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科特斯海--地球水族馆(2)

一些书籍对鲨鱼是这样描述的:鲨鱼位于食物链的最顶端,通常被称为顶级食肉动物。但放在现在来说,这只是老旧新闻了。在过去的 20 年里,人类已经成为最致命的杀手,鲨鱼只是人类捕捉的猎物而已。

下图:媒体曝光日本鱼翅工厂:千只鲨鱼割鳍后遭弃。

随着东方世界对鱼翅汤的需求越来越多,当一个 2 磅重的鲨鱼鳍可以卖到 50 到 100 美元时,毫无疑问,商业化的鲨鱼捕捞开始繁荣起来。在欧洲及美国,将鲨鱼的鳍切下来后将鲨鱼扔回海里的行为是违法的。在墨西哥,虽然法律上并没有明令禁止这一行为,但却对这种行为极其抵制,然而这种行为仍然时有发生。我们无法确切得知全世界范围内有多少鲨鱼被捕杀。许多鲨鱼鳍都被运往香港,据香港当地估计,每年捕杀的鲨鱼数量可达 2600 万到 7 300 万头,还有数据指出这个数字可能超过 1 亿。

2005 年,科特斯海被列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中,这里的鱼类和海洋哺乳动物已经所剩无几。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去调查过度捕捞和鱼群的大量死亡对双髻鲨的影响到底有多严重。

下图:在过去的 30 年里,由于过度捕捞,科特斯海的双髻鲨数量急剧减少。

双髻鲨别名叫锤头鲨,共有 9 种,之所以叫锤头鲨,是因为它们头部长有长长的扁平圆形突起,看起来很像扁平的锤子。实际上,这个“锤头”是嗅觉器官和高度发达的电感受器,构造十分复杂。双髻鲨的两个鼻孔分别位于“锤子”的两侧,鼻孔中的特殊构造可以过滤海水。由于两个鼻孔之间的距离比较远,使得双髻鲨可以对更宽的水体进行取样,这种“立体嗅觉”也使它们对周围环境更为敏感,当鱼厂的渔船将废料倒入海中时,双髻鲨总是最先来觅食的,这说明它们的嗅觉极其灵敏。

双髻鲨有专门的电感受器,被称作“劳伦氏壶腹”。壶腹分布在“锤头”的下表面,对电磁场甚至是每种生物周围微弱的生物电场都极其敏感。双髻鲨通常在海底游动,游动时它们奇特的 T 形头不停地呈圆弧形晃动着,以此来感应微小的电场。通过这种奇特的感官系统,它们甚至可以“挖出”那些躲藏在海底淤泥下的猎物。 ①劳伦氏壶腹:后世生物学家把劳伦兹尼发现的鲨鱼体孔称为“劳伦氏壶腹”。

右下图:在过去,大批双髻鲨回来到科特斯海的海底山附近觅食。

正是由于对电磁的感应能力,双髻鲨才被吸引到了科特斯海。这片海过去曾经是火山,所以现在才布满了海底山。这些海底山大部分是由玄武岩构成的。玄武岩富含磁铁矿(三价铁和二价铁的混合物),这种矿石是自然界所有矿石中磁化程度最高的,因此海底山附近有很强的磁场。从传统意义上讲,海洋生物一般都是在海底山附近觅食。由于双髻鲨的感应器可以探测到磁极微弱的变化,所以它们可以在几英里外“感应”到海底山的存在----它们在游动时左右摆动头部,“扫描”海水以获得信号。这就像是鲨鱼的导航系统一样,可以以此来绘制出海底地图。

几十年前,由于这里的磁场以及成群的鱼类,大批“摇头晃脑”的双髻鲨来到了海底山的周围觅食。实际上,很少有鲨鱼是以这种方式聚集在一起的,而双髻鲨是其中之一,但这种聚集行为仅发生在白天。夜里,它们会分散开来寻找食物。有人指出,当双髻鲨经过科特斯海一路向北迁徙时,它们是利用海底山的两个磁极作为辨认方向的工具的。世界上能看到成群的“摇头晃脑”的双髻鲨的地方不多,科特斯海就是其中之一,有时候,这里会出现由 500 头双髻鲨组成的鲨鱼群。

(右图:鳝鱼张着嘴等待经过嘴边的食物。)

我们想要调查双髻鲨目前的生存状况,所以要下潜到一座被认为是双髻鲨聚集地的海底山附近。从技术角度讲,这次潜水非常复杂。厄尔巴乔海底山位于水下 40 米处,但是由于双髻鲨“害怕”潜水员的呼吸器所冒出的气泡,所以这次潜水将会采用安静无气泡的呼吸器。

在海底,距离很远就能看到耸立的海底山。那里富饶、迷人又充满活力。无数的小鱼从生长在海底山边缘的海藻间游过,成群的狗鱼和金色鲷鱼围绕其间,许多彩虹隆头鱼在进行交配,成团的白色精液和卵细胞在海中交汇融和。藏在凸起岩石下的海鳝张着大嘴等待着警惕性不高的猎物游入嘴中。但是,鉴于这里有黄貂鱼和圆形的彩色约翰兰德蝴蝶鱼,就足以证明这里真正的主人是双髻鲨了。黄貂鱼是双髻鲨最钟爱的食物,约翰兰德蝴蝶鱼则是“清洁工”----它们为鲨鱼服务,清理它们身上的寄生虫。

 

(左图:潜水员拍摄到一群狗鱼在精确的圆形轨迹上游动。对于狗鱼这一行为的解释,仍然存在很多争议,但通常认为这是一种应对捕食者的防御机制。)

海水清澈,鱼类丰富,这种环境对双髻鲨来说实在是太完美了。然而,要想发现双髻鲨,我们需要像佛祖一样有耐性。因为双髻鲨动作很快、反应很灵敏,它们那扁平的“锤头”就像机翼一样,是“上升”还是“下降”都由它来决定。至于扁平的腹部以及三角形的身子,这种完美的流线型可以使它们游动的速度加快很多。我们的目的不是要猎得一头双髻鲨,我们要做的只是尽力在水中多待一些时间并静静等待。

我们停靠在海底山等待着,希望能有双髻鲨游经这里。一只海狮出现在眼前又快速地游走了,一条石斑鱼悠闲地“飘”过这里。几个小时过去了,双髻鲨始终没有出现。每次潜水都是这个结果。虽然这里有理想的条件和完美的环境,但双髻鲨就是没有出现。这里受到了商业性捕捞所带来的严重后果的影响。曾经,成百上千的双髻鲨生活在这里,但现在,它们已经变得非常罕见了,即使出现也只是孤零零的个体。它们正面临着灭绝的危险,曾经为数众多的鲨鱼正在从科特斯海中消失。而一旦双髻鲨消失,关于这一物种的问题就永远无法得到解答了。

就在我们准备起锚继续航行时,无意中看到了令人悲哀的一幕,这一幕也向我们证明了,双髻鲨的确正面临着困境:我们在海岸上看到了一具已经发白的骨架,大张着嘴,骨架头部是明显的扁平状“锤头”的形状,骨架已经被盖上了一层薄沙。

 

(右图:海螺“鱼叉”似的齿舌,齿舌里面还有带剧烈毒性的毒液,被它咬上一口,普通成年人就会丧命。)

如果鲨鱼从科特斯海消失的话,下一个“牺牲品”将是海螺。由于海螺可以入药,贪婪的制药商便“盯住”了它们。但要捕获它们却绝非易事,因为这种圆锥形的软体动物是海洋中少见的毒性很强的生物。

海螺没有洪堡乌贼的迅捷与残暴,也不像鲨鱼可以快速掠夺食物,但也不能小觑这些行动缓慢的海螺,因为它们会让你陷入危险之中。通常,它们出现在相对较浅的海水中,隐藏在泥沙的底部,外壳非常珍贵。海螺的自我保护能力很强,它们体内含有我们目前所知的最强的毒素,仅一根刺的毒就可以杀死 70 个成年人。由于这种毒素目前还没有解药,所以一旦被刺到,就无药可救了。此外,海螺可以在 0.001 秒内将它们鱼叉一样的牙齿刺入猎物的身体中,然后将它们致命的毒素注射进去,紧接着将猎物整个吞下去----就像吸食意大利面一样。可以说,被海螺捕食到的猎物都十分可怜。

现在,人们利用海螺的毒液制造出了一种比吗啡还要有效的止痛药。尽管鲨鱼十分可怕,对于鲨鱼在科特斯海正在消失的现状来说,很多人还是感到非常痛心。但是,对于像海螺这种小型软体动物来说,即使它们因为过度捕捞而面临消失的危险,也很少有人会意识到它们的困境,关心的人则更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