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地中海--西方文明的摇篮(1)

      这是地中海的卫星图,我们可以清晰地分析出,在 530 万年前,由于板块运动,大西洋东部裂开了一条窄缝,形成了直布罗陀海峡。大西洋的海水正是从这条窄缝流入,从而注满了干涸的山谷,形成了我们现在所熟知的海域

1961 年,海洋地质学家拜恩和资深海洋学家赫西带着新研发的地震剖面仪前往地中海进行海底勘探。此行漫长而艰险,而地震剖面仪所显示的一些明显异常的数据,使他们更加感到厌烦。然而,随着勘探的继续,他们发现这些看起来十分异常的数据并非是错的。虽然他们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在海床发现基岩,但他们发现了与基岩完全不同的物质,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探测仪上会出现异常读数。历经 10 年的研究和 1 次深海钻井工程之后,他们终于得知,那覆盖海床的是厚度超过 1.25 英里的盐层。这个发现令人十分震惊。盐层的厚度几乎和阿尔卑斯山的高度一样,而这也就意味着,这片 965000 平方英里、容水量达 110 万立方英里的地中海曾经干涸过。当科学家们将地质数据整合起来后,神奇的故事开始了。

板块运动

      特提斯海由东地中海和西地中海组成。最初,它将北部的劳亚古陆和南部的冈瓦纳古陆隔开。大约 600 万年前,两块陆地漂移碰撞到一起,切断了这片海水的水源。之后不到 2 000 年,这片海域就消失了

大约在 600 万年前,非洲板块和亚欧板块移动并撞到了一起,这使得当时的特提斯海被陆地所环绕。由于临近的大西洋的海水无法流入这里,特提斯海的海平面开始急剧下降。此外,由于从河流注入的水量远远小于其表面的蒸发量,因此在大约 2 000 年之后,这片广阔的海洋慢慢消失了,留下的仅仅是厚厚的盐层。所有的海洋生命也随之灭绝,深邃又干旱的山谷将非洲、欧洲和亚洲隔断。

在此后的 20 万年间,这片南邻阿特拉斯山脉、北接阿尔卑斯山的土地一直维持着这种低洼贫瘠的状态。最终(大约 530 万年前),强烈的板块运动形成了直布罗陀海峡。大西洋的海水通过海峡灌入山谷,100 多年后,形成了现在我们所熟知的地中海。

洞中探秘

      海洋盐跃层

为了了解地中海早期的历史,我们需要潜入海中,找到一个很特别的水下洞穴。奇怪的是,水下洞穴考洼格林达的入口在陆地上----距离波尔图克里斯托不远处的马略卡岛海岸附近有一个巨大落水洞,宽 30 米,深也有 30 米。这一落水洞的底部就是一个大型的深海山洞群的入口。(落水洞:地表水流入地下的入口,表而形态与漏斗相似,是地表及地下岩溶地貌的过渡类型。)山洞表面的水来自降雨或者河流,因此这里的水是淡水。但是由于一种被称作“海洋盐跃层”的现象,水面以下几米深的地方变得一片漆黑。当两种不同密度的水混合时,会变得像是盘旋着的石灰。在这里,表层的淡水和深层的海水混合,形成了这种奇妙的盐跃层现象。这一迹象也表明,这些山洞确实是通往海洋深处的。

 

      探险家在考洼格林达山洞中潜水时的照片。他们发现了一些石笋和钟乳石,它们是由含钙海水滴落时水分蒸发而形成的。这意味着很久以前这些水下山洞曾经是干燥的

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山洞群,里面的构造令人叹为观止。起初,我们在狭窄的岩石通道内游动既危险又费劲,但突然间,山洞前方出现了一片开阔又壮观的空间。山洞壁上有一些透明的沉淀物,在电筒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一些岩石从山洞的顶部和底部向外伸出,造型十分精致。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展览馆。

最令我们感到奇怪的是,这些鬼斧神工的构造是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含钙质的水在滴落过程中蒸发才会形成这些从山洞底部向上伸出的石笋,或者自上向下头部尖尖的钟乳石。问题在于,蒸发只会发生在空气中,但这些山洞却是在水下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在过去的某段时间里,这些山洞是极其干燥的。碳定年显示,这些洞中细长的沉淀物大多已有 80 000 年至 143000 年历史了,这这意味着,它们形成于一个冰期的结束和下一个冰期到来期间。在冰期时,海水在两极形成了高达几英里的冰川,致使地球上的海平面急剧下降---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些山洞曾经干燥过。

 

      球根状钟乳石

除此之外,这些山洞还有其他令人惊叹之处。潜水员发现了一些之前从未见过的球根状钟乳石,它们很像生长在茎上的巨型黑莓。这些结构表明,地中海的海平面曾不停地变化过。这里的每一个“圆球”都富含矿物质,据了解,它们必须在海水表层形成,且需要空气和水才能生长,因此,只有海平面一升一降才会有新的结构生成。这些圆形钟乳石极其罕见,它们记录了海洋的变化。海平面的起伏源于一些气候变化,而不是因为冰期的到来。我们在地中海似乎看到了一幅古时候有趣的画面:那时的海洋比如今的要浅得多,这些山洞里还没有水,它们还在高高的海平面之上,而不是在海洋里。

这也可以解释这一山洞系统中其他的一些考古发现。例如在 40 年前,人们曾在这里发现了史前鹿的化石,但现在这种鹿已经灭绝了。大约 5000 年到 6000 年前,这种鹿在此地的数量还很多。

最早的定居者

      沉入海底的地中海古城

我们在这些山洞里发现了早期人类存在的证据,这也许是最令人感到振奋的。我们还找到了一条用石头堆砌而成的小路的残骸,大致推断它应该建造于公元前 2000 年左右,这条路将一个叫作“考洼季诺维萨”的山洞与更高的地方相连。在这里还发现了超过 100 件的瓷器碎片,这些瓷器可以追溯到青铜时代。以上这些证据都清楚地表明,地中海沿岸曾经有古人类居住。波尔图克里斯托附近的山洞里发现的一些证据表明,马略卡岛沿岸曾有人类居住。除此之外,还有证据表明,包括黎巴嫩、巴勒斯坦、叙利亚、安纳托利亚以及两河流域北部的早期文明发源于地中海附近的其他区域。一旦人们在沿岸地区建立起群落,他们就可以利用地中海的特性在地中海的其他地方开拓殖民地。早期,人们用划桨一下一下地渡过海域,抵达了爱琴海群岛、撒丁岛以及西西里岛,最终踏遍了地中海长达 28 600 英里的海岸线,随处安家,靠海而生。

 

      火山玻璃。喷出或流出地面的岩浆如果很快遇冷凝固,矿物来不及结晶,就会形成玻璃质的火山岩

例如,黑曜石是一种可以用来制造工具的火山玻璃,这种材料产自米洛斯的基克拉迪群岛,但在希腊本土却发现了 10 000 年前的黑曜石。显然,它们是由早期居民在米洛斯挖出后带到希腊的。现在,让我们回到西西里的墨西拿,我们还在等待探险船的到来。墨西拿海峡是欧洲最繁忙的海洋航路之一,每天都有邮轮和运输船在这条狭窄的海峡间来回航行,但“都达公主号”还没有现身。我们不得不找了一艘比“都达公主号”小得多的游艇,进行我们早已计划好的潜水,尽管这并不是一个上佳选择。因为地中海从整体上看虽然较为平静,但墨西拿海峡却是其中最危险的一片海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