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 第十七章 国民党对中共的最后一搏

  国共斗争大局底定

 

还在李宗仁、何应钦等待自己的谈判代表送来中共中央的和平协定之际,南京国防部就已经按照蒋介石的要求,秘密拟定“国军今后作战计划”,报蒋批准。计划以“确保广州与重庆两大陪都”为目的,准备“首先沿浙赣路与湘桂路及其以南地区准备第二抵抗地带,并建立及巩固沿海口桥头阵地,培养战力,加强后方,相机转入攻势。应于三十八年八月底前完成各海口桥头阵地工事,三十九年底前完成反攻准备”。具体部署着重于加强青岛守军实力,意图以此为恢复华北之据点,并牵制解放军南下。另自崇明岛至广州湾各海口建立坚固据点工事,以台湾为补给总枢,支持浙赣路与湘桂路及其以南之各抵抗力量。同时,胡宗南部与宋希濂部、罗广文部由汉中及其以南渐次集结,形成西南重心;以马步芳等部负责西北,逐渐捕捉战机,造成有利态势。

蒋介石得知谈判结果后,马上想到的是坚守上海,争取造成国际影响。20日,蒋亲自电示京沪警备总司令汤恩伯,要其死守上海高桥、江湾、殷行、吴淞、南翔、闸北六区,并以杨行、大场、彭浦三区为其外围。当然,他也清楚汤未必能够坚守半年以上,故特别指示道:万不得已“预备放弃各区之工事同时,须有彻底爆破之准备,勿使为匪所利用也”。

21日,解放军大举渡江。何应钦主持行政院发表公报,声称:  “政府,为谋取全面和平,使人民获得休养生息之机会,派遣代表前往北平与共党商谈停止战事,恢复和平之办法,经过两周有余之折冲,未能达到协议。最后共党竞提出所谓《国内和平协定》,并限期答复全文八条二十四款,完全为征服者对被征服者受降之处置,其目的在施用武力以消灭国家军队,造成恐慌,以摧毁人民自由与社会安全,一面更发动全面攻击,强行渡江。至此,共党毫无谋和之诚意,而甘心破坏和平,扩大战乱,与国家人民为敌,已大白于天下。”

解放军渡江次日,蒋介石从溪口赶到杭州,召集李宗仁、何应钦、张群、吴忠信等,决议四项方针:“(一)关于共党问题,政府今后惟有坚持作战,为人民自由与国家独立奋斗到底。  (二)政治方面,联合全国民主自由人士共同奋斗。(三)在军事方面,由何院长兼国防部长,统一陆海空军之指挥、。(,四)采取紧急有效步骤,以加强中国国民党之团结及党与政府之联系。”蒋随即电示广州中央党部,要他们做好欢迎南京府院各负责人南下的准备。

几天后,即4月27日,蒋介石公开出面发表告全国同胞书,态度强硬地声称:“现在共党匪军强渡长江,南京业已撤守,我爱国军民同胞八年血战,从日本军阀铁蹄之下光复的首都,为时未及四年,又沦陷在共产国际铁幕之中。我们今日面对着这一种摧残人民自由,毁灭国家独立,威胁世界和平的黑暗的暴力,每一个国民的生命已经是与整个国家的存亡结成一体而不可分了。……我们知道共产党问题是一个国际问题,不是我们中国所能单独解决的……我们承认过去东北和华北屡次的失败,我们预料当前局势也许更要恶化,但是我们决不气馁,更绝不失望,要知道我们过去的失败,并不是匪军实力怎样坚强,而是我们政治的缺点、经济的恐慌、内部组织的松懈,使共党匪徒有隙可乘……渡江是匪军发展的最高峰,同时就是共党暴露他最大的弱点。换言之,也就是他失败的开始。”

然而,蒋的信誓旦旦并不能使国民党四面楚歌的悲惨局面有一丝改变。由于败象尽显,还在北平和谈过程中,国民党大批军政骨干就已经开始争先恐后地与共产党联络,意图倒戈。除浙江省主席陈仪秘密策动汤恩伯起义,事泄被捕,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策动的南京卫戍部队和警察起义事被特务破坏外,驻守长江南岸芜湖至繁昌的一六军二八二师、奉命开往江阴担任长江江防守备任务的“重庆”号巡洋舰、首都卫戍总司令部所属第四十五军第九十七师、原国防部预备干部局陆军预备干部训练第一总队等,均先后起义。

解放军大举渡江,国民党军更是兵败如山倒。4月20日夜,解放军长江下游渡江部队就已经突破国民党军江防,然后迅速推进,攻占繁昌、荻港、铜陵等地。西段部队亦于22日占领安庆。东段国民党重兵防守的江阴要塞,于22日凌晨被中共地下组织从内部占领,要塞总台长等集合队伍宣布起义,国民党在整个长江下游的防线至此土崩瓦解。23日晚,解放军已经占领国民党政府的首都南京。5月初,更占领江浙各重要城市,完成对上海的合围。随后借助于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副司令长官兼河南省主席、第十九兵团司令官张轸的起义,以东北野战军组成的第四野战军也于5月中相继占领武汉三镇,夺取长江中游南岸的广大地区。

军事上已不可守,国民党中央内部政治上依旧你争我夺,互不相让。蒋介石为防止李宗仁再度干扰其政策,和谈刚一破裂,他就提议在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下设立“非常委员会”,凡政府重大决策,必须先在该委员会获致协议,再由政府依法定程序实施。李宗仁本来就忿忿于蒋介石幕后把住权力,自己全无施展空间,如今更不愿被蒋弄成傀儡,充当国民党失败的替罪羊。因此,身为代总统,他离开南京后却坚持不去广州,跑到自己起家的根据地桂林,躲了起来。

蒋介石这时一心指望美国政府能够注意到共产党有夺取整个中国大陆的危险,而及时伸出援助之手。但事实上,包括这时在美国求援的宋美龄、宋子文在内,所有蒋之部属都强烈地担心美国可能会抛弃蒋,而选择李宗仁,甚或会因为幻想毛泽东可能走与苏联分离的南斯拉夫共产党领导人铁托的道路,而准备承认共产党政权。为了阻止美国政府走向承认共产党政权的趋向,蒋这时更不惜调动一切可能的手段,强调立即援助国民党的必要性。

让蒋介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美援还没有等到,美国政府却于7月底发出美中关系白皮书,把导致共产党在中国胜利的责任完全推诿于蒋介石和国民党。蒋介石在事前即得知消息,紧急动员在美人员,劝告美方切勿给国民党雪上加霜。美国政府公布白皮书后,蒋马上组织力量翻译、研究,告诫党政军不得轻易发表言论,以免造成美国政府的反感,导致更多的损失。结果,国民党人很快发现,白皮书也有积极一面。外交部公开发表声明指出:中国政府对“美国政府对于吾人素所坚持之两个基本观点,已表示相同之意见”甚表欣慰。“其一为中国共产党乃彻底之马克思主义者,且为莫斯科之工具。其二为苏联确已破坏一九四五年中苏条约之条文与精神。

当然,无论美国发表白皮书与否,到这个时候来指望美国人会帮助自已挽回在中国大陆的失败,都已经来不及了。5月24日,解放军攻克太原。三天后,又攻占上海。毛泽东随即指挥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向福建推进;指挥第二野战军经营川、黔、康;指挥第四野战军进入湖南,占领两广;并以第一野战军进军甘肃、宁夏、青海,然后分兵两路,一路进军新疆,一路进军川北,与二野协同解决贵州、四川和西康。④在解放军各路大军的强有力进攻下,各地国民党军更加不堪一击。大批省区国民党军政长官宣告脱离国民党广州政府,先后实行起义。

国民党中央系与桂粤湘等地方派系军人互不信任,甚至相互防范和掣肘,蒋习惯性地直接插手军队调动,使一切军事计划形同虚设,都由来已久。在国民党军已成惊弓之鸟,人人自危的情况下,这种状况不可避免地更加加剧了国民党人相互之间的猜疑和不信任。随着8月4日国民党长沙绥署主任程潜、第一兵团司令官陈明仁率部起义,解放军不费一枪一弹进入长沙,华南以至西南,已全部暴露在解放军的攻击矛头之下。不出三月,白崇禧部大部就分别在湖南和广西被聚歼,广东、广西先后为解放军  。攻克。退往重庆和西南地区的国民党政府及其军队,也仅撑持到12月即告崩溃。除去退往台湾和沿海岛屿上的国民党军队以外,国民党在中国大陆大规模军事抵抗,至1950年4月即不复存在了。

1949年10月1日,中国共产党在北京正式宣告成立新的中央政府,定国号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废除中华民国的旧法统。到1950年5月,解放军又成功地夺取海南岛和舟山群岛。这样,除了台湾岛、澎湖列岛和浙江、福建沿海的个别小岛外,共产党已经解放整个中国大陆。尽管,很快爆发的朝鲜战争使退至台湾的国民党人从此得到美国的保护,但蒋介石和国民党对共产党的斗争乃至于战争,至此已是彻底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