的中心城市,还俘虏了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等大批高级将领。10月17日,被围达数月之久的长春守军之一,第六十军军长曾泽生率部倒戈,向中共东北野战军交出防地。第六十军此举,也是中共长期对这支滇军部队进行统战工作的结果。而它退出防守,当即使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手下的守城主力新七军彻底瓦解,被迫也于两天后放下了武器。11月6日,淮海战役打响,两天后,第三绥靖区副司令,身为共产党员的张克侠和何基沣,率领第五十九军两个师和第七十七军一个半师2万余人实行战场起义,不仅为华东野战军打开了通往徐州的东北大门,而且使华东野战军就便切断了正急于西撤的黄伯韬兵团的退路,使中共方面毫不费力地就实现了包围黄兵团的初步作战目标。战至22日,黄百韬兵团被彻底歼灭,黄本人自杀,5个军10个师的高级将领大部被俘。其后,在包围黄维兵团的战役行动中,共产党员廖运周率领的第八十五军第一一师假意担当兵团突围的先头部队,通过中共中原野战军的防线后,即告起义,从而使黄维后续的突围部队陷入混乱,突围计划完全失败。一一师的起义,影响到第八十五军第二十三师不受黄维信任,在中原野战军的围攻下宣布投降,致使协防的第十军受到牵连,很快于12月11日被歼灭,军长熊绶春战死。如此一来,黄维兵团只好下令各自突围。15日,黄维兵团亦全部覆灭,黄维及副司令吴绍周、第十八军军长杨伯涛、第十军军长覃道善等均被俘虏。

国民党军将领这时所以会大批起义或倒戈,显然与中共地下组织的成功策反分不开。1945年秋的平汉战役中,高树勋率新八军及河北民军上万人起义,导致战后国民党第一次有战区副司令被俘,第三十军、第四十军2万余人被歼,就是因为中共自抗战爆发前开始,至整个抗战期间,都始终没有放弃做高部的统战工作,并在高树勋身边派有自己的代表。战后蒋介石不允许高部前往敌占区参加受降,反而委任他为第十一战区副司令,要高部参加打通平汉线的作战,高自然不满。这时中共乘机策反,犹豫再三之后,高最终决定倒向共产党一边。淮海战役中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张克侠、何基沣等部的起义以及第一一师的起义,更是直接由长期潜伏在国民党军队内的共产党人领导发动的。第一一师内部甚至建有秘密的中共党委会,师长廖运周就是党委书记。

中共对国民党军队的策反工作之所以容易成功,实得益于三点:第一自然是因为军事形势根本逆转,蒋介石的指挥完全失败,众多军事将领已失去继续作战的信心和勇气。中共又严格区分了战场起义和缴械投降的政策界线,起义部队不仅可以基本维持原有编制,而且官兵均可享受不咎既往的待遇。第二是国民党军内部派系林立,互相挤轧,特别是杂牌军,包括百嫡系出身被编入中央军的将领,备受不平等待遇,造成众多非嫡系部队离心离德倾向严重。第三是有不少将领正义感强,颇具理想性格,对蒋介石国民党此时的作为和政策极为不满。蒋系亲信或嫡系将领中的一些人,后来之所以也选择起义,也多有颇为相似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