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十七章 国民党对中共的最后一搏

   李、白发动和平攻势(下)

 

对于李、白心态上的这种变化,中共中央当然不可能十分了解。注意到李宗仁公开表示愿意接受八项条件,毛泽东对按照北平和平解放的方式解决南部中国的问题开始有了相当的信心,因此突出强调要利用李、白与蒋系的矛盾。他特别去电要吴克坚转告在上海的刘仲容,要他转告李、白:应“准备实行和蒋系决裂,和我方配合解决蒋系”,使自己与蒋系有所区别。就在李书城等密访漯河解放军前线的同时,黄启汉与刘仲华也于26日由南京飞来北平。28日上午,中共新任北平市长叶剑英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与二人谈话约一个小时。黄、刘二人详细介绍李、白两人手下可以掌握的军队情况,说李宗仁交待,他所设想的和平解决办法无非两种:第一是局部和平,并与中共并肩作战;第二是切实在八项条件下里应外合,推动全面和平。李的计划是想等蒋离开后,真正拿到政权再与中共言和。为此,李宗仁要求他们作为李、白二人的私人代表,留在北平,以便成为他们与中共联系的固定中间人。

在北平市委随后举行的碰头会上,与会者对叶剑英介绍的谈话内容都表示不满意,因为刘、黄二人并没有带来多少新的东西。可是,在西柏坡的周恩来读到简报后,却认为黄、刘二人的谈话有具体内容,有文章可做。在周恩来起草的中央复电中,特别批评北平市委对利用桂蒋矛盾重视不够。电报指出:  “加深李、白与蒋系的分裂,逼其站在我们方面,走上推翻美蒋统治的道路”的方针,对我十分重要。有必要利用一切机会使李、白反美、反蒋,与蒋系火并,以利我各个击破。因此,周具体指示叶剑英下一步谈话的策略办法。这就是,要刘仲华立即返回南京,告诉李宗仁:“如其果有反蒋、反美,接受毛主席八条要求的真意,即应迅速与蒋分裂,逮捕蒋之嫡系将领如顾祝同、汤恩伯、俞济时、陈大庆及特务头子毛人风、郑介民、叶秀峰、郭紫峻、毛森等人,方能站稳脚跟,进行和谈。否则,李、白不扣复兴社和CC系,结果必致李、白为复兴社和CC系的特务分子所暗算,弄得身败名裂,两头失踏。中间道路是万万走不通的。如李、白确愿在行动上有反蒋反美的表示,刘仍可来平,并携带密码呼波与叶接洽,以便建立联络。如李、白托黄、刘转告之言,纯系骗局,则中共便无此余暇与之敷衍。”

2月2日,叶剑英根据中央来电,再度接见刘仲华;转达中共中央电报的内容。刘仲华听后,多少有点犹豫,他说:李太稳重,恐怕不敢作为。昨天上午,自己在电话中曾告诉他,蒋这次公然释放冈村宁次等战犯,他作为代总统,应先把冈村扣起来,听候人民处理,李却以在电话里听不清为由,不置可否。据刘仲华说,.李的打算是先分化南京的政治力量,争取一部分军队为其所有,然后再有所作为。如此计不成,李那时或许会回武汉举旗反蒋,与中共并肩作战。但刘估计,李在南京既无力量,也无胆量逮捕中共所提到的那些人。他建议一方面中共应向李进一步施加压力,一方面可考虑抛开李,单独与白崇禧谈判,策动白单独与中共合作。

刘仲华还未动身,就接到李宗仁的电话,李坚持要刘留在北平,协助安排南京所派和谈代表来平事宜。而与此同时,眼看解放军仍在节节逼近长江北岸,国民党主战派重新发出战争鼓噪,李宗仁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不得已,他又亲自找到过去曾经和陈毅在苏北有过交往的李,明扬,请他秘密前往江北陈毅部所在地,向陈毅解释他的难处,要求解放军南下能缓以时日。5日,李、姜二人到达淮阴中共军队驻地,随后被送至野战军前线指挥部。根据中共中央的建议,陈毅和饶漱石一起接见了他们。

据李讲,蒋已将嫡系部队及实权机关随同主战分子,一同撤至粤、闽、台,表面上说是政府南迁广州,实际上主要机关和重要物资全部移往台湾,准备解放军渡江后在台湾组织政府,与美、日建立东亚反共同盟,订立军事协定,继续顽抗。蒋介石甚至还有计划,想要建立日本志愿军,释放冈村宁次就是为此。对释放冈村一事,李宗仁表示十分遗憾。他事先并不知情,事后曾命顾祝同将其抓回,但顾假装派人去搜捕,然后用“不知去向”来打发他。现在,蒋介石把江防大部都交给了桂系军队来防守,而让汤恩伯留守京沪。蒋的如意算盘是这次决不能谈成和平,中共非过江不可,那时首先倒霉的必是桂系,而他的嫡系将能够顺利后撤并监视李宗仁的行动。现在李宗仁在南京其实只是光杆司令一个,因此李宗仁对于逮捕在南京的战犯一事,颇感为难,称:“不要说逮捕他们,今天我不被他们捉去已算很好了”,

姜的讲法略有不同。他说,李宗仁临行前曾对他说,在蒋介石的军队中,他已经能够掌握百分之二十,如李延年、刘汝明等部,他有把握可以争取。黄旭初在广西的部队也可以参加反蒋,进兵广东。整个桂系有30万军队,加上正在广西招募的20万新兵,可以和蒋一拼。只是现在必须设法把桂系军队一部调至江西,一部调来南京附近,同时逼迫汤恩伯所部10余万军队退出京沪杭防区,另外改组国防部和联勤总部,撤换蒋之嫡系徐永昌及南京卫戍司令张耀明等人。那时候,如果汤恩伯还不听话,他就可以想办法把汤恩伯给解决掉。

还在陈毅等人与李明扬进行谈话之前,李宗仁就在南京那边一个劲儿地给北平的刘仲华打电话,要求中共方面尽快安排南京和上海的代表来平,说是要来北平谈和的人越来越多了,有些老先生甚至闹到总统府来,那些中外记者更是吵着嚷着要来北平。有个“南京人民代表团”早在3日就飞到青岛,等着进去了。

2月初,毛泽东估计“武汉、京、沪、长沙、南昌、杭州、福州、广州均有按照北平方式解决的可能”,因此对和平谈判较前积极。他明确表示:李宗仁、白崇禧,只要能站在有利人民事业的一方面,  “依照北平办法解决京、沪、汉等处问题,我们即会以对待傅的态度对待他们。”太原如能照北平方式解决,我们亦可照待遇傅作义那样待遇阎锡山。2月2日晚,毛泽东听到南京电台说,南京、上海都有代表团要来北平为沪宁和平游说。3日凌晨,毛就起草专电给北平的叶剑英和彭真等,要他们“不要拒绝”,而且要“有礼貌地招待他们,探明来意,报告中央”。可见,中共中央这时已采取积极推进和平进程的方针,凡以私人资格前来的,几乎是来者不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