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李、白发动和平攻势(上)

 

李宗仁刚一当上代总统,就雄心勃勃地试图兑现自己实现国内和平的诺言。1月22日,上台伊始,李就发表文告称:“只要和平能早日实现,国家能早日步入和平建设之坦途,宗仁个人进退绝不计及”。“中共方面所提八条件,政府愿即开始商谈。兹已派定代表,俟得中共方面答复,和谈即可进行。”李同时分别致函李济深、沈钧儒、章伯钧、张东荪、宋庆龄、张澜、张君劢、罗隆基、黄炎培、章土钊、陈铭枢等中间派人士,征求他们对和平问题的意见,说明自己求和的决心。其后,他迅速令饬行政院办理下列各项事宜:(一)各地“剿匪”总部一律改为军政长官公署;(二)取消全国戒严令(接近前线者俟双方下令停止军事行动,再行取消);(三)裁撤戡建大队,交由国防部另行安置;(四)释放政治犯;(五)启封一切在戡乱期间因抵触戡乱法令,而被封之报纸、杂志;(六)撤销特种刑事法庭,废止特种刑事条例。他同时还下令释放张学良和杨虎城。

白崇禧本不赞成李宗仁做这个“代总统”,因为一旦形势稍有变化,蒋介石即可重新行使职权。但蒋既然已经离开南京,李宗仁也已取得名义,他也还是多少抱有一些希望。他要黄启汉到南京去,告诉李宗仁,既然已经走上这条路,就一不做二不休,先来个释放政治犯,开放言论自由,争取人心;然后下令将蒋介石的嫡系干将陈诚和薛岳撤职,削其左膀右臂;同时与行政院长孙科商谈合作办法,不行就改组内阁。总之,冒险一搏,假如搞不过蒋,那就与蒋撕破脸。李宗仁显然也试图一步步照此去做,但由于一切实权仍操在蒋及其亲信手中,李的大多数命令其实连南京城都出不去。

就在蒋介石宣布下野的第二天,北平傅作义宣布接受和平改编,整个长江以北的广大地区和国民党的将近200万军队基本落入中共之手,形势对南京更加不利。李宗仁这时的思想也颇为矛盾。他无论如何不想看到南京政府会走上北平傅作义的道路,并且深知他能否很快阻止解放军向南推进,将成为他显示政治能力,迅速赢得党内外广泛支持,最终取代蒋介石的关键。为此,他这时一面秘密派专人送电文给李济深,请其力劝解放军缓和攻势,开始和谈,以符人心,一面秘密派过去为中共工作过的刘仲华与黄启汉同去北平,带信给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极力表示自己只求“迅速推动和谈”,“决尽绵薄谋和平之实现,名位权利绝不计及,也绝不为特权做掩护,求外援之支持也”。

对于李宗仁上台,中共中央早就有所准备。但李宗仁上台还是使形势略显复杂,中共中央一时还无法判断蒋介石是否真的能退出政坛,也不清楚当上代总统后的李宗仁能否真的赞同毛泽东的八项条件。因此,当南京政府行政院临时政务会议宣布要派邵力子、张治中、黄绍?、彭昭贤、钟天心等五人为和谈代表后,毛泽东当即起草中共发言人的公开谈话,强硬表示:彭昭贤是主战最力的国民党CC派的主要干部之,根本就是一个战争罪犯,中共方面绝不接待这样的代表。而我们之所以同意在毛泽东对时局声明的基础上与南京反动政府谈判和平解决的问题,只是因为这个政府手里还有一部分反动的残余军事力量,如果它愿意接受八项条件,那么用和平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就可以使人民少受痛苦。问题是“南京反动政府是否愿意接受中共所提出的反映全国人民公意的八个条件,现在谁也不知道”。不仅如此,中共中央还通过陕北广播电台,进一步宣布一份包括蒋经国、潘公展、胡适等人在内的37人的战争罪犯名单,以此来向南京政府施加压力。

鉴于形势尚不明朗,中共中央决定继续从军事解决着手。它电示潘汉年转告黄绍?,中共中央已同意和白崇禧联合对蒋,要自立即派代表经河南信阳转道郑州,与中共前线负责人联络。黄绍?当即表示:一定马上打电报给白崇禧,要他派人前去接洽。黄绍?同时告诉潘汉年,他得知李宗仁代总统的消息之后,就立即电报李,要李务必停止所谓的“戡乱”,取消紧急法令,释放政治犯,恢复言论自由,否则的话无法与中共商谈和平。黄认为,李宗仁当这个代总统也是一个机会,可以利用这个位置把战争停下来。他明确表示,他不想充当南京政府的和谈代表,只愿以私人身份奔走和平。他问道:你们能否设法派人和我:—同到北平去,同你们的中央负责人商谈出一个和平基本协议的草案,然后我拿给德公和健兄去考虑?

潘汉年对此表示拒绝,说明:李宗仁如能效法傅作义,先明确接受毛泽东的八项条件作为先决条件,就好具体商谈和平解决方案。如果像李宗仁现在这样,在南京空谈什么议和停战,恐怕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他建议黄还是尽快劝告白崇禧与刘伯承、邓小平洽商军事反蒋。因为如果局部商洽能够成功,将来很容易发展成全面的和平。第二天,黄绍?按照与潘汉年的约定离开香港,经广州飞回武汉,向白崇禧报告接洽结果。据黄绍?回忆,因蒋介石下野,李宗仁上台,白崇禧这时的态度已经有了很大变化。25日,白崇禧并没有派他的心腹干部前往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接洽,只是派了身为湖北省社会名流的鄂省和平促进会主席李书城和促进会干事李瀛刚二人,经信阳到漯河解放军刘、邓华东野战军第四纵队所在地。经军委批准,四纵政治委员雷荣天等接见李书城和辜瀛刚。李书城称:临动身时,白崇禧一再表示对毛泽东提出的八项条件并无多少不同意见,只是感到中共方面宣布的战犯太多,尤其不应包括他本人在内。据李书城说,白崇禧甚至表示,他不会因此而放弃与中共合作。若得中共同意,他愿意充任江南进攻蒋系军队的先驱。

雷荣天的答复是:白崇禧愿意反蒋,我军欢迎,但白近几年来助纣为虐与中共为敌的事实也不容抹煞。因此,白崇禧应认清形势,尽快放弃一切幻想,如能协助我军解放江南,自然最好,如若不能,像傅作义将军那样,接受和平改编,也可以将功折罪。他希望知道白崇禧有何具体计划。李书城和李瀛刚对白在军事上的考虑显然毫无所知,只是强调白希望能够保全军队,最好是只改变部队名称与指挥系统。根据他们的想法,在以后的联合政府中还应给白以相当的位置。当然,他们也表示,对白还是有必要施加一定的压力,如此估计白也会接受改编军队的条件,只是最好能够讲求方式,酌量缓急适宜,尤其对白应从宽处理,允其立功赎罪。

    二李关于白崇禧希望保全军队的一席谈话,多少可以反映出白崇禧这时的心态。在蒋介石下野,李宗仁代行总统职务之后,白崇禧也像李宗仁一样,对于和平问题存在着相当多的幻想。他在给黄启汉的指示中直截了当地提出,应当争取就地停战,及早开始和平谈判,务必劝说中共军队不要过江,将来以长江为界,暂时南北分治。他甚至在1月22日写给李济深的信中声称:现在李宗仁既已就位,决以最诚恳态度与中共进行和平谈判,就应全力求和,并努力扫除独裁祸根。至于将来国是,则应“由国人公意抉择”。这种态度,清楚地显示他在蒋介石下野后心态上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这也就难怪,他在与黄绍?争论时会强硬地表示:  “如果(中共)迫我太甚,仍然还是打。你知道我们以前是草鞋出身,最后还可以上山打游击同他们拼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