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科特斯海--地球水族馆(3)

欧洲人的到来

我们一路向北航行。落日的余晖散落在平静的海面上,海鸟已经回巢,随着夜幕的降临,四周开始安静下来,发电机无休止的轰鸣声刺破了这份安逸。科特斯海与人类的关系非常复杂。早期,人类居住在海岸上,靠海而生,不仅没有过度开发海洋资源,还与海洋和谐相处。而如今,海边只剩下一个原始部落----塞里部落。

塞里人十分尽心地保护着这片海洋,这里遗存着他们祖先的精神,是要维护的神圣地域。但自从 16 世纪欧洲人发现了这片狭窄的海域之后,这种对海洋的尊敬就不复存在了。

(下图:蒂布龙岛是加利福尼亚湾上最大的岛屿。这里曾经是塞里人及其祖先的家园,如今成为自然保护区。这里是大量鸟类的栖息地,现在仍然覆盖着厚厚的鸟粪石。 )

1536 年,西班牙征服者赫尔南,科特斯(1485 ~ 1547) 在探测太平洋的墨西哥海岸途中偶然发现了这片海域,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这里。科特斯征服了阿兹特克帝国,但当时贪婪的西班牙君王并没有满足于此,想要继续开拓领土,科特斯因此受到了西班牙君王的责难。而在下加利福尼亚的经历使失落的科特斯看到了希望,他把这片富饶的海域介绍给国王----这里的海底可以轻易地捧出大把大把的珍珠。

很快,贸易航线就开通了,西班牙的大帆船穿梭在欧洲和科特斯海之间的马尼拉航路。此后不久,人们发现了一种比金子还值钱的昂贵商品----鸟粪石,就是鸟类和蝙蝠的粪便。由于科特斯海有丰富的海洋生物,所以吸引了各种海鸟,其中包括蓝脚鲣鸟、军舰鸟、褐鹈鹕、白鹭以及十多种不同的海鸥,也正因如此,科特斯海中的很多岛屿上都布满了鸟粪石。这些粪便在阳光的照射下变得与石头相似,日积月累,厚度达到了 30 米。由于鸟粪石中富含磷和氮,而这些元素是化肥和制作火药过程中非常重要的原料,因此鸟粪石十分值钱。

(右下图:鸟粪自然风化成为坚硬的鸟粪石。 )

到了 19 世纪,这种看似不太可能成为商品的东西却被发现存在另外一种经济价值:鸟粪石在提高农作物产量方面成效显著。因此,人们对鸟粪石的需求量达到了顶峰,欧洲人争抢着来到这片海域的小岛中开采这些难闻的鸟粪石。离海岸线最远的圣佩德罗马蒂尔岛甚至成为罪犯流放地----犯人被押送到这里采集鸟粪石。由于这里的产业在世界上独一无二,帝国因此而得以扩张,商人们也变得越来越富有。但他们在开发这里的同时,也对当地居民进行了疯狂的掠夺。塞里人曾与这片海域和睦相处,尽力维护着这里的生态平衡,但在商业化的驱使下,这里已然变得面目全非。

现在,人类活动还在影响着这里丰富多彩的海洋生命,科特斯海复杂的生态系统还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农药污染和城市废水正威胁着沿海海洋生物的栖息地,39 种海洋生物已经被列为濒危物种。

正如我们已经提到过的,过度捕捞现象十分普遍,捕捞对象也不仅仅局限于双髻鲨那样的鲨鱼,虾、鲷鱼、金枪鱼、石斑鱼、黑鲈、马林鱼以及沙丁鱼都因过度捕捞而数量急剧减少。举个例子,为了捕捞净重 1 磅的虾,通常还会打捞出 10 磅其他的海洋生物,而这些海洋生物就被直接杀死并扔掉了。

渔业对这里的生态平衡造成了严重的影响。随着大型脊椎鱼类的数量逐渐减少,无脊椎动物的捕食者也随之减少,致使无脊椎动物的数量逐渐增加。现在,世界上好几处海域都已经是无脊椎动物的天下。海洋正在受到像水母、乌贼和章鱼这样的无脊椎动物的侵袭,而科特斯海的情况最为严重。

软体动物的侵袭

我们抵达了洛雷托,这里是遭受软体动物“侵略”的主要地点。在清晨的阳光中,我们几乎看不到任何反常的迹象,然而,当夜幕降临时,海面出现了变化,成百上千只巨大洪堡乌贼的出现使原本安静清澈的水面充满了生机。洪堡乌贼的名字来源于东太平洋上的洪堡洋流,它们也被称作巨型乌贼。此外,当地的渔民由于惧怕它们,把它们叫作“红魔鬼”。

(下图:洪堡乌贼身长可达 2 米,通常被当地渔民称为“红魔鬼”。)

洪堡乌贼是乌贼世界的终结者。它们身长可达 2 米,重可达 99 磅。巨大的头部周围布满了捕食用的触手,每个触手上都密布着抓取猎物用的吸盘,每个吸盘上都有锋利的倒钩,它们就是利用这些倒钩来刺穿猎物并将它们拖入嘴中的。这些乌贼的攻击性很强,尽管它们主要以小型鱼类为食,但它们也会攻击鲨鱼,甚至互相攻击。据当地渔民称,这些乌贼先会用触手将对方困住,再用它们带有倒钩的吸盘将猎物撕碎。

洪堡乌贼游动的速度可以和附近沙漠中奔跑的狼的速度相匹敌。有些时候,它们甚至还可以“飞”起来:在争抢食物或者逃脱捕食者时,它们可以从身体内向外排水而将自己“推”出水面。

(右图:洪堡乌贼触手上的吸盘带倒刺,可以刺透猎物的肉体。这些具有攻击性的动物会攻击鲨鱼甚至是渔民。)

有现象表明,这些乌贼变得越来越狡猾了。近期的研究显示,洪堡乌贼可以彼此进行交流并且成群结队地捕食。所有的乌贼都可以发光,洪堡乌贼可以迅速将光的颜色从褐红色变为乳白色,或这其间的任何一种颜色,并且不停地闪动着。由此可以推测,乌贼间应该是利用这种颜色的变化和闪动频率的不同而进行交流的。这些乌贼通过相互闪光进行沟通之后能够形成一个捕食团队,以此来捕食成群的猎物。

白天,洪堡乌贼在至少 70 米深的水下活动,因此所有关于它们的研究和观察都无法展开。只有在夜间,它们才会游到水面附近,这时,海面上会变得异常恐怖,你会看到成百上千只乌贼聚集在一起、如饥似渴地捕捉猎物的场面。在圣罗萨利亚海岸线以外的水域中,最多时共有 1000 多只洪堡乌贼聚集于此凶残地捕食。然而在几十年前,这里连一只乌贼都没有。

1940 年,当斯坦贝克和生物学家雷克茨来到这里研究海洋生命时,他们的记录中并没有提到过乌贼。当时,洪堡乌贼只出没在更靠南方的南美洲的秘鲁附近。1959 年,它们首次出现在了科特斯海中----但当时还仅仅是这片海域中偶尔出现的稀有物种。可是,到 20 世纪 70 年代末期,这片海域中出现了大规模的洪堡乌贼。据估计,现在在圣罗萨利亚仅 25 平方英里的海域中,有着超过千万只洪堡乌贼。乌贼数量的暴增是由多个原因造成的。其中一个原因是由于过度捕捞,乌贼天敌的数量急剧减少,同时,由于全球气候变暖,海水的温度升高,使得乌贼在偏北的地方也得以生存。

 

(左图:渔民在捕捞洪堡乌贼。)

不论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乌贼的入侵,乌贼的数量都在呈指数增长。这个区域的乌贼捕捞业达到了全盛时期,每晚都有成百上千的渔船捕捞乌贼。一艘渔船一晚上可以捕获超过 2 000 磅的乌贼,每年都有超过 100 万吨的乌贼从科特斯海中被捕捞上岸。但尽管如此,乌贼的数量仍然在持续增长。乌贼的寿命大概只有 1 年,但它们的繁殖能力极强,每只雌性乌贼在一生中可以产卵 3000 万个。现在,在科特斯海中,洪堡乌贼已经占据了主导地位,且它们的数量仍在增长。

此时是凌晨 3 点钟,我们已经在风大浪急的海中度过了数个夜晚,其间还时刻警惕着乌贼的突然进攻,所以此时此刻,我们很难有心思去欣赏这些具有攻击性的动物了。我承认,在这里所有的海洋生命中它们无疑是最成功的,同时,在世界各地的海洋中,乌贼都在演出相同的戏码。